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一个故事换一个故事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2193 2020.06.19 22:22

  月上梢头,夜色下的长安是全天下最闪耀的明珠。

  义宁坊,因三四座寺庙坐落于此,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浓厚的香烛气味。

  靠着张巡嗅觉的灵敏,他们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景寺。

  说明来意后,尽管守门的景僧满面不忿,还是在他们强扭下找来了方丈。

  景僧方丈是个中年胡人,褐色短发下的黑褐色眼瞳如古井无波,即使听到三人的请求会破戒玷污天尊,也没有生气,眼角皱纹翘起。

  “天尊保佑,三位善信士还请放下心中的焦躁,世人浑浑,苦求之人、苦求之物不得,定有劫数。”

  陈子云道:“伊方丈这生没有苦求之事吗,推己及人,何不解决我等心中忧愁以增加自身功德,贵寺不就是遵循济物利人,宜行天下吗。”

  伊勃勒嘴角含笑:“善信士既然知晓我寺规矩,推己及人又何必强迫我等呢。”

  “祷告室不在五行,受天尊注视,此中话不存现世。”

  扯犊子蛋呗,天下众神无不是世人存想而出的,众神都存于人心,哪还有什么五行外界。

  陈子云向李从道使了个眼色,你不是信誓旦旦的嘛,咋还不上。

  李从道苦笑回应,他根本不熟悉景寺,长安身为天下第一城,数不清的外族,相应的信仰宗寺也如过江之鲫。

  他本想一个小寺庙,就算有术修也只是下品修为,靠着他命黄境巅峰的修为,暗地用武力强迫不成问题。

  谁知他听都不听过的拂霖小教寺庙主持高他一个大境界。

  而且……

  李从道抬头望着太宗皇帝的赐匾,这寺庙背景还不小呢。

  张巡上前:“伊方丈,能否请告解安翠小姐的高僧出来一见。”

  伊勃勒垂眉:“正是某。”

  “实不相瞒,我与安翠小姐相识数月,知其谈吐不凡,极可能是拂霖落魄贵族,我们去她住处,见她屋中诸多书物被毁,一夜未归,定是出了事,如我们这些朋友还不关心,那她真如一介蜉蝣消失在长安。”

  伊勃勒眼皮跳了跳,半响未开口,随即垂首沉声道:“长安本就如此,无数人怀着希望、梦想来到这,却会被它无情吞噬,悄无声息的化为它成长的养分。”

  陈子云面无表情,麻烦不要再一脸抑郁,这几天遇见的每个人都有故事一样。

  李从道总算不再沉默:“伊方丈是波斯王子吧?”

  ?

  陈子云好奇的望向有些兴奋的伊勃勒,王子为僧?话说还有这个国家吗?

  伊勃勒浑浊的褐眸散发出异样光芒:“不想还有长安人记得波斯,如今都只知道大食而不知波斯,除了波斯寺,恐怕波斯两字只存在古籍里了。”

  “我高祖是波斯最后一位皇帝,曾祖卑路斯逃到长安求当时大唐太宗皇帝庇护,祖父泥涅师在高宗皇帝的帮助下回到故土,聚众成军,却难敌当时已成气候的大食。”

  “祖父兵败山倒,灰心丧气的返回长安,在曾祖创立的景寺回归极乐圣土。”

  伊勃勒摸索着门前石柱,追忆祖上曾经的光荣:“父王仍在西域奋战,就派了一位子嗣来驻守长安两位先人魂归的寺庙。”

  “一辈子没见过故土,长安也早就忘了曾经的波斯,我所能做的,是让长安知道景寺,它是曾经与大唐相媲美的国家——波斯的宗教。”

  陈子云明白方才李从道为何畏手畏脚的了。

  这个伊勃勒是波斯王普尚的儿子,是外交大使和人质的结合。

  波斯王徒有其名,不过相当于西域有几座城池的小国家,又或者北方草原上有几千头牛羊的小部落。

  这种小国家部落经常是大唐边军打牙祭挣功勋的好目标,一个折冲府的人马就足以破家灭国。

  但谁叫他是大唐扶持起来的呢,用来恶心扰乱大食的,具体操作详见某资本大国,拉一方打一方。

  还有为大唐皇帝挣面子,波斯都护府听上去多霸气,足够吓住那些在大国间左右摇摆的墙头草。

  别说有点问题的安翠,就算是这次整个书斋案子都不值得冲伊勃勒下手。

  百骑逼问此人必须都尉一级的人物下令。

  陈子云看着沉湎过去的伊勃勒,眼珠一转,心生些许想法。

  “伊方丈,我想知道安翠的过往。”

  伊勃勒眉毛往下耷拉:“信士,我讲过秘室中事,只有天尊知晓,我们也不过代天尊聆听羔羊迷惑。”

  “我用天尊之子的故事和你交换安翠的故事。”

  伊勃勒刚想拒绝,忽然瞥到旁边的李从道,对这个知道自己身份的唐人心生一些好感,便伸手请便。

  “讲之前,我想问伊方丈,天尊子多久传道?”

  “天尊子三十岁约旦河受洗,圣灵天降,从此天尊子传爱世人。”

  “之前呢?”

  “少年时往米斯尔避难,其余经书未曾记录。”

  “我的故事是从一个人青年时候开始的,他少时逃离家乡,待到束发之龄,青年见世人困顿,茫然存活,思索自己如何帮助他人,天下有没有法子拯救百姓。”

  “西边是无穷汪洋,南边是十万荒林,北边又是万年冻冰,青年从当时还称呼为大秦的拂霖出发,一路向东,寻找有德高士。”

  “经过几年跋涉,他到了天竺,这里有一类修士,他们自称修佛,几万里路途这是他见到最接近自己心中救难赎身的修道之法,青年停了下来,向一位马鸣尊者研习佛法。”

  “又是几年,青年学成回到家乡,向故土的同胞宣传自己所得的救难赎身之法,谁成想家乡的人听了他的传道,纷纷供奉他为先知,是天神派下来的使者。”

  “青年有些惶恐,但看到百姓乏苦,也就任由乡人宣扬,自顾自地传授自己从东方学来的得道经法。”

  “靠着青年自身天资聪慧、道法高深,东方道法完美的融合在西方本土风情,受众越来越多,多到让大秦官员恐惧,传道三年就逮捕他施以极刑。”

  “而依托于青年学过密宗体术,龟息后三日重新睁开眼睛,行走大地,信众见到愈加深信他是天神使者。”

  “一派胡言!”伊勃勒目眦欲裂的打断道,元炁外放,白袍吹的鼓起。

  “伊方丈,我故事还未说完。”

  伊勃勒咬牙切齿,要不是在长安,他早就砍了这狂徒:“只会吹嘘的人讲的故事不听完,耳朵还干净些。”

  “伊方丈觉得我会用一个烂故事来换天尊聆听的事吗?”

  陈子云微微一笑,他可没以为用“这个男人来自地球”就能套出伊方丈的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