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暗桩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2156 2020.06.23 22:27

  “许校尉,我入百骑半载,蒙恩受训,感激百骑的栽培教诲,然乐文一案我全力尽事,却效果平平,昭行大火,旅帅殉职,真凶自杀,期间种种自感无奈,有负都尉、校尉委以我的重任。”

  “旅帅如我父兄,今殉国捐躯,诚惶诚恐之际,心灰意冷,为报答旅帅之恩,我抚养李家孤女,却难以再尽责百骑重任,近来辗转反思,两恩难全,唯有叩辞百骑之职。”

  陈子云打着辞职草稿,有些惴惴不安,会不会太文绉绉?

  直接说,老子不干,想去看看世界?

  怕是被校尉直接一巴掌拍翻。

  张巡受了点伤,外加百骑据点不宜暴露,陈子云寻了个理由让其去医馆治伤。

  敲响百骑据点大门。

  崔老三探出脑袋,奇道:“正要去寻你,你就来了,驴车上装得什么?”

  “旅帅备着的甲弩。”

  崔老三诧异:“为何你不留着?”

  陈子云停稳驴车,想了想,不好对崔老三直言请辞的事:“旅帅走了,我估摸把他宅子的兵器处理掉,去去煞气,也避免十二什么时候不小心翻到。”

  “你找我何事?”

  “不是我,是陈都尉找你?”

  陈玄礼?

  陈子云眉头皱起,他可忘不了陈玄礼当初瓜分本属于自己的功劳给其他百骑卫士,以致轻视了王德明。

  较真起来,旅帅的死也有陈玄礼的一份责任。

  崔老三斜眼瞧见陈子云内衬里的血迹,也发现其往日眉眼间的抑郁之气一扫而空,道:“你今日心情不错嘛。”

  陈子云笑道:“打了几头畜生,心中烦闷缓解了些许。”

  “那我再告诉你个好消息,许校尉许诺你的那枚小还丹存放在我这,旅帅的抚恤和你的奖赏也安排下来了,而且你还可以选择一套炼体功法,等面见完陈都尉,你到我这把东西都领了吧。”

  “确实是三个好消息,不过,许校尉人呢?”

  陈子云感到诧异,这种施恩手下的机会竟然都放过了。

  崔老三小声道:“王德明服药自杀,陈都尉大怒,派他去江南处理事务,没一年半载回不来。”

  陈子云颔首,自己上司死了,上司的上司被外派,那辞职只能找顶头老大。

  可一想到陈玄礼三品武修的恐怖实力,陈子云心头压力巨增。

  “那我先去面见陈都尉。”

  “行,这里我来安排。”崔老三一人抱下沉重的箱子。

  陈子云走进内堂,穿过长廊,到了有两名卫士把守的里屋。

  “都尉召见我。”

  一名卫士抬手阻拦:“都尉在办事,你且在这候着。”

  陈子云点头表示明白,走到一旁安静等待,透过门缝能见到玄衣云履的陈玄礼以及一个面色愁苦的百骑卫士。

  房内没有刻意禁声,对话传入陈子云耳朵。

  “都尉,你的意思是叫我去做暗桩?”

  陈玄礼淡淡道:“不好吗,你本来就是以鹞鹰之能入百骑,做暗桩不恰好符合你的能力。”

  鹞鹰,听到这词,陈子云好奇细细打量那名卫士。

  嗯,容貌只逊色我一两分,怪不得能做鹞鹰。

  鹞鹰亦指凭借容貌勾引他人,引其入陷阱的搭手,美人计中的美人,美男计中的美男。

  陈子云在百骑的本职就是鹞鹰。

  “可是我应许我夫人不再做暗桩了,不然她就与我和离,都尉就当可怜我吧,百骑能人众多,可否派其他人去当暗桩。”

  “既然你这么不情愿,我也不强人所难,”不等鹞鹰露出喜色,陈玄礼复又道:“我们在阿非利加的人手不够,你去阿非利加明刀明枪的对付大食吧。”

  “都尉,既然如此,我只有请辞百骑了,正好我答应我夫人带她游历山水。”

  陈玄礼眉头微蹙:“你确定?”

  “望都尉成全。”

  “好,我知道有一个地方三面环海,山林繁盛,民风淳朴,物源充足,百姓不用耕田都能自给自足,恰好我认识的一个商队要前往彼处,顺路捎上你。”

  陈玄礼面上淡淡的笑意让门内外两人如遭晴天霹雳。

  “来人,带周驰旅帅下去。”

  门外的两名卫士进屋拖人,顺道让陈子云进去。

  陈玄礼掸掉衣角上的灰尘:“你恰好来据点?是有何事?”

  陈子云恍然醒悟,断掉不该有的念头,急道:“询问下李旅帅的抚恤到了没,我给了李氏宗族一百贯以取得李家孤女的抚养权,现已囊中羞涩。”

  陈玄礼嗯了一声,指着旁边桌上的两份卷宗:“先把卷宗看了,我再同你说事。”

  “喏。”陈子云走到一旁,平复心情细细研读两份卷宗。

  都是乐文案的后续。

  但随着陈子云越读越深,身上汗毛渐渐立起,内心波涛翻涌,感觉云端之上有一只无形大手操控着一切。

  一刻钟后,陈子云心中骇然的合上卷宗。

  陈玄礼缓缓道:“王德明私贩异族来往大唐,此番借助乐文书斋售卖书籍一事勾搭上了外国奴隶贩子阿尼德顺。”

  “阿尼德顺在长安与中天竺之间兜售佛教经书,私下却是中天竺最大的奴隶贩子。”

  天竺国家众多,但大体分为五天竺,中天竺占地最广,实力最强,其余四天竺都或多或少派遣使者朝贡大唐,就他一个人稳着不动,颇有后世子孙自大无知的风范。

  又或兴许面子上抹不过,毕竟曾经被王玄策一人灭了一国,好歹作为天竺霸主,拉不下脸。

  两国没有外交来往,阿尼德顺能在彼此做生意,人脉也是不凡。

  “严刑拷打下,阿尼德顺承认是与王德明有合作,偷运修士以及天赋绝佳的孩童到长安,他们以往已经有过四次合作。”

  陈玄礼目光一凝:“而他之所以亲自来长安洽谈,乃是看中王德明的大手笔,曾经接纳过中天竺的战俘,一个三品武修。”

  即使看过卷宗,陈子云也是脑袋炸裂,精神恍惚。

  修士手段虽超凡,但也不及人力之众,除了小规模战争,在战场上作用不大,万箭齐发下不到上三品必死无疑,即使到了上三品,几轮骑兵冲击下也会力竭而死。

  这还是武修,术修和道修在战场上只能起到辅助作用。

  所以三品武修被俘虏不算惊闻,但当做奴隶卖掉就耸人听闻了。

  大唐上三品修士也不过数十人,哪一个不是宗派掌教、文坛领袖、边疆重将!

  挂一个都是修行界大地震,现在告诉天下修士他们苦苦追求的不过是人家的奴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