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郊外相谈,知她旧事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516 2019.11.23 11:35

  世风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叹了口气。自古以来生死由命,再多的言语都难慰生离死别之痛。

  世云涯稚气的脸上也有些许的不忍,没了往日的顽皮,出言安慰。

  “人死不能复生,还望夫人节哀顺便!”

  柳氏跪在地上爬到世星涧脚边,通红的双眼看着他,充满了数不尽的乞求。

  “你们有办法对不对?你们是世家的人,幽怀君生来为神,肯定教过你们起死回生之术。

  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们!”

  柳氏拉扯着世星涧的袍子,不停的磕头,后被世星涧抬手拦了下来。

  “吴夫人,请恕我们无能为力。先不说我们还未修身成仙,即使是成了仙,也不能违背了这世间的生死定律。”

  柳氏对修行一事根本不懂,只当他们不愿意相救,气急败坏的抬手一掌打在了世星涧的身上。

  “你们修仙之人不就是庇佑苍生么?如今我儿就死在你们眼前,你们为什么不救?你们有什么脸做仙门之首!”

  柳氏又要动手,却被世云涯抢先一步握住了胳膊甩在地上。

  “你有完没完啊?我们好心把尸体给你送回来,你却不分是非,打我师兄。你是耳朵聋了么?生死自有定律,他到了该死的时候,谁也拦不住。

  与其在这怪我师兄,怎么不想想是不是你们家做了什么有违天理之事,才落得如此下场。”

  世风涟真是有些欲哭无泪,这个云涯说话就不能委婉些么?他伸出一只手,握住世云涯的手腕将他拉向一边。

  “够了,云涯,你少说两句!”

  世云涯似乎没听见自家哥哥的话,仍旧气愤难平。他向上来引以为傲的师兄,怎么能由她一介无名妇人殴打。

  “我又没说错,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早知道就让尸体扔在那里,随便喂狗喂狼都行,总比这般费力不讨好强!”

  世星涧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他们修仙之人,自有灵力护体。柳氏方才的一掌自然是没打到他,可是他心中不知为何很不是滋味。

  至于是因为对死亡无能无力,还是因为在师弟们面前失了颜面,他却是分不清楚了。

  柳氏终于死心了,不再纠缠,抱着吴明泰的尸体轻声啜泣。

  吴逊看着地上的尸首,眼泪纵横。身为一家之主,自然不能如妇人那般乱了方寸,随即便招呼了仆人将柳氏送回了房里。

  “三位仙友见谅,夫人也是一时痛失爱子,乱了分寸,我代她向三位道歉。”

  世云涯在一旁冷冷的哼了一声,双手交于胸前,不再出声,他怕自己又会忍不住不平。

  世星涧微微颔首,脸上依然带着不失礼数的微笑。

  “吴先生,令郎是被吸尽精气而亡,至于双手被何物斩断,尚且不知。旁边那位,是被一剑穿心而死。

  事已至此,还请吴先生节哀,我们还有要事,不便久留。告辞!”

  吴逊看着另一具尸体,眸中闪过一丝恨意,转瞬即逝。

  另一人他认得,是南冥米商的郑业麒的孙子。整日里跟自家儿子混在一起,带着他花天酒地。

  此番自家儿子遭人毒手,说不好就是被他连累。

  听他们说要离去,吴逊赶忙两步跨到三人前面,伸手挡住了去路。

  “吴先生这是何意?若是想请我们为令郎讨回公道,请恕我们无能为力。”

  吴逊屈膝而跪,诚挚的请求。

  “吴某希望能拜在世家门下,还望三位仙友应允。”

  世云涯像是听到了件趣事,忍不住笑出了声。

  “您说笑呢吧,吴先生。

  虽说看得出你对修仙之事有所接触,可是潮生涯自幽怀君以来收的可都是品貌非凡、含霜履雪之人。

  您?真的不适合拜在我们世家门下。况且修仙一事讲求仙缘,吴先生平日里练练气延长些寿命就可以了!”

  世风涟听到他这话,着急的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这个云涯说话可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给,似乎永远跟委婉挂不上边。

  就连一向老成持重的世星涧,忍不住都倒抽了口气。尴尬的轻咳两声,委婉的说道:

  “云涯尚幼,说话不懂分寸,还望吴先生见谅。

  不过,潮生涯自幽怀君起,规矩便是如此,请恕我等无能力力。

  若吴先生有心修行,风家、陌家、傅家的仙主,皆受过幽怀君教诲。且都是上百年的仙门了,自会有吴先生的修行之地,我等就此告辞!”

  没再过多纠缠,三人便离开了吴家。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世风涟有些愁眉不展,看着世星涧的背影总是欲言又止。

  世云涯不禁皱起了那两条好看的眉毛,他这个哥哥自小就是如此,遇到事情总是犹豫再三,生怕给别人添麻烦。

  走在前面的世星涧无奈轻笑,停下了脚步。

  风涟这个性子,究竟什么时候能果断些,若是有云涯的一半他也就放心了。可偏偏这么多年了,他始终如此。

  “风涟想说什么便说吧!”

  世风涟两步走上前去,与世星涧并肩而行。

  “师兄,你知道此事是何人所为对么?”

  世星涧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淡淡道了句:

  “此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

  世云涯将刚从摊子上拿起的饰物又放了回去,也匆匆挤上前去。

  “所以,这便是师兄没有明确告诉吴先生他儿子是被人所杀的原因?还有师兄说的那个她是谁?是我们潮生涯的人么?”

  不知不觉间,三人离开了灵溪镇,走在荒郊野外的道路上。

  世星涧点了点头,言语中似乎藏了些担忧。

  “你们入门的时候,她已经离开潮生涯三年了。我入门时,她便已在。

  听闻她是天生有异,刚出生便被幽怀君收入了门下。而且颇有修仙的资质,甚至短短时间就超越了现在的谪溪君。

  后来有一日,她不知何故失了心智,残害了众多的仙门子弟,还伤及了温岭的普通百姓。”

  世风涟静静的听着,而好奇心甚重的世云涯问题不断。

  “所以,她是被幽怀君逐出师门了么?”

  世星涧摇了摇头,对当年之事也是不明。

  “不是!后来,我受幽怀君之命,前往临沧风家。当我再回到潮生涯的时候,各大仙门都在。

  幽怀君就是在那个时候殒身的,她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离开的潮生涯。自此下落不明!”

  世云涯漫不经心的顺手从路旁掐了朵小野花,无趣的揪着花瓣。

  “那师兄知不知道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是说幽怀君天生为神么,怎么会那么轻意就殒身?

  况且照当时情形看来,与其他几大仙门也脱不了关系,谁知道那些老狐狸肚子里装的什么药!”

  “云涯,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出口的!”

  世风涟为了他这个弟弟当真是操碎了心,这种话即便是真的,也只能搁在肚子里,他反而堂而皇之的讲出来。

  “怎么了?说了就是说了,做了就是做了。如果他们没做,还会在意别人怎么说吗?你就是胆小怕事!”

  “你……”世风涟有些恨铁不成刚的扭过头去,不再理会他。

  世星涧知道他并非胆小怕事,而是担心云涯会惹祸上身。

  虽然他们都是世家的人,明面上别人不好做些什么,但暗地里谁又知道呢?

  “好了云涯,风涟也是为了你好。况且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过去的是非,现在再来品头论足也没什么意义了。”

  在崇拜的师兄面前,世云涯乖巧的不再跟自家哥哥抬杠,三人往平凉地界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