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一番交谈,茅塞顿开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069 2019.12.05 11:32

  风卿逸双目微红,左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右手揉着她的长发,一如既往的安慰着她。

  “没事了,不哭!”

  听着熟悉的安慰声,即便隔了那么多年都未曾改变,卿歌整个人的心都随着这声安慰融化了。

  她从风卿逸怀里挣脱,泪眼朦胧的看着他露出一如往昔的笑容。

  他抬手抚上她的脸颊,用拇指肚拭去了她的泪水,温柔而又宠溺。

  “傻妹妹,哭了就不漂亮了!”

  “哥哥是在嫌我丑么?”

  风卿逸失笑,赶忙否认。

  “没有的事,卿歌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姑娘。”

  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她将他引进屋内,提起茶壶给他倒了水。

  看着多年未见的妹妹,风卿逸握着茶杯的手有些轻颤。

  那个被他一直疼爱的小公主,经历了那么多的世事无常,已然不是当年那般单纯的模样。

  纠结了许久,卿歌最终还是歉疚的开了口。

  “哥哥,我……”

  “不要说了,我知道你消失这么多年,一定是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这次来并不是要强迫你回暮仙空云城,只是想知道你好不好?

  你不在的这些年里,阿爹也在四处打探你的消息。如果你做完了所有事情,便回暮仙空云城去,哥哥会在家等着你。”

  她垂下了眸子,满含苦涩。爹?二十一年前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里,不就是有她这个爹么?

  她娇嫩的双唇轻抿,片刻之后才张口问道:“哥哥不问我要做什么事情么?他们都说我是这世间的妖孽,仙道的祸害,就连……爹当年也一样容不下我。”

  风卿逸抬手覆上她的手腕,眼中深信不疑。

  “爹当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不问你,是因为我相信我的妹妹!至于你是什么,又岂是由他们能决定的?只要你自己无愧于心便好。

  只是,你以后要多加小心。如果遇到什么事情千万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一定要发讯息给我。”

  卿歌忽然笑了起来,想当初她刚学会画符传讯的时候,三天两头在潮生涯给他传讯,每次都害得他匆忙御剑而来。

  本以为她有什么要事,结果只是她想试试这符能不能传那么远。毕竟临沧离温岭还是挺远的,以至于后来风卿逸的御剑飞行之术越来越炉火纯青。

  尽管她如此玩闹,他次次匆忙往返却从不曾责怪她一句。甚至明知道她在胡闹,他还是每次收到讯息符后就快速赶来。

  那个时候她总是说他傻,明知道是自己骗他的却还是上当。直到后来长大,她才懂得,她的哥哥不是傻,而是真的怕她有事,所以才每次都如约而至。

  尽管,她和他并非同一个母亲,他却将所有的疼爱都给了自己。

  “哥哥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等我把事情做完之后,我就回暮仙空云城去,到时候哥哥不要烦的将我赶出去才好!”

  风卿逸放下茶杯捏了捏她的鼻子。

  “怎么会呢!不过,今日殿中之事,世家公子已经告知我了。穆公子也已代苏家小姐道了歉,卿歌对此事就不要介怀了。

  虽说我不知道这二十一年间你是怎么恢复的修为,但是这次希望卿歌看在哥哥的面子上就别再计较了。”

  卿歌思摸了一下,答应了风卿逸的要求。

  只是让她想不通的是,穆风那般一腔正义如明月皎洁的人,为何要如此抛开是非道义维护苏沐儿。

  可是,这世间想不通的事又何止这一件?人各有志,也许是有难言之隐,不得已而为之。也或许是身在红尘俗世,还某一刻的知遇之恩。

  就如同她一样,欠下的在尚未还清的时候,便是永远的负重。

  “哥哥此次前来,只是因为谪溪君告诉你我在这儿么?”

  风卿逸放下茶杯,手指肚摩挲着杯上的花纹。

  “不仅如此,我这次来这边是因为一件事。刚好谪溪君告诉我你在苏家,我便先行一步来了这里。”

  提到那件事的时候,他的眼中一缕哀愁一闪而过,却仍被卿歌捕捉到了。

  “事情很棘手么?”

  风卿逸勾起温暖的笑容,一副泰然自若。

  “妹妹就不必担心了,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便好。哥哥怎么说在这届晚辈中也是名列前茅,应付一些小事还是绰绰有余的。”

  话虽如此,但她仍旧免不了一些担忧。不过,既然他不想说,她自然不会再问。

  “哦,对了,方才世家三位公子已经离去。妹妹下一步打算去哪儿?”

  卿歌扭头看了眼门外的天地,清澈的美目中蒙上一层迷茫。

  去哪儿?她也不知道!也许,走到哪儿就算哪儿吧!

  “随缘吧!”

  轻飘飘的三个字,道尽了所有的无奈。这天大地大,哪里还有她的容身之处呢?

  风卿逸收起了眸中的温雅,目光变得深沉而坚定,唇角深深的笑意也变的浅淡,握着茶杯的手不再似之前轻柔。

  凝视了她的侧脸许久,见她盯着门外的天地发呆,风卿逸便恢复了之前的神情。

  “这样也好,这世间有很多很多的好地方。若是妹妹寻到了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记得回来带着哥哥一起去,可不要一人独享哦?”

  卿歌回过头对他笑的灿烂而又明媚,忽然想起从小到大,她在潮生涯几乎深居简出,每次都是这个哥哥发现了好吃的好玩的,不远千里带到潮生涯去。

  以至于带馋了潮生涯上好几个内门弟子,最后幽怀君专门对他设了一款禁制,从那之后十年都踏不进潮生涯半步。

  等到长大再次见到他时,他已经不再是那个顽皮的少年,变成了像如今这般的谦谦君子。

  “那好吧,看在哥哥小时候为我东奔西走的份上,这次换我为哥哥了!”

  卿歌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笑意,言语中也是难得的轻松。

  她突然觉得,自己选择的这条道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沉重与艰难。

  身边有护她周全的冥寂,身后有为她遮风挡雨的哥哥,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可能还会遇到知音之人。

  一想到此,她的心情没来由的大好,觉得门外的山川河流都变得更加的纯净诱人。

  她想,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依靠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