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修为提升,一同寻人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277 2019.12.17 11:27

  连日来独自在有悔崖思过的世风涟,应当是领略到了自家师父所说的心动之意。

  盘坐在有为壁前,将上面雕刻的内容一一印入心底。

  心中越是平静,有为壁上的内容在他脑海中便越是清晰。

  他感觉自身每一寸筋脉都十分通畅,身体的每一处都似乎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他周身笼罩着纯净的灵气,腰间的冰珠被灵气包裹,随着灵气的凝聚涣散,那冰珠比原先显得更加清澈。

  世风涟的体内似乎有个东西在隐隐散发着光芒,由内而外的灵气充斥着他整个身躯。

  身体的变化,带起了一阵强风,随之卷起了有悔崖上随风飘来的花瓣,一片粉红飞舞。

  练剑场上的众弟子停下动作,看着有悔崖上的一幕,议论纷纷。

  “是谁在有悔崖上,修为又进了一层!这有悔崖难道是修炼圣地?”

  “不是说有悔崖上那两根石柱很晦气么,怎么还会有人在那修炼?”

  “不知道是哪位师兄弟竟有如此好运。”

  世承泽随着他们的议论声望去,只见那片片飞花之中灵光闪耀,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容。

  有弟子发现了他的身影,恭恭敬敬齐齐拜礼。

  “谪溪君!”

  世承泽轻声应下,便欲往有悔崖而去,却在走了两步后停了下来。

  “欲修仙道者先修其心,心静而神稳!好好修炼吧!”

  “是,弟子谨遵谪溪君教诲!”

  随着那片片飞花渐渐飘落,世承泽飞身上了有悔崖。

  收了周身最后一丝灵气,世风涟睁开眼睛,抬起双手,不可思议的看着手掌。而后又将‘若华’轻挑出鞘,剑身的灵光比之前更盛。

  “恭喜风涟,步入了结丹期。”

  身后清澈温和的声音传来,世风涟欢喜的起身,面对眼前温文儒雅的师父,他竟激动的不知所云。

  “师父,我……”

  世承泽理解他的心情,走上前去抬手覆上他的肩头。

  “你很好,风涟,你成功了!星涧和云涯知道了会很开心的!”

  世风涟激动的竟有些热泪盈眶:“我要去告诉师兄和弟弟!”

  世承泽抬手握住了他的胳膊,说道:“星涧和云涯不在潮生涯,我吩咐了他们去查探上官家剑痕的下落。”

  闻言,他的眼底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却又转瞬即逝。

  “师父已知上官家的事情?那师兄和云涯可有眉目?”

  世承泽本想告诉他穆风之事,却又怕太过于突然而让他脆弱的内心过于恐慌,便没有提起。

  此时,门中弟子从山门传来音讯说风家公子求见。回了应允的话,世承泽便带着他离开有悔崖回到了忘尘殿。

  这门中弟子的传讯世风涟也听到了,坐在几案前,他不禁有些好奇。

  “师父,这仙门之中均有讯息符,为何这风家公子却亲自前来?”

  说到此事,世承泽脸上难得的笑意盈盈,为他倒了杯茶水。

  “此事说来话长了些。

  昔日卿歌随幽怀君修炼,风家公子成日里往潮生涯跑,带坏了一众内门弟子。后来幽怀君便专门为他设了一款禁制。

  因见不到自家妹妹,过于思念,风家公子便日日传讯问候。于是幽怀君索性也将他列入了潮生涯的禁制名单,不接收任何讯息,让他一次跑个够。”

  世风涟轻笑出声:“没想到那风家公子看起来潇洒稳重,一身英豪之气,却是一个十足的妹妹奴!”

  闻言,世承泽也笑出了声:“他还不知道的是,那通讯禁制在幽怀君殒身的时候就已经自动解禁了!”

  一刻钟后,风卿逸带着风寅来到忘尘殿中。

  “风家卿逸,拜见谪溪君!”

  “弟子风寅,见过谪溪君!”

  世承泽一手挽着衣袖,将他们引入座席。

  “不知风家公子前来是为了何事?”

  风卿逸没有过多话语,直接从怀中掏出那本有些泛黄的剑册,翻到了‘离魂’的那一页。

  世承泽仔细看了看所记内容,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关于魔剑‘离魂饮魄’居然会有人记载!

  “所以,风家公子怀疑上官府中遗留的是‘离魂’的剑痕?”

  “事到如今,恐怕再难有别的可能了!不知谪溪君对此剑了解多少?会是什么人能将这剑得到手?”

  “此剑无特定之人使用,所以即便是普通人也能控制。只是‘离魂’早在一千多年前便被幽怀君封禁在了冧泫之境。

  这冧泫之境并非谁人都能进入,即便是元婴期的修士,要想打开冧泫之境,也要祭出全部修为才行。”

  世风涟感到有些匪夷所思:“可纵观这仙门百家,元婴期的修士屈指可数,且皆有修为在身。会不会此人不是仙门中人?可是,若不是仙门中人,又怎么可能拿得到此剑呢?”

  世承泽道:“看来是这仙门之中有人暗中想借助‘离魂饮魄’之力,让魔族重见天日了。只是这‘饮魄’不在,‘离魂’也发挥不了作用。

  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要查探清楚是何人手中握着‘离魂’。关于上官家之事只能暂且搁置了。还望公子以大局为重!”

  风寅闻言点头,道:“谪溪君言重了,上官家的惨案已经发生,早一时晚一时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一旁陷入沉思的风卿逸忽然很严肃的开了口:“会不会是傅家?”

  “傅家?这傅家仙主傅音澜曾与各家仙主一同在幽怀君坐下修行。

  后来澜师妹不知何故离开潮生涯回了桃花渡,从此与各家仙门再无往来,更没听过任何关于傅家的动静。”

  一时之间,事件竟变得毫无头绪可言。

  世风涟小声说道:“既然我们没有线索找到此人,何不等他主动出手?若真有阴谋,我们在明,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在他人的掌控之中。”

  世承泽看向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云涯分析的很有道理,与其我们漫无目的地找他,不如做好全面准备等他出手!我会时刻关注冧泫之境的变动。

  不知接下来风家公子作何打算?”

  “既然有人想危害仙门,卿逸自然是尽些绵薄之力。我相信只要出现过,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世承泽赞赏的看了他一眼,仙门之中有这般正直之士,实属一大幸事。

  “既然如此,那风涟便随风家公子一同下山吧!

  星涧他们在临洮,还有……风家小姐。”

  他嘴角噙着笑意,吹了吹杯中漂浮的花瓣。

  风卿逸喜上眉梢,起身执手以礼。

  “多谢谪溪君,卿逸告辞!”

  未等回应连风寅都不顾了,他便冲出门去。

  风寅随即起身拜别,很无语的瞥了他背影一眼,真是闻妹忘友!

  世风涟端正的朝自家师父拜别:“师父,徒儿这便下山了。”

  世承泽浅笑着朝他摆摆手,世风涟便出了门追上风家公子,三人一同前往临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