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一声呼唤,亲情难却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332 2019.12.04 11:29

  听了她的选择,卿歌的嘴角变得阴冷而又邪恶。‘玉骨’灵光大盛,准备一剑穿心而过。

  “卿歌!卿歌!”

  当时隔二十一年的声音再次响起,若不是那呼唤声中带着那熟悉的欢快,她似乎都要忘了它的主人是什么样子。

  随着声声急切的呼唤,‘玉骨’在距离苏沐儿心脏仅仅一寸的地方停住,所有人望着声音来源的方向。

  正阳殿门外,踏风而来一名男子。

  男子身着一袭碧蓝色的衣裳,束袖的腕片上绣着三株风信子。

  乌黑的长发被一顶蓝色的发冠束着,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在阳光之下显得温润通透。淡红色的嘴唇微微轻抿,整个人透着一股英豪之气。

  来人便是临沧风家仙主风云厥之子——风卿逸。

  卿歌扭头看着二十一年未见的男子,双眸中的红色褪去,‘玉骨’消失在了空中。

  ‘御风’失了灵力化作本相,掉落在地上。苏沐儿从石柱上摔下来,被程屹接在了怀里。

  风卿逸顾不得礼数,兴奋的穿过人群,欣喜的看着眼前的人。

  随后抬手揉了揉她的秀发,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言语中说不出得欢喜。

  “妹妹,真的是你!谪溪君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信。原来你真的在这里,这么多年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回暮仙空云城?”

  一连串的问题让卿歌无从作答,只能由他那么拥着。若不是他的出现,她几乎都忘了自己姓风的事情。

  良久不闻她说话,风卿逸松开了她。看着她有些空洞的眼神,察觉可能是自己吓到了她,便收了眼底的激动之色。

  风卿逸这才惊觉自己的失礼,端正对各家仙门之人行了见礼。

  “临沧风家风卿逸,见过苏仙主。”

  “风公子客气!苏某还要多谢风公子即时赶到,救了小女一命!”

  风卿逸看着有些混乱的场面,听着苏明义的话,虽不明所以,但也顾不得追问原委。

  卿歌从方才听到他的呼唤开始便是一言不发,过了许久她才猛然惊醒,后退了几步,离得他远了些。

  “风家公子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妹妹!”

  风卿逸上前抓着她的手腕,胸膛起伏,略显急促。

  “不,你就是我的妹妹风卿歌!”

  说罢他便迅速伸手拔下女子头上的木簪。

  “这是四岁时我送你的生辰礼物,当时是你在风家过的第一个生辰。我匆忙之间来不及准备礼物,便自己动手做了这支木簪。

  因为年纪小还割伤了手指,你哭了好久。”

  卿歌微红着双眼,凝视着眼前这个哥哥,思绪一下回到幼时。

  外界皆知风卿歌与风卿逸是兄妹,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并非一母同胞。

  风卿歌实则是风家仙主在外与一身份不明女子所生之女。呵,看吧!所谓仙门之家也不过如此,依旧免不了世俗丑态。

  只因当初星象显示,风家有女,可覆天地。

  风云厥才将她从潮生涯认领回风家,对外宣称她是风卿逸的同胞妹妹。因为体弱一直养在外祖母那里,身体好转故才接回主家。

  回风家那年卿歌四岁,因为终年待在潮生涯见不着娘亲,所以生辰那天,她便想偷偷跑出暮仙空云城见自己的娘亲,不小心伤了腿躺在那里哭。

  八岁的风卿逸循声而来,看到她躺在地上,于是俯身把幼小的她抱进屋里,一问才知道那天是她的生辰,她想自己的娘亲了。

  于是风卿逸便取来上好的紫檀木,笨拙的为她做了一支木簪,不小心被刻刀划破了食指。

  年幼的风卿歌看着流血的哥哥,吓的哭喊了起来。

  “哥哥,你流血了!卿歌好怕,你不要死!”

  风卿逸撕下里衣的边角,缠在手指上,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年幼的人儿语气中却是满满的担当。

  “傻妹妹,不要哭。一个小伤口而已,哥哥怎么可能会死呢!”

  簪子做好之后,他将她黑色的长发轻柔的挽起,别上了那根有些粗糙的簪子。

  看着自己家妹妹粉嫩的脸上挂着泪珠,风卿逸忍不住轻轻捏了捏她的脸。

  “以后啊,有事情就跟哥哥说,你若是想你娘了,哥哥得空带你去看望!

  你也不要怪我娘,仙门最重名誉,爹爹作出如此之事,有违仙门名声,能答应将你接回来,却不能给你娘一个名分!”

  虽说四岁的卿歌并不懂哥哥在说什么,但是她觉得有这个哥哥无比的安心。

  风家夫人宁绾君是宁江宁氏家主宁珀的长女。

  宁氏一族是当年除仙门四家之外,崛起最快的散修之门。

  宁绾君从小就目中无人,性子也是飞扬跋扈。至于风云厥为何与宁氏联姻,其中之由众说纷纭。

  风夫人对于风云厥在外有个女儿之事自然是十分震怒,不过因风卿歌是女儿之身,动摇不了风卿逸未来的仙主之位,便准她留在了暮仙空云城,只是从来不过问她生活之事。

  从幼时起,风卿逸便亲力亲为学习各种发髻,研习女儿家的各种胭脂粉黛,卿歌对这个哥哥也是异常的依赖。

  只是这些美好的岁月终究是消失在了岁月的长河里,再也找不着了踪迹。

  逃避不了他满是欣喜的眼神,卿歌越过众人,匆匆跑出了殿外回到自己房内。

  “冥寂!冥寂!”

  听到她的呼唤,冥寂现身。

  “你自小与哥哥感情交好,即便一直生活在潮生涯,也不该如此生份了。”

  卿歌不说话只是摇头,然而冥寂却是懂她的。

  她不是生份,而是怕。怕自己会给风卿逸带来麻烦!与其将来,各家以自己为由找上风家,不如从此一刀两断。

  二十一年前的悲剧,她不想再次重演了。

  “冥寂,既然炼尘珠已经不见了,那我们就快些离开阑风絮阁吧!我不想……”

  他知道她心中的顾虑,便由了她,安慰道:“好,我们现在就离开吧!”

  “等等!明日再走,我还有事要做!”

  冥寂会心一笑,淡金色的眸子流光溢彩,透着一缕狡黠。

  阑风絮阁的正阳殿中,恢复了原本的有条不紊,苏沐儿被程屹送回了沐林轩,苏明义安排了弟子准备了茶点。

  未知事情全貌的风卿逸对着苏明义礼貌的询问:“苏仙主方才说晚辈救了苏小姐,不知此话何意?”

  苏明义面上有些尴尬,这事让他如何开口是好?总不能说是自己女儿出言辱骂,惹怒了他家妹妹。

  若不如实告知,在座各位皆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他又如何撒谎。

  万般犹豫之时,世云涯却是毫不避讳的先开了口。

  “风公子,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苏小姐好奇哪家的人养出了卿歌姑娘这么一个‘没教养’的‘东西’。

  所以,卿歌姑娘就好心告诉了她喽!”

  世云涯把每个关键字都着重的说了一番,苏明义瞬间脸都绿了。

  这潮生涯向来谦逊得体,门中弟子皆是端方雅正,怎得偏偏有这么一个心直口快的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