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万神殿赐福法器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2104 2020.06.18 23:04

  安翠住的屋子不大,陈设极其简单,一个卧床,做饭的土坑,插香的小鼎,以及几瓮大大小小的罐子。

  小鼎靠墙,香灰填满以至于洒落到外面,墙上贴着一副胡人神像,胡神背生十字莲花,容貌栩栩如生,悲悯的望着世人。

  房子简陋,三人一下就检查完毕。

  张巡望着神像图,叹息一声:“看来没有安翠小姐在哪的线索。”

  陈子云见李从道蹲在土坑前,聚精会神的盯着灰渣,眼睛凑上去瞧了瞧,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李从道用烧了半截的木材刨了两下灰渣,露出下一层的残渣:“你看烧的是什么?”

  陈子云仔细打量一遍,不确定道:“纸或书?”

  用书来烧火,简直比圣人还奢侈,一本书再怎么也能当厕纸卖几钱,而且看样子还不少。

  毁灭证据?

  安翠真的有问题?

  李从道合上双眼,体内元炁悄悄展开,一寸寸搜索房间。

  俄而,李从道睁眼再次看向土坑,稍微迟疑片刻,将整堆灰渣刨开,露出乌黑的泥土。

  木材敲打地面两下,两声清脆的响声让屋内三人面色一顿。

  拂开表面一层焦土,下面垫着块烧黑的青砖。

  李从道摸索青砖,找到砖缝,伸指轻轻一扣。

  青砖下埋着一方乌木方盒,尺许长,制作盒子的木工显然手艺不精,只能隐约猜出盒上镂着一座山峰。

  陈子云敛容屏息的等李从道打开木盒,看到里面的东西微微一愣。

  一块不同大唐风格的金器,一个树枝编织的花环。

  待瞥见李从道凝重的仿佛滴出水的脸色,陈子云明白这两样东西并非他想的的那么简单。

  张巡一旁迟疑道:“莫非这是一件法器?”

  法器?这一块涉及到陈子云的知识盲区了。

  “云龙兄能否让我细看一下。”

  李从道点头递给张巡,他也只识出这是件法器,但一个普通女子拥有一件法器,又和乐文书斋有联系。

  他不得不深思。

  张巡拿起两样东西,仔细端详,不放过一点细节。

  “若巡没认错,这件法器应该是拂霖万神殿的赐福法器。”

  “拂霖万神殿,倒是和安翠的身份相符,不过……”

  陈子云目光移到墙上的神像图:“一个拥有万神殿法器的人怎会信奉景教之神?”

  万神殿存有拂霖所有神灵,景教天神自在其中,但万神殿属于奥林匹斯众神体系,安翠的行为近似在老子像下敲木鱼。

  张巡笑道:“浩南兄想差了,这赐福法器并非属于安翠小姐。”

  李从道着急问道:“为何?”

  “两位贤兄是否知万神殿有一女神,其名唤雅典娜。”

  陈子云答:“智慧与战争之神。”

  “没错,而拂霖有一传统,贵族子弟会经受万神殿洗礼,其中有天赋绝佳者会赐予赐福法器。”

  “赐福法器是一个藤环,由橄榄枝编织,额前镶枚寸长的圆形金器。”

  “金器刻猫头鹰代表智慧,刻蛇代表战争,类似我朝的道修和武修。”

  陈子云一看金器,几根抽象线条,从某一角度看却是有几分像猫头鹰。

  李从道略有所思:“这法器虽一分为二,陈旧破烂,也就五年左右的样式,和安翠年龄相差太大。”

  张巡:“没错,当是安翠小姐的儿女之物。”

  如果只是简单的赐福法器,那还好,还不准长安住几个有故事的人嘛!

  陈子云紧张的心情一松,打趣道:“写传奇小说懂得都这么多吗?”

  张巡拱手笑了笑:“略知一二,略知一二。”

  李从道环顾四周:“这屋子不像有孩子住的样子啊。”

  陈子云表示赞同,对一个成年人来说都显得寡淡,安翠肯定活着很累,他还记得听到头发花白、满面风霜的安翠说她只有三十岁时自己的吃惊。

  张巡抿嘴思索一阵,也是摇头:“我没听安翠小姐提起过她的孩子。”

  陈子云打量房间仅有的几样东西,目前发现一个万神殿赐福法器,安翠疑似有孩子,再无其他东西,这安翠有秘密,就不知是否牵扯乐文书斋了。

  此刻三人思绪全无,房间一时间静的出奇。

  “线索还是断了,看来只有发布百骑人手全城搜索,不过当下最要紧的还是乐文书斋的事,一个拥有法器的妇人不值得现在耗费大精力。”李从道心想。

  “目前没发现此女与三大主编、十国商人有何瓜葛,即使上报,陈都尉也不会重视,顶多留心后续抓捕缉拿。”

  盯着胡神天尊神像图的陈子云突然出声:“张兄,你可知景教有一习俗?”

  “景教习俗不少,巡不知浩南兄指的是哪件事?”

  “祷告,景教每座寺庙都有一座祷告室,信众在其中向景教天尊述说自己的罪孽,请求宽恕。”

  “此中秘事,不传天,不落地,不入旁人耳。”

  “只有代天尊传音的景僧能知。”

  “虽然安翠不一定祷告相关的事,但也是目前唯一查下去的法子。”陈子云看着天尊神像:“长安的景寺也有好几座,我们又要一座座去找?”

  张巡垂目:“巡倒知是哪座景寺,闻香烛的残香,应该是义宁坊的景寺。”

  李从道愕然道:“张兄莫非是术修,对香烛有所专研?”

  张巡连忙摆手:“子不语乱鬼神,巡读书人,哪会饲养供奉鬼神,只是我家邻家夫人信奉景教,常去义宁坊景寺上香敬神,我常闻到,久而久之就认得出了。”

  陈子云挑了挑眉毛,语调顿挫:“哦。”

  “浩南兄不要误会,我只是对女子身上的味道十分敏感。”

  “我懂我懂,戳到你G点了嘛。”

  李从道将木盒放进隐藏处,重新用青砖、泥土、灰渣掩埋紧密:

  “天色将晚,义宁坊距此七条街,我们早点走以免宵禁。”

  “等等,”张巡奇怪道:“浩南兄方才不是说过,秘室之事只有代天尊传音的景僧知晓,不传旁人,我们还去干吗?”

  陈子云暗中收好李从道偷偷递给他的赐福法器,眨了眨眼睛:“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李从道督促道:“我们自有办法,张兄若想去,跟上便是。”

  还有我们百骑撬不开的嘴?

  ……

  李从道向面前的白袍景僧恭敬施了一礼,心中叫苦。

  中品术修,高我整整一个大境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