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开挂反杀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2619 2020.06.14 13:57

  灰衣男子心头微动,低头看向右手,视线穿过骆驼皮革护腕。

  一把机簧控制的袖剑。

  不对!

  灰衣男子回首寻找自己来到大唐的第一个目标。

  人潮没有因人受刺倒地而骚乱,一团白衣穿梭在涌动的人流里。

  陈子云勾着腰飞速游走,避开灰衣男子的视线。

  伸手掏向衣兜,摸出一张勾画敕令的黄纸符箓。

  符箓无火自燃,转瞬化为点点齑粉,身体跑动带起的微风拂过,齑粉飘散。

  辟五兵符!

  辟五兵之道,护身于乱世,白刃不相加。

  五兵者,刀剑弓弩戟。

  施辟五兵符,可免受五兵伤害一次,而百骑特制的辟五兵符更能自动免疫伤害一次。

  化主动技能为被动技能。

  正面厮杀效用不大,但极能防鬼魅刺杀一道。

  陈子云再次掏兜,摸到把半尺长的小弩,食指叩开保险机环。

  小弩同样是百骑改制,五连发,十步内透体而过。

  大唐禁甲不禁兵,刀剑等兵器官府不管,但甲胄弩矛等违禁武器处罚严苛。

  弩一张加二等(徒二年半),甲一领及弩三张流放两千里,甲三领及弩五张者绞。

  是以百骑制式连弩不过巴掌大小,便于携揣。

  陈子云边逃边侧目回望,人群穿流的缝隙中,灰衣男子身形闪烁间消失不见。

  该死!

  这身手至少入品了!

  入品武者最少也相当三个全副武装的百战之士。

  浑然一体的隐匿之术,一击即走的刺杀之术。

  陈子云略一回想,便知刺杀者身份。

  是大食阿萨辛的刺客!

  他刚从百骑训练中出来,本就不擅于拼斗厮杀,面对此人只有跑。

  百骑暗点位于长安县所在的长寿坊,离光德坊有两坊距离,赶过去需一刻钟。

  可观望这阿萨辛的刺客,擅长隐匿之术,在人流中无法发现,他方才根本没注意到异样,喉咙就遭了一遭。

  一刻钟足够他死上三回了。

  陈子云念头百转,有关敌人的知识与逃脱方法飞速浮现脑海。

  阿萨辛是白衣大食的暗探组织,百骑在西域四镇曾与其有关交手。

  其处刑者,也就刺客,擅长隐匿人群之中突袭目标,一击得手便撤,修为下三品不等。

  到了中三品就是刺客教习,潜伏入侵重地行刺。

  该死,陈子云心中再度暗骂一声。

  这么一件小案对方怎么会派出入品武者来,文学作品精神暗示是煌煌阳谋,暴露也不过面子上挂不住。

  脸皮厚点,不要脸点,自有精神唐人洗地。

  暴露一个潜伏在长安的入品武者,就算最后对方拿到想要的结果,也是得不偿失。

  百骑派出他一个菜鸟,如同把处男送进三四十岁的妇人口中,自找死路。

  陈子云深深吐口气,理清杂乱思绪。

  一个小案子,加上他调查时呈现的普通人模样,不可能派出七品武者对付他,很可能只是个九品武者。

  那就能逃!

  京兆府就在光德坊,位于东南角,而他接近西边坊口,有一里远,外加人群拥堵,一路环境实实在在有利于对方。

  他只能向金吾卫武侯寻求帮助,以寻求庇护。

  金吾卫外府巡视长安,凡城门坊角,有武侯铺,卫士、彍骑分守,大城门百人,大铺三十人,小城门二十人,小铺五人。

  陈子云倏然身躯一颤,忍不住掏出小弩环视四方,视野角落处灰影一闪而过,毒蛇般伺机而动。

  “啊!”傍上有人见到陈子云手中的凶器,惊呼出来。

  “贼人,放下手中利器。”

  见热心的长安群众将要一拥而上,陈子云匆匆端起小弩佯做发射,趁着众人怒骂躲闪之际,掩面遁逃。

  陈子云转进路边小贩摊铺,三两下脱掉外套白衣,趁乱摸了一方铜镜用来观察后方视野。

  咔擦声骤起,一柄指头大小的细刀从角落里飞射而来,击中铜镜,蜘蛛网般的裂纹瞬间遍布镜面。

  陈子云吓得连忙弓腰,躲在卖西域玉珠发簪的摊柜后面。

  扫了眼瑟瑟发抖的西域摊主,陈子云眉头向上一挑。

  破碎的铜镜从小摊抛出,砸的一路人破口大骂,骚乱刚起,一袭麻布衣从小摊右侧闪出闪回。

  西域摊主看着上面几个破洞,本就白皙的脸庞愈加惨白。

  而陈子云早就趁此机会跑出小摊。

  噗!

  疾奔五十步,刚出坊口陈子云腰间忽地一痛,俯首望去,一柄小刀直插入肉,鲜血汩汩流出。

  陈子云环视周围,只能捕捉到那忽闪忽现的灰影,心中又惧又怒。

  百步外,五名披皮甲,持横刀的金吾卫武士值守坊角。

  这百来步如今对陈子云来说遥不可及。

  伸手掏进怀兜,取出一贯钱,用弩箭矢头划断细绳。

  陈子云高呼:“撒钱咯!撒钱咯!”

  十丈内路人盯着从天而落的铜币,纷纷趴下捡钱。

  灰衣男子身形暴露,兜帽没再遮掩面容,蜡黄的脸上惊愕之色显露无疑。

  陈子云持弩便射。

  “啊!”

  这是路人的叫声。

  五发弩箭,空二中三。

  只有一箭射中刺客左臂。

  灰衣男子扫了眼左臂,阴鸷的盯着陈子云,兔跃腾空,踩着路人的背就冲了过来。

  陈子云作势再射,灰衣男子受惊躲闪,未听见弩箭破空声,面容一怔,转首只见目标逃之夭夭。

  五名武侯见街道骚乱,快步来往撒钱处。

  见一穿染血内衣的男子高呼:“军爷救命,有贼人行刺我!”

  陈子云力道一疲,腰部受伤险些摔倒在地,幸得一武侯上前扶住他。

  “军爷,就是那灰袍胡人,一路追杀我一里路。”

  为首武侯打量两人一眼,一个英俊的郎君,一个胡人,内心有所偏向。

  “胡贼,伏首就擒,长安可不是尔辈猖狂的地方。”

  灰衣男子虚眯双眼盯了武侯几息,拔下左臂上的弩箭,弹出袖剑。

  袖剑在护腕上划拉两下,灰衣男子面不改色的行步上前。

  诸武侯持刀对峙片刻,见其张狂,大吼声杀,两前三后冲向胡贼。

  灰衣男子脚步鬼魅,在刀阵间行步来回,即使横刀划过身体,也未留下致命伤口。

  反而其手掌舞动,袖剑如毒舌吐信,咬了下武侯的手腕,后者便吃痛落下兵器。

  灰衣男子借势挽手勾住喉咙,袖剑再轻轻划过,三十招下五人性命一一丢掉。

  陈子云面色惨白,汗水如雨密布额头,见刺客步步接近,嘴角无奈一笑。

  “看来我不是主角。”

  捂着腰部的伤口,拾起落在地上横刀,陈子云踉踉跄跄站起来,横刀相对。

  “来,干我!”

  脑海回顾百骑训练时的大唐军制刀法,估摸自己能活几刀。

  怕是远不如方才的几位武侯。

  恰在此时,陈子云脑海忽其一片混沌,天地上下茫茫,无数颗星辰悬浮其中,呈白红黄青紫五色。

  群星中心,一颗白色星辰光芒闪烁,其上一道白光飞出投入识海。

  十八式大唐军制刀法一一在脑海呈现,唐初百将精选打造的杀人招式剖析成无数个瞬间。

  前劈、斜撩、迎刺、上弓、挽刀、回砍……

  记忆里训练场缓缓转变为边镇的厮杀场,习练也变成以命相搏。

  呼吸间,陈子云从一个熟练刀法的愣头青,成长为以横刀在边境拼搏一载的长征健儿。

  刀法已成。

  陈子云感受脑海里的混沌群星,相识之感浮于心头。

  这是!

  来不及感慨,敌人已至身前。

  陈子云忍痛扭腰斜劈,灰衣男子袖剑格挡,探手擒拿其喉咙。

  右手一松,压身低势避开灰衣男子的擒拿。

  横刀下落,反手握住刀柄,横刀自上而下划拉。

  敌人变招,袖剑顺刀下挡。

  此时上方大空,横刀斜上飞起,陈子云腾空闪过下盘突击,握刀空中斜劈。

  灰衣男子眼角沾着血,目光昏昏,迷茫的看着自己来到大唐的第一个目标。

  怎么和刚才东躲西藏的表现完全不同?

  小老弟,开挂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