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林中筹谋,庇护其人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065 2019.12.09 19:44

  两人陷入沉默之际,身后的木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在寂静的山间,虽然沉重但却显得格外的欢快。

  陌离从屋内飞奔出来,一下扑到卿歌身上,双臂搂住她的脖子。漂亮的眸子近在咫尺,透着深深的崇拜。

  “卿歌姐姐,你好厉害啊!方才我在屋里透过窗口全看到了,实在是太帅气了。看那个臭修士还敢不敢再来找果果他们的麻烦了!”

  卿歌尚未答话,冥寂便将拉着后领要将她拎下来。似乎对她的称呼有些不喜,面上却没有丝毫不快。

  “你给我下来!都跟你说了,我是你外公,她是你外婆!谁允许你乱了辈分的?”

  陌离对他的行为很是不满,双臂死死的勾住卿歌的脖子不松手,猛的回头张嘴便要去咬冥寂的胳膊。

  “我不下!你骗人,你看起来比我爹都年轻,怎么可能是我外公?”

  冥寂一时语塞,他竟忘了自己不同于常人。况且,与她父亲相识也早已隔了一世。

  原本修仙之人,容颜变化本就不快。大抵是因为陌青自七彩死后无心修行,才会略显沧桑了些。

  冥寂有些无奈的表情,让卿歌乐的开怀。没想到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他,居然也有被人呛到无法出声的时候。

  不过想来也是,陌离的娘亲是冥寂千年孤寂里的一束光,给了他近千年的陪伴。如今留下了她的女儿,自然是铁了心的疼爱。

  卿歌抬手,将她圈在自己脖子上的双手拿了下来,继而安慰冥寂。

  “好了,叫什么重要么?只是一个称谓而已!更何况,我……我……”

  她后面半句话声若蚊蝇,即便是修为在身的冥寂,也没听到她最后的呓语。

  倒是站在她面前的陌离惊喜的张大了嘴巴,眼中藏着一副原来如此的神情。刚要扭头对着冥寂说出口,便被卿歌一把捂住了嘴。

  “不许说!不然明天让你爹把你带回清溪涧去!”

  虽是凶巴巴的威胁,却没有带一点凶狠。陌离眯着眼睛对她拼命点了点头。

  见她如此张牙舞爪的样子,冥寂仿佛又看到了那年春暖花开之时,遇见的那只恶狠狠却又透着可爱的小野猫。

  即便他很想知道她后面说了什么,此刻他也不想了。对他而言,此生能看到她发自内心的快乐,就是他心底最深的夙愿。

  嬉闹间,陌青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卿歌的眼神有些怪异,又转而看了看一旁的冥寂。

  四目交汇之际,像似明白了个中之意。

  卿歌拉起陌离的手,说道:“阿离,我有些冷,你陪我回屋聊聊果果的事情吧!”

  陌离兴奋的冲她点头,道:“好啊好啊,快走快走!”

  语毕,陌离拉扯着卿歌回了屋,那扇木门阻隔了两方天地。似乎担心不妥,冥寂又扬手一挥,红光微现,在那间茅屋外布下了隔天阵。

  “趁本殿下今夜心情好,想知道些什么便问!”

  不论如何,冥寂对他始终是喜欢不起来。在他看来,身为男人就应当豁出性命保护心爱的女人。然而,他却眼睁睁看着七彩遭受天谴而亡。

  陌青也知他对自己心生不满,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他断然不会让七彩一人身赴黄泉。只是,陌离的存在,让他不得不苟活于世。

  他回头望了眼摇曳着微光的屋子,眼中藏不住的疑惑。

  “殿下,你……这么多年为何不去寻回自己的真身?

  据我所知,当年封禁殿下真身的禁制,只需幽怀君的‘君临’便可打开。

  而且,方才我见师姐使用的是当初自身所修炼的灵力。可是当年幽怀君不是废了她全部修为,灵脉被毁么?”

  闻言,冥寂脸上浮现恼怒之色,似乎对幽怀君当初的所作所为很是不满。

  “你现在大可让她召唤‘玉骨’试试!她之所以用得了灵力,是因为本殿下元神在她体内,将灵脉借给了她。

  一旦寻回真身,与之合体。我便无法再与她共存,她会如同凡人一样,甚至会比凡人更快的速度生老病死!”

  听他此言,陌青才算明白。以他的修为,即便是不用‘君临’来打开禁制,他也照样可以召唤自己的真身冲破封禁。

  之所以任由自己如同孤魂野鬼般游荡,也都只是为了卿歌而已。

  他突然觉得,相比于他对卿歌的付出,自己对七彩的似乎少之又少,也不怨他对自己如此不喜。

  冥寂用余光看着他飘忽不定的神情,言辞间有些高傲。

  “你专门出来到我跟前,不单单只是来问问题的吧?怎么?闭门不出这么多年,舌头不好使了?你若不知如何张口,本殿下还不想听呢!”

  他转身就要往屋内走去,被陌青伸出手臂拦住了去路。

  “殿下等等!我并非不知如何张口,只是怕殿下为难而已!”

  “笑话!从天界到凡尘俗世,还没本殿下觉得为难的事,你但说无妨!”

  陌青踌躇了片刻,悠悠的开了口。

  “殿下,关于除掉离儿体内另一个心智,有几分把握?

  目前为止,知道离儿真实身份的人并不多。我担心若是此事被人知晓,即便她从未为害世人,只怕别有用心之人也会利用此事大作文章。”

  想想昔日大小仙门围剿卿歌的情形,陌青心中甚是忐忑。当初,她有幽怀君和冥寂护着,可是自己的女儿该由谁庇护?

  “此事你就不必过问了,阿离跟着我不会出问题的,倒是有件事本殿下想询问询问你。”

  “有什么事殿下便问吧!”

  冥寂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仿佛对他的能力表示质疑。然而像似想到了什么,原本想要问出的问题瞬间便收了声。

  “算了,问了你也不一定知道!明日你带着阿离捡来的三个孩子回清溪涧去,即便有一天有人发现了阿离的真实身份,想要动她也得问问本殿下同不同意!”

  他目光坚定的望着陌青身后那间屋子,双目中盛满了毋庸置疑。

  元神未苏醒之际,他们伤害了他最珍视的人,使得他今生充满愧疚。

  如今,任谁都别再想动他所要庇护之人。哪怕前途万劫不复,余生他也要护她周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