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阿非利加安排?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2786 2020.06.15 20:31

  “陈道之,速速醒来。”

  疲惫入睡的陈子云昏昏睁开眼眸,见到李从道在地铺边上呼喊他的名字。

  偏头侧目,吓一跳。

  一个满脸是血的熟人不甘望着他。

  正是李从道从京兆府要来的刺客尸首。

  “陈都尉到了,去后院清醒下准备汇报案子。”

  陈子云应了声,出门穿过条回廊来到后院。

  崔老三后脚跟来,捧着一套玄色衣物放在井沿上。

  “李旅帅取来给你换的。”

  “谢过崔三哥。”

  陈子云先洗了把脸,脱掉染血内衣,将身上多余的血迹擦掉,小心翼翼避开伤口。

  换好衣服后的陈子云重新回到房间。

  房间里多了十来个人,以一个正容亢色的华服男子为中心。

  华服男子庭额饱满,面上须发乌黑,眼角有些许皱纹,带着股凛然气势,坐在那如同老虎盘踞。

  想来便是李从道口中的陈都尉。

  百骑不同大唐军制,官职卫士、旅帅、校尉、都尉,没有队正、火长。

  纯特务组织百骑不同锦衣卫那般还负责监察天下,并非各地都有驻扎,何处有事发生方会派人。

  通常州级事务旅帅便能做好,校尉负责府级城市,都尉大致十道及各都护府。

  盖因长安特殊,才需都尉负责。

  陈子云顶头上司是百骑旅帅李从道,也认识长安县许校尉,陈都尉还是第一次见到。

  李从道站在外围,见陈子云一身玄衣进来,眸子里闪过异样光彩,伸手将其拉到自己身侧。

  一个垂头丧气的书生半跪在陈都尉身前。

  陈都尉的声音充满磁性:“月初,国子祭酒杨瑶光上奏圣人明贴经考试不应问孤经绝句或年月日等偏题,而应重视述作大旨。”

  陈子云听过这事。

  开元十七年三月,有一文一武两件大事。

  文是国子祭酒杨玚(字瑶光)上奏改革科举,实际上其从去年十二月便开始起奏限制流外出身。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今年从及第限额谈到考试改良。

  朝堂上下文人学生对此争论纷纷,各抒己见,口水仗从三月初打到三月底。

  武乃皇唐大胜。

  三月二十四日,三品武者信安王率军深入敌后,破石堡城,据守要害,吐蕃不得进,圣人大喜,更名石堡城曰“振武军”。

  吐蕃这些年与大唐有来有往,圣人年初派调朔方、河西、陇右节度使,石堡城一役,攻守之势易形,现在大唐游骑可随意侵扰吐蕃属地,局面大大改善。

  大唐军事有优势,处于天下半无敌状态,奈何疆域太广,敌人太多,且都不弱,战事处上风,却难像唐初那般频繁灭国。

  南边蛮子不用多说,上月嶲州都督张审素大破西南蛮,拔昆明盐城,灭敌万人,南诏尚未建国,六部是忠实小弟。

  称臣的突厥内部常有骚动,早已不符初唐时的那般大敌模样,苦求和亲不得,前些年吐蕃号召一起攻唐,还把人反告了,两国大体相较和平。

  突厥的兄弟突骑施则三年前刚寇边境四镇,三镇的人畜储积皆被掠夺。

  东北部契丹、奚族同样不得安宁,契丹可突干或叛或立,相随四王,大唐不喜其行为,待其不礼,于是可突干时常胁迫奚国在大唐、突厥间反复横跳。

  渤海王大武艺一代枭雄,开疆拓土,实乃东北一霸,所幸新罗是头号小弟,看着渤海国。

  万里外日益膨胀的白衣大食则与安西都护府有少量不为人知的交锋,代理战争打了几场,整个世界都清楚,两大帝国继续扩张,定会因西域这个连接东西世界的聚宝盆大干一场。

  如此,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大唐与欧罗巴大陆的拂霖、海西两国结成盟友。

  四海称臣,却不常听话,便是大唐的现状。

  而这些才是百骑关注的正事,乐文书斋只不过一个菜鸟入手案子,谁想炸了条大鱼出来。

  回到这头,陈都尉懒散道:“我派你去查那些文人背后是谁在主使,针砭杨瑶光不够,还将矛头对准圣人,你做的如何。”

  书生汗流浃背:“都尉,卑职这些天尽心竭力,已查明那些大家子弟都是得了族中长辈的暗示。”

  陈都尉笑了笑:“半月来你和那些文人出入平康酒楼,风花雪月,花了上百缗,你给我的答案是大族虚无缥缈的暗示。”

  “我也给你个暗示,大食征服了阿非利加北部,透过米斯尔威胁海西国。”

  书生骇然:“都尉,再给我五天,不,三天,我会找到确实证据的。”

  陈都尉不言,微笑看着他。

  旁边两个精壮卫士出列,拖着书生往外走。

  这是派去非洲了?

  陈子云内心翻江倒海,那他靠脸蛋进百骑的,若办事不牢,岂不是要以美色去诱惑非洲女人。

  口区!

  射射,有被恶心到。

  陈子云神情微变,心底的一丝懈怠烟消云散。

  他非不想为中非友谊添砖加瓦,实乃长安不宁,需他效微薄之力。

  陈都尉视线从书生身上移到刺客的尸首上。

  旁上有人递上一册文牒,为其说道:“百骑卫士陈道之,字子云。”

  “岁二十有三,父陈落,年前蜀州鹰巢一役战死,父死子替,以俊秀入百骑,上旬任职,查乐文书斋外商暗探。”

  陈都尉翻开文牒:“刺客怎样?”

  “大食人,无任何身份牒书,右手无名断指,袖剑暗器应是阿萨辛刺客,九品武者。”

  “身上伤口九处,左臂箭伤系陈道之百骑小弩所致,身上七道浅显刀口金吾卫武侯所伤,致命伤乃头颅横刀斜劈。”

  此人将陈子云上报的详情以及京兆府的记录文牒事无巨细背诵出来。

  “陈道之。”

  陈都尉放下文牒,出声道。

  陈子云出列行礼:“卑职在。”

  陈都尉上下打量其片刻,复又道:“给他把刀。”

  旁上有人解下腰侧挂着的横刀。

  陈子云茫然接过刀来,不知所措。

  还未等他向李从道递眼色询问,一道凌冽刀风扑面而来。

  下意识退步蓄力,举刀格挡。

  锵!

  横刀出鞘,再次挡住陈都尉袭来的一刀。

  陈都尉嘴角挂着一缕若有若无的笑容,刀法朴实,简简单单的劈砍撩,隐隐能见到几分大唐军制刀法的影子。

  陈都尉至少是中三品的武者,可力道速度与我相当,更无半分气势,这是在试我刀法。

  陈子云心中稍定,见招出招,迎合都尉大佬偶然兴起的趣味。

  十几招后,陈都尉挽一朵漂亮刀花,绚烂绽放,杀机不显,陈子云却难以逃离这寒芒炸裂的刀花。

  刀背拍手,武器落空。

  陈都尉扔刀击中陈子云掉落的横刀,两把横刀飞起,直直插在旁人手中刀鞘里。

  “不错。”

  陈都尉酷酷的点评。

  “谢都尉指教。”

  “数月习练,刀法能到命黄境,天资上佳,待本案完结,你可选本体炼功法,功法入门后就算九品武修了。”

  天下修士分武修、术修、道修,各家各派修行不一,百年前未有统一划分。

  前隋炀帝有大志,立修士九品。

  到本朝,太宗皇帝分武修九品,以玄甲军为例。

  九品当三士,八品当九士,七品十六士。

  六品当三十六士,五品当四十九士,四品当六十四士。

  到上三品,步卒无法围杀,以骑兵当之。

  三品八十一骑,二品百八十骑,一品四百骑。

  玄甲军装备精良,武装到牙齿,随太宗皇帝打下大唐江山,精锐中的精锐。

  百年发展,长安禁军兵器胜过先许,却未历战事,边军身经百战装备却比不上,

  只有边镇牙兵胜过玄甲军一二,而此类精锐皆能以一当十。

  如今陈子云习会黄阶刀法,也不过当一士,两个精锐围杀他必会陨命。

  因为,破不了防啊!

  横刀怎么破铁甲!

  砍到别人甲胄上顶天擦除火花,精锐士卒久经厮杀,自会防守护甲薄弱之处,黄阶刀法难以钻进防御漏洞。

  武修不比术修、道修有分明的等级划分,后二者修为到了一定层次,体内元炁、正气既有变化增长。

  武者下三品命黄境就是淬炼体魄,术修称呼炼精化气,道修称呼养气修身。

  体魄强到能敌几士,武者修为就到几品。

  陈都尉承诺的炼体功法是解了他技术丰富,体力不足的燃眉之急。

  陈子云真心诚意:“谢都尉赐法。”

  “现在,说说你调查的结果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