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殿中坦言,他人欺侮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146 2019.12.02 11:28

  半个时辰之后,卿歌如约来到阑风絮阁的正阳殿。

  大殿之中六根石柱相对而立,上面精雕细刻的鸟兽图腾栩栩如生。

  殿中央的高台上坐着苏明义,身前的几案上摆放着膳食,想来便是穆风精心准备的。

  苏沐儿没有在自己的坐席上,而是挤在苏明义身边,面上娇嗔,挽着他的胳膊似乎在抱怨着什么,以至于苏明义的脸色逐渐变的沉重。

  下方右侧坐着世星涧三人,左侧坐着几个内门弟子,并排站立在殿中两侧的数十名弟子,少了盛谈会的气息,却颇有一种升堂提案的感觉。

  卿歌跟随着新入门的子弟迈进了正阳殿的大门。

  “弟子拜见仙主!”

  随着其他人齐齐的问候声,卿歌只是随着他们浅浅的行了拜礼。

  苏明义看向她的眼中神色平淡,似乎对她的无礼并未放在心上。反倒是他身旁的苏沐儿,拉扯着他的胳膊,指着卿歌。

  “阿爹,我说的女子就是她!”

  “这位姑娘,听小女说你修为超群伤了她?”

  因他此话,卿歌才抬头正式打量了一下他,竟觉着这苏家仙主有几分眼熟。

  苏明义见她盯着自己久久不说话,面上有些不悦,狠狠咳嗽了两声,以示提醒。

  “卿歌是吧?小女说你伤了她,我这女儿娇纵惯了,想来是什么地方招惹了姑娘。

  只是,姑娘既有修为在身,却还来我阑风絮阁,不知道究竟是有何目的?”

  苏沐儿对自家父亲这番话很是不满,明明是她拉父亲来撑腰的,怎么如今却数落起自己的不是。

  她非常气恼的甩开了苏明义的手臂,气冲冲的回到一旁自己的位置上,双手垂在几案下面,不停纠扯着衣物。

  苏明义的目光凌厉而又这些阴晦,微眯双眼审视着殿中的卿歌。

  卿歌从容不迫的迎上他的双眸,对他这种审视并不以为意。

  “她是因我受伤,却非我主动出手!此次前来是想向苏仙主借一样东西!”

  苏明义端起的酒杯刚刚递到唇边又继而放下。

  “不知道卿歌姑娘此话何意?我阑风絮阁相比其他仙门,根本就不足挂齿,实在想不出有何东西可以借与姑娘。”

  卿歌冷笑出声,对苏明义的虚与委蛇暗中称奇。

  “苏仙主真是谦虚了,若说以前苏家也就是个无名小卒。近几年却是风头正盛,吞并了不少的闲门散户。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便不与苏仙主绕弯子了,还劳烦苏仙主将炼尘珠借我一用,日后归还!”

  苏明义大笑出声,笑声中却隐隐藏着丝丝不屑,他还从不知道有人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找上门来借东西。

  可是,当着诸多苏家子弟及潮生涯的来客,苏明义还是保持了一门之主的友好之意。

  “卿歌姑娘,请恕苏某愚笨,不知这炼尘珠是何物?为何姑娘会觉得它在阑风絮阁之中?”

  卿歌面上出现了一丝的不耐烦,却碍于有潮生涯的人在此,不想惹出不必要的事端,只好沉了沉气息。

  “炼尘珠便是苏家用来炼药的东西!”

  苏明义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犀利阴寒,搁在几案上面的手,毫不避讳的紧握成拳。

  饶是穆风跟随了他那么多年,也从未见过他何时有过这种眼神。

  他不由的看向卿歌,眸中透着担忧。

  倒不是担忧她如何全身而退,却是担忧她若是释放出真正的实力,阑风絮阁该怎么办?不知道是否能敌得过?

  “想来姑娘为了得到它没少下了番功夫,揽月阁的事想必也是姑娘所为了?”

  “苏仙主抬举了!”

  苏明义被他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深深刺激到了,他堂堂一门之主,竟被她如此当众挑战权威,有别家仙门在此也就算了,殿中这么多本门弟子,他岂能让一介女子拂了颜面。

  在场所有人几乎都感受到了从苏明义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意,他端起酒杯,狠狠地将酒仰头饮尽。

  坐在穆风一旁的程屹端着酒杯起身走到她跟前,一边嘴角上扬,唇间笑意轻蔑。

  “姑娘未免狂妄了些!先不说我们阑风絮阁有没有你说的什么炼尘珠。即便有,借不借与你也是我们家自己的事,何时轮到你一个无名之辈在此目中无人大放厥词。”

  卿歌对他此言不予理会,只是盯着上方的苏明义,等待着他的答复。

  然而程屹却觉得她是因为理亏才自不待言,一时之间竟是越发的得寸进尺。

  “念姑娘也是穿过我阑风絮阁衣物的人,这杯酒当作师兄敬你,自此便离开阑风絮阁!”

  回应他的仍旧是她的一片沉默,甚至至始至终连正眼都没给他一个。

  当着众人的面前,直接被无视,程屹握着酒杯的手青筋暴起,抬手便将杯里的酒泼到了她的脸上。

  清酒顺着她白皙的脸庞滑落,滴在墨绿色的衣物上,晕开一片更深的印记。眼睫上两滴晶莹的水滴随着她的微眨滴落在脸庞上。

  穆风一阵揪心,想想当时苏沐儿受伤的情形,忍不住替程屹捏了把汗。

  世云涯从一开始就想要替卿歌出头,奈何被世星涧使用的禁锢之术牵制,说不得动不得,只能用那充满气愤的眼神死死瞪向程屹。

  只恨自己修为还不够强,不然便用目光化作利剑,剑剑扎到他身上才解恨。

  卿歌这才看向他,眼神中除了不屑之外多了些森寒,唇角的弧度阴冷而又邪恶。

  程屹被她盯的全身毛孔仿佛都炸开了,只感觉源源不断的冷气从毛孔钻入他的身体里,让他忍不住打了个了个冷颤。

  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卿歌周身泛起了一片红光,然后越来越浓郁。

  红光大盛过后,原本墨绿色的衣物不在,穿上身的便是那件火红的落霞霓裳裙。

  殿中所有的人都被此举震惊,他们心中很清楚,即便随身带着储物袋,也需要掐诀念咒才能将袋中的东西取出。

  这种移形换物对他们而言,只有飞升成神之后才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做到。

  然而,她却没有成神!

  一旁的程屹手中的酒杯跌落到地上,双眸中再没了方才的轻蔑,略带着一些惊恐。

  世星涧对此也很震惊,她如此修为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师父。

  只有世云涯脸上一副骄傲的神色,看向卿歌的眸子里,藏不住的崇拜之意。

  苏明义更是震惊的从坐席上直起了身子。

  “你……这怎么可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