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 误会丛生,解释不清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63 2019.12.16 11:25

  风寅被他治服在桌上不得动弹,口中却甚是不服:“卿逸兄,你竟然趁人之危。枉你身为仙门骄子,行事居然如此不正。”

  风卿逸对他的出言不逊,不以为意。一手握着他的手腕,一手按在他的后颈。

  “对你还需要行什么君子之礼?直接上手就行了!你若是乖一点,我又怎会如此待你?”

  说着,他手上用了些力气。

  “以后还敢不敢了?”

  风寅吃痛,叫喊道:“啊,轻点快松手!疼!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卿逸兄手下留情啊!”

  正当他背对房门站在桌前,将风寅困在桌上教育之时,房门却受力被推开!

  随着一阵嘈杂之声和闷闷的倒地声,约摸十余名内门弟子,从门外如同叠罗汉般扑倒在屋里的地面上。

  风卿逸与风寅同时回头望去,他们也同时抬头望着不可描述的两人,再搭上方才听到的模棱两可之词,彼此陷入有些尴尬的境地。

  过了良久,众人从地上爬起,一通混乱的言语:“对不起,师兄,我们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风卿逸立刻松开钳制风寅的手,有些举足无措。

  “那个,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也不是你们听到的那样。我是在……”

  他话还没说完,众人便瞬间跑没了影。

  完了,这下跳进沧江也洗不清了!

  风卿逸有些欲哭无泪,狠狠瞪了风寅一眼。

  “我不管,这事因你而起,你去解释!”

  风寅从桌上爬起,百般不情愿的回道:“为什么是我?师弟们可都看到了,是你把我……我也是受害者!此事,你还是自己解释为好!”

  说罢,没再理会风卿逸,风寅一个人回了自己房间。

  转过回廊,远离了逸锦阁,风寅肆无忌惮的狂笑出声。

  “哈哈哈哈,风卿逸没想到你也有今天!这下看你如何跟师弟们解释?哈哈……”

  风卿逸听着他那渐渐远去的狂笑声,无奈的摇摇头。这个风寅莫不是忘了,自己也在这场尴尬之中?随后,他出了门往演武场走去。

  演武场位于整个暮仙空云城的西北。由于临沧气候温暖,四季温差不大,演武场距离院墙的五丈处栽了一片桃树,用于给修炼剑术的弟子纳荫乘凉。

  桃树有专人悉心打理,桃花初开之际,可以酿桃花醉,做桃花酥。

  他记得,后来卿歌每年花开之际从潮生涯回暮仙空云城,都会同自己偷偷饮上一坛桃花醉。然后在那片粉色的桃林下,笑的如痴如醉。

  嘴里念叨的从来不是一年来对他和暮仙空云城的想念,而是永远讲都讲不完的潮生涯。

  正在炼体的众弟子见他到来,纷纷低下了头,却个个红了耳根。

  想起逸锦阁中看到的一幕,他们不知该用何种表情,面对诸人口中谦逊得体的风家公子。

  风卿逸清了清嗓子,道:“诸位师弟,方才逸锦阁中多有误会!只是风寅不服管教,我动手教育了一番而已!此事,就不必在意了!”

  一时之间,他竟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眼见众人脸色越来越红,低着头肩膀还隐隐有些抖动,风卿逸一股灵力扫过去,众人便齐齐倒在地上。

  风卿逸脸上没了之前的温煦之态,剑眉轻挑,星眸之中眼神凌厉。

  “能成为暮仙空云城的内门弟子,想来是有资质的,怎能因一些旁事乱了心态!

  该说明的,我已澄清!如若日后听闻此事非议,休怪本公子以六根未净之名,将你们逐出暮仙空云城去!”

  众人这才从地上爬起,站成一排,没了方才的玩味之色。齐齐应声:“是!谨遵大师兄教诲!”

  再无其他言语,风卿逸没做停留便转身离去。

  人群之中似乎有不平之声:“总不能因是风家公子,便屈打成招吧!”

  “说什么呢?风家公子在仙门这届小辈之中名声颇好!为人彬彬有礼端正得体,待人又宽厚。方才也是因温和之言不起作用,才会出手教育。”

  “就是就是,你呀,就别酸了!好好修炼,争取将来有一天修为超过风家公子。据说,大师兄可是很惜才的!也许,风寅师兄有超乎常人之处呢?”

  随着声声宽慰,不平之意欲渐消退。

  风卿逸大步流星的走回书房,扬手扔出一只纸鹤。

  “风寅,来书房,我等你!”

  语落,那纸鹤闪着灵光朝风寅的房间飞去。

  房内,风寅躺在床上。

  一只脚跟踩着床沿,另一只腿翘在膝盖上。一只胳膊枕在脑后,另一只手中拿着一块黑曜石不停摩挲,脸上没了之前的插科玩闹,神色有些严肃。

  随着灵力纸鹤飞进房内,风寅迅速将手中石头收起,闭目躺在床上。随后,洋洋盈耳之声直入耳中。

  风寅唇间含笑,起身离开了屋子。

  片刻过后,到了风卿逸的书房。尚未进门,声便先入。

  “今日吹的什么风,卿逸兄不是不许旁人踏入书房半步么?我会不会有命进去,没命出来啊!”

  “再多几句废话,你就没命了!”

  威胁似乎很管用,而偏偏风寅便吃这套。风卿逸这边话音刚落,他便准确无误的站到了他的书桌前。

  “卿逸兄唤我何……事!”

  他的目光停留在风卿逸身后挂着的那幅画像之上,那画中女子竟是如此眼熟,不就是前些日子在山中与他交手的姑娘么?

  他猛然抬起手,偷偷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风卿逸身后的画像。

  “卿……卿逸兄,敢问这画像上的人,是……谁?”

  风卿逸停下手中的笔,回头看了眼画中之人。眸中满是欢喜,言语间带了些自豪。

  “怎么样?漂亮吧?这是我妹妹!”

  “妹妹?”

  来暮仙空云城这么久,他从来没见过,也从来没听过他还有个妹妹之事啊。

  见他眼中疑虑重重,风卿逸起身站在他跟前,搭上他的肩膀。与他共同观望着那幅画。

  “你入门之时,她便不在暮仙空云城了,没见过她也是在情理之中。”

  风寅心中微微惊讶,即便是没见过,也总该听说吧!

  可是,十年间他却从未听过暮仙空云城中有人提到过风家小姐这个人!

  “卿逸兄,为何十年间从未听闻门中之人提到风家小姐?”

  闻言,风卿逸神色有些黯然。

  “何止十年间啊,整整二十年没人提起了!”

  若不是自己对这个妹妹格外用心,恐怕……他也会同那些人一样,在岁月变迁之中模糊了对她的记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