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 氤氲雨幕雾中情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00 2019.12.24 11:25

  翌日。

  天气有些微冷,不见日光。外面下起了蒙蒙细雨,万物在春雨的滋润下生长的越发茁壮。

  朦胧的雨丝与袅袅炊烟交织在一起,犹如轻纱漫舞,带着一丝别具一格的韵味。

  如此天气,斜倚榻上,再来一壶浊酒,人生如此何来它求。

  卿歌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烟雨美景发呆。雨丝斜打进窗子,打湿了她额前的几缕发丝,冰凉的风吹得她的双颊微微泛红。

  冥寂推门而入,便看到她娇小的身影驻立在窗前。

  听到声响,卿歌回头望过去。只见他依旧耀眼的紫衣,随着他刚刚踏入门里的步子还在轻轻摆动,垂挂着的珍珠流苏晃动了她的心。似自那高空而来的谪仙,不染这尘世间的半分俗态。

  她站在那里对他微笑,火红的落霞霓裳裙如同血泪浇筑而成。翠黛横卧,双瞳剪水,衬着背后氤氲的雨幕,飘渺得竟似那画中之人。

  “你回来了?”

  一声简短的询问,竟让冥寂生了幻觉。眼前的一幕,像极了普通人家的娘子在满怀欣喜的等待着夫君的归来。

  恍惚了片刻,见她发丝被雨打湿,脸上又透着红,他便关了门疾步走上前去将窗子关住。

  广袖拂过她的身子,灵光过后被雨打湿的发丝变得干燥,纤薄的身子上又多了一件披风。

  “大夫说过你身子虚弱,要好生休养。今日天气阴凉了些,何故在此吹风打雨!难道就如此不在意自己的身子么?”

  虽是埋怨之词,却听不出一丝怒气,字里行间带了浓浓的关切。

  她紧了紧披风的立领,带了些娇嗔:“哪有?我只在觉得今日的雨天甚美,一时看得失了神,才会被雨打湿而不知。”

  似不放心她,冥寂将她扶到桌前坐下,将手探上了她的额头。问道:“有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唤个大夫来瞧瞧?”

  她抬头将他的手掌打掉,回道:“真的没有,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对了,昨夜穆风的状况如何?可知他为何排斥星涧的灵力?”

  冥寂神色变得凝重,看向她的眼神里多了些纠结。

  “他……我也说不清楚他究竟为何如此。我也曾想用灵力将那些戾气引出他体外,可是它们像似与他的身休相当融合,在他身体里没产生任何变化,有一种生来就属于他的感觉。”

  卿歌黛眉轻皱,疑惑道:“生来就属于他是什么意思?你是天界的二殿下,这世间怎么还有你所不知道的事情呢?”

  冥寂慵懒的靠在桌沿上,有些许的尴尬之色。

  “我……我只是负责逍遥自在而已。”

  想起前世他那放荡不羁的性子,她也只好默认。然而,她却想到了另一个人。若是幽怀君在的话,她想这天下间的事情,应该没有一个能难得住他吧。

  良久,她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冥寂靠在桌沿,十指交错放在脑后,有些感叹。

  “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可以就将他留在身边,以防不测。

  唉,原本三人世界突然间多了这么多人,还真是让人心烦呐!”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卿歌姐姐,你在吗?”

  冥寂起身走去将门打开,只见陌离发梢潮湿,鼻尖还是挂着些雨滴,手里还拿着一包东西。

  见房门被打开,陌离便拿着那包东西走进屋子,坐到了卿歌身边。

  紧张兮兮的将油纸打开,还未见着东西全貌便闻到一股浓烈的香甜气味。

  “这么一早,阿离去了哪里?这是什么?”

  待到油纸全部打开,里面装了大约有十几块的点心。每个点心形状不一,看起来酥脆可口。

  陌离拿起一块,递到了卿歌手中。

  “这是镇上特别有名的糖酥点心,薄脆香甜,我们等了好久才买到的。卿歌姐姐,你快尝尝!”

  卿歌放在嘴里咬了一口,果真是酥脆香甜。里面一层一层的,薄如纸有百层之多。

  冥寂走到桌前坐下,盯着陌离问道:“你们?你和谁?”

  “我和世家的那个公子啊。”

  闻言,冥寂脸上藏不住的笑容。见她一直往嘴里塞东西,便一手将那油纸折住。

  “你和你娘还真是像,见着吃的嘴便不肯停。少食些,吃坏了肚子可不好。”

  陌离眼巴巴的看着冥寂将它收走,却无能为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双唇。

  “那好吧,我们快下去吃饭吧!世家公子叫了吃的,特意让我来叫你们的。”

  冥寂无奈长出了口气,这行事作风当真是像极了她娘。

  两人随她下了楼,一楼大堂的最里边,世星涧他们正在桌前等候。

  见他们到了,两人齐齐起身拜礼。

  “见过师叔、殿下。”

  卿歌对此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排斥,只是淡淡的道了句:“嗯,坐下吃饭吧!”

  随后,五个人坐在桌前。

  不知是这天气的缘故,还是卿歌话少的原因。自从坐下,便不闻他们有任何言语,就连一向多言的世云涯都安安静静的吃东西。

  忽然间,卿歌停下手中的动作,眉头有些纠结。一行人都停下筷子,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冥寂道:“怎么了?可是饭菜不合口味?”

  卿歌摇了摇头,继而又开始吃着东西。

  方才她只是突然想到穆风没来用饭,便想要问一句。却又转念一想,世星涧如此细心之人又怎么会忘记他呢?

  今日春雨绵绵,前来吃饭的客人并不多,整个大堂里三两一桌,有些略显安静。

  店小二似乎也受这场春雨影响,靠着大大堂的柱子隐隐打起了瞌睡。

  随着一声响亮的巴掌,店小二倒在地上,捂着脸看着眼前的人。

  来人衣着普通,甚至连普通都算不上。站在那里趾高气扬的看着店小二。

  那店小二从地上爬起,上前便一掌将其推到了门外。

  “滚滚滚,又是你这个无赖。再不走,小心我叫人揍你啊!”

  来人并没有因此生气,而是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在他面前晃了晃。

  “说谁呢?还让不让小爷滚了?”

  店小二一脸谄媚笑道:“不了不了,是小的有眼无珠。爷,您里面请!”

  这世道似乎就是这么个理,有奶的便是娘,有钱的便是爹。

  只要你有钱,即便你是乞丐那也是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