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往事入心,哽咽难鸣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57 2019.12.04 19:28

  一旁的世星涧脸色也不太好,这个云涯,当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世风涟更是一副不想言语之色,只想将他拉出去,捆在哪棵树上,再顺便把嘴缝上更好。

  风卿逸从他言语中听出了事情经过,虽心中不满,却也不至于跟一介女子计较,只是说话的语气中没了刚开始的谦卑。

  “苏仙主,这苏家虽不是与我们四家仙门同期而起,但好歹也算是后起之秀,近几年更是名闻仙道。还望苏仙主日后多加管教令嫒,切莫失了苏家颜面才好!”

  苏明义握着茶杯的手指尖泛白,面上却仍是一副和颜悦色。

  正欲回话之际,穆风端起茶杯,恭而有礼。

  “风公子所言甚是,只因小师妹自幼丧母,师父又整日忙着周边事宜,所以我们对她难免娇纵了些。

  这一次,确实是沐儿的过错。在此以茶代酒,我代她给风家公子和潮生涯赔个不是。”

  苏明义的脸色没了方才的难堪,这风家虽是正统的仙门之家,可他身为一门之主,又岂能任由一个晚辈来说教。

  不得不说穆风的所作所为解了苏明义尴尬的局面,又不至于让风卿逸觉得苏家不通情理。

  世云涯第一次心头冒上一句不得体的话,自幼丧母?照这么说岂不就是应了那句‘有娘生没娘教’。

  刚才居然还说别人没教养,她也好意思说出口!

  风卿逸和世星涧端起茶杯,喝了杯中的茶水,便是接受了苏家的歉意。

  几番言语之后,世星涧起身拜别。

  “苏仙主,我与师弟们受谪溪君所托之事已经完成,就不便久留了。”

  苏明义起身以示相送。

  “既是如此,苏某便不留世家公子了,还劳烦三位公子代我向谪溪君道声谢。”

  “告辞!”

  三人纷纷拜别了他们,便顺着阑风絮阁的石阶往山下走去。

  “苏仙主,不知吾妹所在何处?我想再见见她!”

  穆风站在他身旁,颔首示意。

  “风公子请随我来吧!”

  风卿逸随着他一道离去,偌大的正阳殿中只余下他一人。

  苏明义胸膛起伏,走到自己的座席之处,抽出佩剑‘临怨’狠狠的劈向一旁的几案。

  案上的茶壶瓷盘碎了一地,原本整洁干净的地面顿时变的脏乱不堪。

  苏明义握着剑柄的手因用力而变得青筋暴起。

  程屹甫一进门便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苏明义看着他稍稍收起了心中的怒气。

  “沐儿可还好?”

  “回师父,小师妹只是受了惊吓,并无大碍。

  师父……那个什么炼尘珠真的丢了?”

  苏明义气愤的将‘临怨’收进鞘中,怒目切齿。

  “难不成你以为,我会拿沐儿性命做赌注么?”

  想起自家女儿选择第二种没有轮回的死法,苏明义心底就一阵抽痛。

  想必她是在怪自己吧,不然也不会毅然决然的选择没有轮回的死路。

  程屹对苏明义此刻的态度很是不平,那么多年跟着他来回奔波,哪一次周边出了问题都是他跟着鞍前马后。

  而穆风却只守在阑风絮阁,却甚得苏明义偏爱。明明自己才是那个异常努力的人,难道就仅仅因为他比自己修为高了些么?

  “事到如今炼尘珠也丢了,只愿她早日离去,不要再生事端才好!”

  “没了炼尘珠她自然不会久留,只是究竟是何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从阑风絮阁将它盗走呢?”

  苏明义也是一筹莫展,放炼尘珠的地方,只有三个人可以打开。当初他将它放在那里时,也没有对任何人提起,怎么就不见了呢?

  此时他最担忧的不是炼尘珠不见了的事,而是揽月阁中的丹药。

  经过门内弟子的整理,完整的丹药不足两百枚。若是再发生一次妖物作乱,只怕到时候救治不了受伤的人,苏家便会就此名声扫地,辛苦建立的基业也会毁于一旦。

  “先不管这些了,你好好看护好沐儿,让她不要与那个卿歌正面接触,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可千万别再自己送上门去。”

  程屹拱手应道:“是,师父!我会看护好小师妹的。对于此次新入门的十余子弟该如何编排,是分到各个山峰去,还是全部留在正峰这里?”

  听他提起新入门的弟子,苏明义脸上浮现一抹豁然开朗的笑容。

  幽怀君!呵,天生为神又如何,还不是神形俱灭了。

  “程屹,你去找这次负责报名的弟子,将手中的名册取来。至于编排到哪里,待我筹划一番再做决定!”

  得了命令,程屹转身出了门。

  苏明义招来两名弟子,将殿中收拾干净,又叮嘱他们待程屹回来让他去房中找他,然后迈着步子回了房。

  穆风带着风卿逸一路来到凛松院的一间房门外。

  “风公子,卿歌姑娘就住在此处,如此我便不打扰了。”

  风卿逸感激的对他执手以礼,穆风便离开了凛松院。

  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欢喜,风卿逸轻轻敲了敲门。

  “卿歌快开门,是哥哥!”

  房内卿歌坐在榻上,听着门外亲切的呼唤声,搁在腿上的双手微不可察的揪在了一起。

  一双美目闪着淡淡期许的光芒,微皱的蛾眉又似有些纠结的看着映在门上的身影。

  冥寂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抬手轻轻抚上她的肩头。

  “就算不想给风家惹上麻烦,如今他找都找来了,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

  这么多年不见,他自然是挂念。与其以后因他不断追寻,惹上事端,不如让他知道你很好,以后会回风家的!”

  卿歌转而看向冥寂,见他神色坚定便点头应下。

  她起身朝门口走去,冥寂消失在一道流光之中。

  房门被打开,风卿逸脸上还未收敛的欣喜映入她的眼中。

  面对这个自小疼爱她的哥哥,时隔多年她竟不知该如何张口。只是默默的站在门里,握着房门的指甲颤抖的扣进木头里。

  他逆光而站,整个人陷在柔和明媚的阳光之中,仿佛羽化成仙时的模样。

  眸中盛满了星光,温柔的浅笑,和四岁那年在潮生涯上见到他时一模一样。

  直到此刻她才发觉,即便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人都发生了改变,原来……他依旧是那年潮生涯上对她伸出小手,温柔的说‘妹妹,我们回家吧’的哥哥。

  卿歌眼中泛起层层水雾,扑进了他结实的怀里。

  伴随着一声“哥哥”,这二十一年来从未哭泣的她,最终在这个为她遮风挡雨的怀中泣不成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