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往生之仙魔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借刀杀人,心中自知

往生之仙魔录 把酒吟风 2371 2019.11.22 09:51

  如此情形,卿歌便知道他肯定又背着自己偷偷做了什么事情,怕她知晓。

  “冥寂,你刚才究竟去了哪里?”

  片刻过后,没有听到冥寂的回话。

  卿歌也不急燥,就那么静静的等着。她知道,用不了多久他自己肯定会出来。

  果然,没过多久冥寂终于现身,小心翼翼观察着她的变化。见她依旧平淡如水,这才轻轻松了口气。

  “没什么!我刚才只是想回去教训教训玄风尘绝。

  只是没想到,我刚到那里,他们就死了!我只是怕你会误会,所以才不想让你知晓。”

  听他这般义正严词的解释,惹得她一阵低笑。

  “教训?我看,你是想回去杀了他们吧!”

  冥寂没有言语,似乎是默认了她的说法。

  然而卿歌心里很清楚,为了自己,他做了很多明知不能做的事情。

  沉默了片刻,卿歌取出那把黑色的往生伞,将它搁置在一旁。

  伞面上那朵红色的往生花,依旧没有盛放。

  “他们是怎么死的?”

  冥寂没想到她会询问他们的死因,想就此错开话题。侧首看着往生伞,脸上说不出是何表情,似有些纠结。

  “他怎么样了?”

  卿歌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抚上伞骨末端的银铃,望着伞面仍旧未开的往生花,言语中没了之前的冰冷。

  “还是很虚弱!当年往生伞只收了他零星的残魂碎片而已。若想全部复元重生,还不知道得需要多少年。”

  冥寂看着她眼中满满的期许,映着月光的双眸闪亮如星。本欲抬手抚上她的肩头,却犹豫了一下缩回了手。

  “别担了,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你每日撑着往生伞,吸收了足够的天地精华之气。况且,往生伞吸收的那些修士精气,对他的复生也能起到不少的作用。”

  卿歌轻轻点了点头,轻抿的双唇掩饰不住她心里的失落。

  “你还没回答我,玄风尘绝是怎么死的?”

  冥寂就知道她肯定不会就此罢休,于是便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她。

  “我本来是想杀了他们的,但我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身上伤口泛着丝丝黑气,是被沾带魔气之物所杀。”

  听到此处,卿歌鼻间传出鄙夷的轻哼。

  “哼,这明摆着就是冲我来的!近些年,玄风尘绝在仙门之中颇有名望。追踪我的事,也是众人皆知。

  若是此番他们死了,不管是不是我杀的,这笔帐就自然而然算在我的头上。

  到时候,百家仙门不就可以再一次名正言顺的以替天行道为名,置我于死地么?还真是打了一手的好算盘!”

  冥寂看着眼前这个精明的女子,她能将所有事情看得通透,也知旁人的别有用心,却从来不惧。

  有时候明明可以解释,却偏偏懒于为自己辩解。真不知道该说她懒,还是该说她不屑旁人怎么看待。

  原本的她,也曾是一个在意别人看法,顾虑别人感受的女子。只是,这些是是非非扼杀了她所有的顾虑。

  说她残害仙门子弟,那她便杀给他们看好了。说她手段残忍,那她便残忍的让众人闻之色变好了。

  可是,这个女子杀的明明是罪有应得之人,却在仙门之中不曾解释半句。

  不过也对,即便那些人全部罪有应得,在那些各怀鬼胎的正道眼里,那也是滥杀无辜。

  冥寂对此次他们的如意算盘有些不屑,翻手将玲珑玉盘唤了出来,胸有成竹的看着卿歌。

  “若真是这样,那这一次,他们的如意算盘可当真是打错了!”

  卿歌看着那笼罩着浓郁灵光的玉盘,眼中充满欢喜。

  “这是那个可容纳天地万物的玲珑盘?这神器为何会在你手中?”

  “你就别管它是怎么在我这儿的,总之有它在,他们的阴谋别想得逞。”

  冥寂将玲珑盘交到了卿歌手中,面无波澜的看着她。这人人都想得到的神器,却被他如此轻而易举的给了她。

  卿歌盯着右掌中的玲珑盘,手指轻轻握住,掌中灵光渐灭,玲珑盘便消失在了她手中。

  “如今,我们手中已有三件神器,还有四件下落不明,我们可以慢慢寻找。可是,其余的三件……”

  冥寂对她的担忧略为不满,这个女子自幽怀君殒身之后就终日忧心忡忡。尽管有了复生之法,在他没回来之前,她永远都是一种负担。

  冥寂的手指弹上她的额头。

  “你莫不是忘了我是什么人?”

  他不说还好,听他提起,卿歌脸上顿时满满的愧疚感,低着头沉默不语。

  如果没有遇见她,他或许依然是那个逍遥自在的冥寂,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见她神色突然暗淡,冥寂心有不忍。

  想当初,她也是个明媚活泼的女子,笑起来甜甜的,有着那个年龄特有的天真烂漫。

  只是,当所有的事情发生以后,她就变了。他想,惟一没有变的,大概就是自己还在她的身边吧。

  月凉如水,夜空中那轮明月,笼着淡淡的微光,照亮了林间的道路,却不曾照亮她的迷茫。

  良久,卿歌悠悠道了声:“对不起,冥寂!”

  冥寂突然哽咽了一声,若真的追究谁对谁错,那么,该说对不起的那个人应该是他自己才对。

  即便她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对什么都丝毫不在乎,但是他知道,她心底是渴望被理解。

  只是所有的一切,让她穿上了一层冷漠的外衣,变成了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见她闷闷不乐的模样,冥寂双手枕在脑后,靠在树干上。

  “对不起已经弥补不了你对我的亏欠,不过你可以先欠着,等我想要了,再来弥补也不迟!”

  卿歌一瞬间陷入了沉默,不知该如何作答。

  见她不如所云,冥寂便转移了话题。

  “崇信那边近期又出现了妖物作祟,频频扰乱百姓生活。后起的平凉苏家仙门犹如神助,依靠自家丹药拯救了诸多百姓,还顺带收了不少的散修门户。

  如果我所料不错,炼尘珠或许在苏家手中。”

  “炼尘珠?有何用?”

  卿歌好奇的问出声,在她的记忆里,所见的神器也只有手中的几件和那把具有斩妖除魔之力的幽冥剑而已。

  “炼尘珠,通体呈水蓝色,用之做引所炼之药,医百病,逆生死。

  所以我怀疑,苏家手中有炼尘珠。不然一个以剑术修道的仙门,怎么会有如此灵丹妙药!”

  听他说的如此详细,卿歌眼中有些难以置信。

  “你元神一直在我身体里,而且有锁灵环的牵制,不能离开太久,是如何得知平凉苏家的事情?”

  对此,冥寂又开始了他一贯的骄傲。

  “虽不能离开你太久,但是我是谁啊,想探知哪里的情况还不是轻而易举。

  好了,早点歇息吧,明早我们动身前往平凉苏家。有我在,不用担心!”

  闻言,卿歌的内心顷刻间变得轻松,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微凉的夜风吹拂着整片树林,树叶随着微风发出沙沙的声响。

  隔天阵里,那片微薄的灵光之下,一片独有的宁静。在这个寂寥的夜里,演绎着他们的前世今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