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灵台城中询旧事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36 2019.12.11 12:00

  灵台隶属于平凉地界的一个县城,虽不是很繁华,但城内依旧是人头攒动,车水马龙。

  道路两边,酒楼茶馆、绸庄客栈错落有致。

  风卿逸离开阑风絮阁后,便与山下镇子里的门中几名弟子汇合,紧接着来到了这里。

  路边卖粥的摊前,简单的支起一个棚子,下面的木桌上三三两两坐着些客人。

  熬的晶莹透亮的白粥,烤的香脆可口的烧饼,再配上自家腌制的咸菜,一餐下肚说不出的满足感。

  四方桌上,风卿逸喝完最后一口粥,掏出帕子擦了擦嘴。

  “都吃好了么?吃好了就分头打探事情,完事以后友来客栈汇合。”

  六名门内弟子齐齐起身应下,拿起佩剑便各自往不同的地方散去。

  卖粥的老伯被这阵势吓的哆嗦了一下,盛粥的铁勺似有些不稳。小心翼翼的忙碌,生怕会惹祸上身。

  风卿逸悠闲的指尖敲打着桌面,盯着街上来往的人群许久,转而看着来回忙碌身子有些佝偻的老伯。

  “老伯,敢问您在这灵台城中卖粥有多少年了?”

  卖粥老伯听闻他如此客气,言语间又透着满满的恭敬,倒不似之前那般忐忑了。

  “我呀,在城中卖粥有些年头喽!像你这样的小娃娃还没出生,老头子我就开始卖粥养家糊口了。”

  老伯言语之中有些许自豪,惹得风卿逸一阵低笑。想来这老伯定然是不知道他是修仙之人,所以才觉他尚在弱冠之年。

  “怪不得老伯的粥熬的如此爽口软糯。对了老伯,初来贵地,有件事想向您打探一下,不知可否?”

  老伯在盆中添了水,将用过的碗和汤匙放入盆中,然后擦了擦手。

  “不知小公子想打探些什么事?”

  喝粥的人陆续离去,见他不再忙碌,风卿逸便将他招呼到自己桌前坐下。

  “您请坐!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老伯既已在此处卖粥多年,可听过十年前关于上官家的事?”

  老伯的手忍不住颤抖了两下,看着他的眼中满是困惑。

  “莫不是小公子也是修仙问道之人?”

  “正是!”

  待他回答完之后,老伯深深叹了口气,一脸的惋惜。

  “上官家啊,唉~真是可怜呐!十年前,灵台这里有妖邪作祟,上官家惨被妖邪残害,满门一百七十多口全部命丧当场。

  幸好当时驻守在平凉的一位仙主,带着他门中弟子前来。不然,只怕我们全城的人都要遭殃了。”

  风卿逸对他的话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听老伯这话的意思,莫不是当年只有上官家遭了难?”

  “是啊,听住在上官府周围的乡亲们说,那夜整个府里传来的都是惨叫声和很多妖物的嘶吼声。

  没过多久平凉仙门便来了人,才将妖邪除尽。天亮以后又将上官家众人的尸身焚烧,在郊外的山坡上寻了处风水宝地安葬。

  唉~真是天道不公啊,上官一家向来积德行善,却落得个如此下场。”

  老伯惋惜着起身回到装满脏碗的木盆旁,动手清洗起了碗筷汤匙。风卿逸随后起身离开了粥摊往友来客栈走去。

  醉仙楼的饭桌上,三名白衣飘飘玉树临风的男子,成了楼中一道别致的风景。

  世风涟看着对面自己弟弟那贪吃的样子,满脸的嫌弃,忍不住望向一旁的世星涧。

  “师兄,你不是说师父让我们办完交代的事便速回潮生涯么?为何还要在平凉地界逗留?”

  世星涧夹起一块鲜嫩的排骨放入世风涟碗中,对他的安分守己甚感无奈。

  “风涟不必太过在意,之前我已经告知师父晚几日便归。何况,你与云涯一直待在温岭,也总该四处游历一番,多了解了解人间世故才行。

  做人规行矩步是好,但有些时候要懂得变通,不能总是一层不变。”

  世风涟看着碗中的饭菜愁眉不展,虽说有自家师兄和弟弟作陪,但是他是真的不想待在外面,只有潮生涯才让他有种踏实的感觉。

  不过看着世星涧如此从容的样子,他便不再说什么。

  世云涯对他却是特别头痛,忍不住放下了筷子。

  “哥,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过于依赖师兄?不管何时,总是别人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是,师命难违,可总要变通一下的嘛。你这样以后一个人的时候怎么办?师兄不可能永远守着你吧!”

  世风涟气恼的瞪了他一眼,闷头吃起东西。他不如云涯伶牙俐齿,自然争论不过他,每次都只能一个人独自郁闷。

  “好了云涯,你明知道风涟说不过你,还总是欺负他。

  风涟,有些话云涯说的虽是直接了些,却也不是没有道理。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在不违背道义的前提,不要总是抱令守律,要学会随机应变。

  我伴得了你一时,却伴不了你一世,往后的日子还是需要你独立应对的。”

  世风涟有些紧张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握住了他的小臂,不知不觉提高了音量。

  “师兄此话何意?我们同在一门,怎么会不能相伴一世?”

  周围一些正在吃饭的客人突然停下了筷子,以一种异样的眼光注视着他们。

  世云涯因他这话咬到了舌头,痛的捂着嘴,嘴间支支吾吾的听不明白说的什么。

  稍稍缓了片刻,端起一旁的茶杯漱了口。

  “哥,你还真是要么不说话,一旦说话这杀伤力可真大。

  你是不是忘了,咱们可是修仙问道之人。师兄修为已到了元婴境界,以师兄的悟性渡劫飞升指日可待。

  你若不好好修炼,若他日师兄飞升成仙,可不就是不能再伴着你了么?”

  世风涟有些惭愧的松开了握着他小臂的手,握着筷子戳着碗中的饭菜,忍不住看了坐在对面的弟弟一眼,心中更是不平。

  他不明白,明明就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为何自己与弟弟差别如此之大!不知不觉间,他的目光有些暗淡,甚至藏了些不甘。

  他也想要做一个独立自主的人,他也想接触除师兄与弟弟以外的人。可是每次尝试与其他人接触时,他便总有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

  那种感觉让他身心十分不悦,以至于变得越来越不想与别人接触。

  看出他眼中闪过的不甘之色,世星涧抬手拍拍他的肩头。

  “别胡思乱想了,我是你的师兄,云涯更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我们都是你最亲近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