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仙资玉人,只余宁绝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376 2019.11.22 09:29

  朦胧灰白的月光下,一紫一红的两道身影,彼此相对而立。

  卿歌原本有些失落的脸上,浮上了一丝丝的不屑。

  “哼,不放过我又如何?别说是他们四个人,就是各大仙门的人都来了,又能把我怎么样?”

  男子松开她的手,爽朗的笑出了声,而后抬手捏上了她的鼻子。

  “哈哈,你这嚣张的模样我可真是喜欢的紧!

  管它什么妖孽什么仙门,有我在,就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你!我们走吧,找处清幽的地方歇脚。”

  卿歌应声点了点头,看着身旁这个放肆而又张狂的男子,心中浮上了阵阵暖意。

  “冥寂!”

  “嗯?”

  “谢谢你!”

  冥寂似乎很怕卿歌跟他说道谢的话,有些手足无措的走出伞外,看着前面一棵粗壮的大树,顾左右而言他。

  “我看这儿就挺不错,就在此处歇脚吧!”

  他始终都是如此,一身的骄傲。

  卿歌看着他这个样子,无奈的露出一个笑容,略带了些酸涩。

  冥寂没有回到卿歌的身体里,而是布下了隔天阵,将那棵树周五尺之内用法术阻隔,挨着她轻轻坐了下来。

  “安心歇着吧!”

  没有过多言语,卿歌收了往生伞靠在了他的肩头闭上眼睛,不久之后便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自二十一年前离开潮生涯后,那么多个日夜,唯有他在的时候,她才会睡的如此安稳。

  借着月光看着她有些消瘦的脸庞,冥寂的指尖掠上她有些微凉的侧脸。

  沉浸在她恬静的睡颜里,冥寂脸上收敛了之前的张狂,露出难得一见的温润如玉,透着深深的疼惜。

  夜,静谧如水。

  偶尔传来的昆虫鸣叫,使这个安静的夜晚增添了一丝活泼之气。

  轻盈朦胧的月光倾泄而下,为这浓郁的黑夜披上了一层薄纱,缥缈而又悠远。

  冥寂将她轻轻靠在树干上,起身离开了隔天阵,往他们来时的方向而去。

  但凡想要取她性命的人,即便是以所谓的正道为由,他也一个都不会放过!

  原本他以为,他和卿歌离开了这么久,再回过头来寻找他们,会颇费一些力气。

  却不曾想到,当他到达方才的地方,玄风尘绝中的三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没了生命迹象。

  冥寂快速上前,发现三人身上的伤口泛着丝丝黑气,显然就是被身带魔气之物所伤。

  可是,他与卿歌一路行来,若是有魔气堂而皇之的出现,他不可能察觉不到。

  更何况,怎么会如此巧合。他与卿歌刚离开没多久,他们便丢了性命。

  若是照这么看来,这几人的死就是必然的。

  如果仙门中人得知玄风尘绝一直追寻卿歌的下落,如今人死,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是卿歌所为。

  那么更多仙门便会以替天行道为由,名正言顺的诛杀卿歌。

  原本,二十一年前这一切是非恩怨都已结束,而今却有人刻意挑起事端,让二十一年前的事情再次重演。

  其中的目的,他怎会不知。

  冥寂回头望了眼卿歌所在的方向,尽管根本看不见她,但是他仍旧觉得,眼前便是她酣睡的模样。

  纵使有隔天阵在,他似乎仍放心不下。犹豫了一番之后,这才寻着残留的气息寻找兴许幸存的那一人。

  深邃的黑夜滋生着诸多的晦暗杀戮,似乎这黑夜能带走所有的罪恶,以至于所有的邪恶都在这寂静的夜里进行。

  宁绝拖着受伤的身体,吃力的攀上一棵大树。如今伤重,他已经难以御剑飞行。

  他这一命是玄、风、尘三人用命换来的,他必须活着,找出这幕后之人为他们报仇。

  宁绝攀上大树没多久,随后而来的一人停留在了树下。

  浑身被淡淡的黑色烟雾笼罩,手中的那把剑同样泛着丝丝黑气,隐去了佩剑原本的模样。

  宁绝透过交错的树叶,看着树下之人,脸上满是痛若的神色。

  这伤口灼人的疼痛感,让他差点忍不住哼出了声。

  鲜红的血液夹杂着黑气,从胳膊上滴落到树叶上,再流几滴怕是会直接落在那人的肩头。届时,只怕是他也难逃魔掌。

  宁绝绝望的闭上的眼睛,将生死交由了上天决定。

  若终究逃不过一死,但愿来世依旧有幸与他们三人一起,再来行这世间之路,扬人间正道。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异响,将树下那人引去了别处。

  良久不见他回来,宁绝紧绷的神经终于得以放松,轻轻吐出一口气。

  “喂!”

  赫然出现在树上的冥寂,将原本放松的宁绝吓的直接掉下了树。

  冥寂一脸嘲讽的瞬间出现在了树下,看着有些狼狈的宁绝,发出毫不掩饰的嗤笑声。

  “呵,什么玄风尘绝,也不过如此!”

  宁绝被他的修为震惊了,细想了下,哪怕现居仙门首位的谪溪君修为好像也只是到了化神的境界。

  倒从未听过仙门中有这么一号人物。这修为怕是早已跨上了渡劫飞升的境界了吧。

  稳了稳体内真气,宁绝起身恭敬的对他拜了礼。

  “宁绝多谢上仙相救!”

  “少自作多情,我可不是为了救你。若不是你们四人非要来找卿歌的麻烦,我才懒得回过头来杀你们!

  原本,我是想悄悄除掉你们的。如今你们四人死了三个,这件事怕是没那么简单,看来要好好留着你才行!”

  宁绝一瞬间颠覆了对他的认知,有些怀疑自己方才听到的那些话是否真实。

  修仙之人向来以天下拯救苍生为己任,而他却云淡风轻的将杀戮脱口而出,岂非违背了仙道的本质!

  没等宁绝明白他话中之意,冥寂的手中多了一只玲珑剔透的玉盘,上面刻着复杂的纹路,格局分明。

  他随手拨弄了几下,瞬间将身负重伤的宁绝收了进去,随后满意的勾了下嘴角。

  “好好在里面待着吧,用到你时,自然放你出来。至于我会不会忘记,就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哦,对了,你有没有练过辟谷啊?我可没功夫给你找吃的!”

  冥寂将玲珑玉盘收起,一息之间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安置卿歌的那棵树下。

  看着空无一人的隔天阵,冥寂的心瞬间悬了起来。双眸中失去了色彩,有些颤抖的身体透露着他此刻的不安。

  “卿歌!卿歌!”

  强烈的恐惧感让他的声音有些发抖。

  正当他想要用秘术探寻卿歌的身影时,那个让他心安的声音随之响起。

  “冥寂,你去哪儿了?”

  转头看到完好无损的她,冥寂轻轻松了口气,眼中的不安渐渐淡去。

  他上前一把拉过她拥在怀里,言语间有些恼怒却带着浓浓的担忧。

  “吓死我了,你去了哪里?以后千万不要再离开我的视线了!”

  听他说起这话,卿歌的眉间染上一丝气愤。

  她醒来便察觉他不在,他居然还反过来叮嘱自己别离开他的视线。真的是在一起久了,所以才不讲一点道理了。

  见她久久不回话,冥寂松开她,看着她略微气愤的脸庞,才发觉好像是自己离开她的。

  一时心虚之下,竟再没多言语,直接化成一缕灵光,回到了她身体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