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触碰逆鳞,生死攸关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274 2019.12.03 19:21

  次日辰时。

  卿歌被一阵吵闹的声音惊醒,随之而来的是急促的敲门声。

  她起身打开门,门外不是别人正是穆风。见他神色微恙,她预感到事情的不妙。

  “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卿歌姑娘,炼尘珠不见了!师父正在殿中等候姑娘前往。”

  卿歌眸中有着深深的疑惑,昨日苏明义才答应将炼尘珠借给她,今日便不见了。不知道究竟是来人的手段太过高明,还是他根本就无心给才编此措辞。

  可是转念一想,苏明义即使再不愿,也不会前脚当着众人的面答应给自己,后脚便用如此拙劣的理由敷衍。

  但是,也不排除苏明义就抓住了这种想法。有些时候,最不可能的理由往往便是最有可能的。

  没再停留,卿歌随着穆风一起去了正阳殿。

  苏明义一脸愁容站在殿中,身旁跟着苏沐儿和程屹,世家三位公子也都聚集在此。

  彼此拜过礼后,苏明义心中说不出来的无奈。

  这炼尘珠可以说是他们苏家的命脉,牵扯到苏家的荣辱。先不说没了炼尘珠,阑风絮阁的丹药失了神奇的功效。就是面对必须得到炼尘珠的卿歌,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丢了?”

  简短的两个字带着半信半疑的猜忌。

  虽感受到来自她身上的丝丝寒意,苏明义却还是如实回答了她的问题。

  “昨夜我与弟子穆风相谈完事情以后,便去了存放炼尘珠的地方。可是……我找遍了那个地方都没有找到它。”

  卿歌鼻间一声冷哼,除了轻蔑之意还带了一丝愤怒,眸间隐隐染上淡淡的红色。

  “既是如此,存放炼尘珠的地方就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如今你却说不见了?究竟是不见了,还是不想给!”

  最后一声带着浓厚的愤怒,声音忍不住高昂。

  苏沐儿见她如此质问自己的爹爹,心中满是愤恨。又想起昨夜看到观景台上穆风看她的那个眼神,更是让苏沐儿恨到了骨子里。

  “我爹说找不到了就是找不到了,谁知道是不是被你拿走了又反过来贼喊捉贼!

  也不知究竟是哪家人,养出你这么一个没教养的东西,目无尊长的在别人家里为所欲为。”

  卿歌扭头看了她一眼,双目中从未有过的森森寒意,如同万年寒潭之下刺骨的寒冰。

  听她辱骂了自己的师叔,顺带了自己的师门,世云涯忍不住欲要上前出头,被世风涟抓住了手腕。

  即便是一向颇有涵养的世星涧,也被她那一句没教养牵出了丝丝怒气。

  正当所有人尚未反应过来之时,苏沐儿腰间的‘御风’化作灵器的形态飞舞到了空中。

  此时的卿歌双目不再是淡淡的红色,而是变成了火红色夹杂着几缕金色。

  拂袖横扫,苏沐儿整个人便被重重的弹到殿中的一根石柱上,吐出了一口鲜血。

  ‘御风’紧接着将她牢牢捆在石柱上,鞭尾弯曲,如同一条准备发起攻击的毒蛇,正对着她的眉心,仿佛下一秒便会毫不留情地扎进她的额头。

  穆风指尖掐诀,试图召回‘御风’,然而即便那是他所炼的灵器,‘御风’依旧是毫无反应。

  世风涟走到他跟前,神情有些怯懦,轻声提醒:“穆公子,你……别费力气了,没用的!”

  卿歌微微扭头,红色的眸中有些失望,唇角的笑意更是有些落寞。

  “怎么?穆公子昨夜还说想与我做朋友,今日就要不辩是非与我作对了么?”

  她一句话,便使穆风掐诀的手指放了下来。

  作对?他又怎么会是她的对手?他只是不想让她以这种方式解决问题而已。

  更何况,苏明义对他有养育和教诲之恩,他怎么都不能眼睁睁看着苏沐儿命丧于此。

  石柱上的苏沐儿此刻再也说不出任何话,双眼紧紧盯着面前的银鞭,颤抖着吞了下口水。

  所有人都紧张得看着这一幕,唯独世云涯,面上藏不住的痛快。既然苏明义不肯好好教育他这个女儿,那就不能怪别人替他教育了。

  苏明义也是相当紧张的看着石柱上的苏沐儿,那条银鞭一旦扎进去,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卿歌姑娘,炼尘珠真的是不见了,并非苏某不想给啊,它真的是找不到了,还请你高抬贵手放小女一条生路。”

  她没有理会苏明义说的话,因为此刻对她来说,炼尘珠已经不重要了。任谁……都不许,也不能侮辱他!

  卿歌眼睑轻抬,一阵灵光流转,‘玉骨’便横在了她眼前,一息之后正对苏沐儿的心脏。

  “你不是想知道谁家的人养出来我么?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你最好竖起耳朵听好了,也好死得明明白白。

  生我者,风家。养我者,幽、怀、君!”

  此言一出,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跟她同在一门的世星涧也不由震惊,他只知她自小便被幽怀君带在身边,却不知她竟然是风家的人。

  即便是在场的人对各家仙门不太了解,却都知道潮生涯上那个天生为神的幽怀君,那么她能有如此强大的修为便不足为奇了。

  卿歌看着石柱上满脸恐惧的苏沐儿,笑出了声。

  “怎么?如今知道怕了?我今日心情不好,给你两个选择。

  一,被你自己的灵器杀死。

  二,被我的‘玉骨’一剑穿心而死。

  选吧!”

  苏沐儿即便是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却仍丢不下那一身的高傲,对她的话嗤之以鼻。

  “少废话,不都是死么!”

  没有任何动作,‘御风’的鞭尾更贴近了她眉间,‘玉骨’却是远离了她一些。

  “不一样,灵器杀了你,还有轮回的机会。而‘玉骨’杀了你,却没有!”

  世风涟此刻才知道,那天在镇上自家师兄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原来说的是她手中的那把玉剑。

  世星涧无奈的摇头,看来这苏沐儿是注定逃不过一死了。

  他虽跟她不是很熟,师门中又隔了一辈,却非常清楚她对幽怀君的敬重。

  今日被辱的若只是她,也许苏沐儿还能有条活路。可偏偏说到了教养的问题,辱了风家和幽怀君。

  苏明义似乎清楚的认识到了事情已经没有了转圜的余地,双目通红的看着被绑在石柱上的女儿,摇了摇头。

  “沐儿,就选一吧!希望我们父女有缘再聚。”

  石柱上的苏沐儿闭上眼睛失笑,笑声越来越凄凉。

  她的父亲,亲生父亲!甚至都不肯为了她的性命拼死一搏,而是眼睁睁的让她选一个死法。

  究竟是他太无能,还是他太凉薄。

  她睁开眼睛看着下面的穆风,没了往日那般嚣张跋扈。

  “大师兄,保重!”

  她转而看向卿歌,眼中满满的狠戾。

  “臭女人,我是不可能向你屈服的。不是让我选么?如你所愿,我选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