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知陌离身世,谈逝年之变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46 2019.12.08 11:33

  陌离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冥寂那张似曾相识的脸。

  想起之前在酒楼中他的无礼行为,她毫不客气的一拳打了上去。

  “登徒浪子,之前放过你一马,居然还敢轻薄本姑娘!”

  猝不及防的冥寂实打实的挨了一下,要不是有灵力傍身,这一拳下去鼻子怕是保不住了。

  打完人的陌离握着手腕扭了扭,才发现自己的阿爹也在这。

  “嗯?爹,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想到自己偷偷跑出清溪涧,陌离瞬间有些底气不足。

  “哼……我在这里还不是因为你!告诉过你,不许离开清溪涧为何不听我的话?”

  陌离有些委屈的低下头,随后两滴清泪落在了彩色的袖子上。

  她心中有万分不解,从小到大,爹跟她说的最多一句话就是‘不许离开清溪涧’!

  然后,她就在那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山谷中修炼,生活了漫长的那么多年,从来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

  “爹,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从来不与外界来往,也不许我离开清溪涧半步。

  可是,我没有一个朋友。陪伴我的只有清溪涧里的花草树木,碧瓦朱甍。

  呵呵……你知道么?我知道哪处山上有什么,我清楚那些花什么时候开,我知道清溪涧里有多少棵树,我甚至知道后山有多少棵竹子。

  它们每生长一次我便去数一回,从春天数到夏天,从夏天数到秋天。甚至我从来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雪是什么样子。”

  她言语间透着浓浓的孤独感,压抑的泪水从眼眶中流出。

  陌青伸手将她揽在怀里,手掌摩挲着她的头发。

  “对不起,离儿!是爹的错,可是爹也是没有办法,你原谅爹好不好?”

  陌离没说话,只是静静的靠在他的肩头默默流泪。

  卿歌坐在不远处听着她的一席话,竟也忍不住叹息。想当年,她又何尝不是被困在潮生涯不许离开!

  只是那个时候她有人陪伴,看着那个蹲在一旁的男子,她露出了明亮的笑容。

  至于陌离为何没有朋友,她想也许是陌青怕她的身份被别人知晓,所以才阻止她与旁人来往吧!

  她走上前去拍了拍冥寂的肩头,冥寂起身与她相对而视。

  “怎么了?一会不见我,可是想念了?”

  “醒醒吧!你不是买了糖葫芦么?这个时候还不拿出来,难不成留着自己吃?”

  经她提醒,冥寂才如梦初醒,一时气愤,竟把这东西给忘了。

  指尖灵光一闪,两根晶莹剔透的糖葫芦出现在他手中。

  “喏,七……阿离,这里有你爱吃的糖葫芦!”

  毕竟是年少心性,又是自己喜爱之物,陌离便顾不得伤怀,就要伸手去接,却又顿住了。

  似乎还处在他是登徒浪子的记忆里,虽是眼馋却还是克制了。

  “我爹说过,陌生人的东西不能吃!”

  若不是从陌青口中得知她是七彩的女儿,他当真觉得她这副伶牙俐齿的样子就是七彩的转世。

  没想到他堂堂天界二殿下,前世被那只小东西随意欺压,如今又被这个小家伙欺负。

  最后他总结了一下原因,大概就是他太过温柔了,没有身为天界二殿下的威严之气。

  陌青从他手中接过那两根糖葫芦,递给了陌离。

  “离儿,他们不是陌生人。那位是爹的师姐,这位是……是……”

  一时之间,他竟不知该如何介绍冥寂的身份。

  “别听你爹的,我是……是你外公,那是你外婆!

  阿离,这个给你,里面有很多糖葫芦。你随你外婆去那边玩,我有话对你爹说!”

  冥寂将储物袋给她,陌离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他,又看了看自己的阿爹,立马否定了他是自己外公的说法。

  倒也乖巧的起身随卿歌去了一旁,腿上的伤口不知何时已经愈合。

  待她与卿歌离开他们身旁,冥寂便布下了隔天阵。

  “自卿歌再生为人以后,你便隐居在清溪涧闭门不出。可为何后来又与其他仙门一同去了潮生涯?”

  “万骨窟一战,殿下真身被封印,卿歌魂魄消散。自那以后,幽怀君便将我们遣回了各自家中。

  后来各自建立了家族,我带着七彩深居在清溪涧,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多年以后,有一日我收到了其他仙门联名的一封书信,说要去潮生涯替天行道清理仙门祸害,我便带着门下修士一起去了。”

  陌青说的简便,冥寂从中也并没听出有何处不妥。他想要探寻当年事情的真相,他心底有个强烈的感觉,当年之事绝不简单。

  可是一切又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他们的所作所为看似天经地义,实则藏了不少的阴谋算计。

  不过他不急,他有的是时间跟他们慢慢玩。

  原本词严厉色的冥寂,看着不远处的少女,脸上又浮上一丝不快。

  “没想到,小家伙在你清溪涧过得如此不愉快,你这个爹当真是失败!对了,寒丝琴为何会在你手中?”

  陌青并没听说过什么寒丝琴,但见他方才的意思,说的应该是他无意间捡到的那把。

  “从我记事的时候,我就发现清溪涧中的那条溪流会发出阵阵空灵之声。

  起初我以为,是由于水里的岩石断层加上水流产生的效果。后来我从潮生涯归来便借助修为逆流而上,在大概五里外的一个瀑布的崖石缝隙里找到了它。”

  冥寂不知道这算不算傻人有傻福,当初那个楞头楞脑的小子,倒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殿下,你要它有何用?我听说……卿歌师姐她……”

  后面话还未说出口,冥寂脸色变得异常阴冷。

  “不管什么,你自己也说了,听说!即是听说又怎会是真?

  前世,你与她同在幽怀君门下,也该清楚她的本性。如若再让我听到任何质疑她的言语,休怪我不念昔日之情。

  还有,既然当初选择了大道,便不该因儿女情长之事,弃了梦想。难不成你要告诉我,七彩用命守护的是个懦夫么?

  你给佩剑取名‘逐月’的意义不要忘记了才好!”

  陌青垂头看了眼手中的剑,握住它的手,不禁用了些力气。

  以‘逐月’为名,诛魑魅魍魉。月有阴晴圆缺,不管世事如何变迁,心中大道便如同莹月之辉,是他此生永不言弃的追寻。

  ‘逐月’随着他的灵力泛着纯净的灵光,一如他心中的大道那般,依旧干净清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