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殿中审问,谁人别有用心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05 2019.12.21 15:29

  阑风絮阁正阳殿。

  那几名闲聊的弟子跪在殿中,程屹随着他们站在一旁。

  看着他私自离开了林岚峰,苏明义脸色虽不似之前那般难看,但言语间仍旧带着怒气。

  “你不好好待在林岚峰思过,把他们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师父,若不是弟子私自离开林岚峰,也不会听到如此大的秘密。

  你们几个,把方才闲聊的事情再说一遍!”

  昔日那两名驻守揽月阁的弟子,心中有些懊悔。

  他们也只是听到了只字片语,对于整个过程并不知晓,只是一时嘴快吐了出来。

  穆风为人一向宽厚,对待他们更没有任何高低贵贱之分。深知此话若是说出,他便是跳进了黄河只怕也洗不干净了。

  “回仙主,我们……我们只是闲来无事拉扯几句,并无什么要紧之事!”

  但见他们惊慌失措的样子,苏明义他并非傻子,自然嗅得出不同寻常的味道。继而拧起双眉,目光如炬。

  “是么?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是你们自己说,还是由程屹来说,或者是本仙主亲自审问!”

  犀利的言辞,让几人忍不住打颤,他们不约而同的看了一旁的苏沐儿一眼,然后低下了头。

  待到将方才所聊的内容,原封不动的告知苏明义之后,几人紧紧握住双手,手心出了一层薄汗。

  还未等苏明义发怒,苏沐儿掌中灵力乍现,腰间银链化作灵器之态,狠狠抽在了几人身上。

  银鞭扫过,几人横躺在地。

  “你们胡说八道什么!大师兄怎么可能与那个妖女勾结在一起?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

  “够了!人证都在这儿了,你还有什么可闹?”

  苏明义对她的所作所为倍感失望,他没想到,在她心里,穆风居然比整个阑风絮阁都重要。

  “爹,肯定不是这样的,你将大师兄带在身边这么多年,他的为人如何,你还不清楚么?

  这些话,也只是他们听到的片面之词而已,不足为据啊!”

  她了解自己爹爹的性子,向来都是宁可错杀一百,绝不放过一个。

  她狠狠地盯着面前的几人,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

  不想再由着她胡闹下去,苏明义便吩咐程屹将穆风叫来。

  片刻后,穆风已经换了一身衣物,如沐春风般的跨进了正阳殿。

  “弟子穆风,拜见师父!”

  “哼,这声师父怕是我已经担不起了。今日程屹听闻他们几人谈话,昔日揽月阁出事,你是否带世家小公子去了阁内?”

  穆风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目光依旧如往日那般温和。

  “回师父,正是!”

  “很好!那我再问你,昔日世家小公子是否曾邀你加入潮生涯?”

  穆风此时才察觉到有异,却仍旧不卑不亢的回道:“是!”

  苏明义坐在高台之上,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双手恨恨的握成拳。他打从心底并不愿相信此事与穆风有关,他是他的骄傲,也是整个阑风絮阁的荣耀。

  “好!那我再问你,你是否答应了世家小公子的邀请?”

  闻言,穆风沉默了。

  昔日,他是为了免除世家小公子的频繁相邀,才出言安抚,告知他有机会定会拜入潮生涯。可是,那并非是他本意。

  “回师父,弟子是答应过他,但并非是要真正加入潮生涯。

  昔日,世家小公子相邀,弟子念他心性顽皮,便出言安抚一句而已。”

  苏明义有些怀疑他所说的真实性,但见他双目坦诚,没有一丝闪躲,心底忽然有了一瞬间的动摇。

  程屹对此不敢苟同。

  “哼,对于此话作何解释,那还不是由大师兄的一张嘴说了算么?

  师父,此事断不可如此草率。若大师兄确实与那妖女勾结,搭上的可是我们整个阑风絮阁啊!”

  穆风忿然作色,因他口中那‘妖女’一词侧目而视。

  “程屹师弟这么着急定我的罪,是真的大义凛然,还是别有用心?”

  苏沐儿道:“是啊,爹!程屹与大师兄向来不和,谁知道他是不是在公报私仇。爹,这件事你一定要从长计议啊!”

  苏明义被他们三个你一言我一语的吵的头痛欲裂,手肘撑在座椅扶手上揉着额头。

  苏秉德看着左右为难的苏明义,舔了下唇瓣似乎是有话要说。却见穆风挺拔的背影,生生将欲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程屹捕捉到了他踌躇不定的气息,两步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腕,问道:“七师弟是不是有话想说?”

  苏秉德垂下双眸,目光闪躲,声音细若蚊蝇。

  “没……没有,程屹师兄多……多虑了!”

  程屹如泼墨般的浓眉深拧,目光锐利的紧紧盯着他。

  “是么?是我多虑了,还是七师弟知道些什么却藏着掖着?”

  苏秉德沉默不语,百般的不情不愿。

  苏明义气愤之余一掌拍在座椅上,将那五指宽的扶手生生拍断。

  “都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苏秉德看了眼穆风,带了些无奈与歉疚。

  “对不起,大师兄。

  回……回师父,那日我看到观景台上,那位风家姑娘交给了大师兄一把匕首。而听风家姑娘说那把匕首是……是沐儿师妹用来暗杀她的。”

  程屹冷笑:“师父,您听到了?以那个妖孽的心性,若知小师妹暗杀她,怎么会当作无事发生,还将凶器送还呢?一定是与大师兄勾结在一起,所以才会如此淡然将凶器归还!”

  穆风忍无可忍,将灵力聚于掌心。没有一丝手软,直击程屹胸膛。一掌将其打在一旁的几案上,几案应声而裂成数瓣。

  “一口一个妖孽,她如此坦诚之人若是妖孽,你们这些暗藏龌蹉之心的又算什么?

  她将匕首归还于我,根本就是因为她无心计较沐儿所做之事。

  师父……”

  穆风转身将要告知苏明义之时,口中言语尚未说完,迎面而来的一掌将他打了出去。

  受到重击的穆风,跌落到正阳殿的门槛处,重重咳了两声吐出一口鲜血。

  “师父……不是你想的那样!卿歌姑娘她……她并没有计较沐儿的事情。”

  苏秉德眸中染上一丝痛色,质问道:“那为何师父归来之日,大师兄要邀其到观景台相见?她为何又说大师兄如此提醒她,就不怕背上背宗忘义的罪名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