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真相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2264 2020.06.20 00:46

  伊勃勒冷哼一声,不再理会狂徒的话,转身欲回到寺中。

  陈子云见此,高声道:“伊方丈,不想让波斯之名、景寺之名传响长安吗!”

  伊勃勒猛地刹住脚步,身体不由轻颤,两步迈回陈子云面前,红眼道:“希望你不会又狂吹,不然景寺虽小,也能上奏鸿胪寺拿办二三狂徒。”

  陈子云绕过挡在自己前面的李从道,笑道:“我们看上去像不知趣的人吗!”

  他也没再继续刺激对方了,快速跳到重点:“青年向东求道,六百年前亦有一老者骑青牛西出函谷关,西出传道。”

  “一东一西,一老一少,岂不玄妙。”

  伊勃勒气势一敛,眉头紧紧锁住,他不是蠢人,能隐隐察觉到陈子云话中之意。

  “可是老子化胡是谣传假经。”

  “那不过是佛门说辞,武后敬佛,先帝与当今圣人从武氏手中夺回李唐江山,贬佛崇道,佛门如何能和道门相提并论。”

  李从道和张巡震惊的望着侃侃而谈的陈子云,他们已经领悟到陈子云想做什么,这操作!

  好骚啊!

  若是成功,对长安境内诸多宗派不亚于一场地震。

  陈子云趁热打铁:“再说一个故事是假的,两个相隔万里的故事那就是半真半假了。”

  “售卖丹药的楼观道可是道门里最富庶的宗派,他家的立派之本就是老子化胡经,有什么事,他们冲到最前面,你一个小小景寺方丈,还轮不到你上场。”

  “再说了,一署二山三道五派,还有其他道门,就会坐着看戏?”

  陈子云给其注入一剂强心针:“我大唐皇室可是奉道祖为祖,你家天尊子相当于道祖徒孙,说不得景教能获得和道佛两家一样的殊荣,受宗正寺辖属。”

  伊勃勒面色一变又变,最后长吐一口气,眼眸清明:“天尊在上,敢问善信士姓名?”

  “陈顺溜,字浩南。”

  “陈信士所说青年故事可有古籍载录。”

  “我曾在鸠摩罗什翻译的马鸣菩萨经书中见过,好像拜火教经书中也有记载。”

  给了你出处,到时候你自己慢慢编!

  伊勃勒手指胸前额头点了四下,画成十字:“陈信士真是天尊派来指引我等迷途者的弥施诃。”

  李从道竖起大拇指,张巡悄悄道:“浩南兄是我认识人里最适合写传奇小说的了,真的是张口就来。”

  陈子云默默接受虚大的夸奖,他这法子对伊勃勒大有裨益,如此攀关系,结交楼观道与皇室,多少人想得到。

  何况以他波斯王子的身份,亲近皇室,又不知能从大唐这索要多少好处。

  天尊在上,我有负国家啊!

  至于什么为了信仰的纯净,伊勃勒排斥此法,陈子云一文钱都不信。

  做销售他就发现一件事,钱到位,性取向都能变。

  只要利益足够,神也并非不能卖!

  伊勃勒摘下脖子上挂着的十字白银项链,递给陈子云:“此物是昔日一高德景僧受我父王恩惠,赠予与我,来历不凡,沾有神圣气息,疑似天尊子圣徒之物。”

  “陈信士得天尊传授秘识,与我教有缘,就送予陈信士,若信士有朝一日参透世间繁事,景寺之门随时为你敞开。”

  陈子云乐呵呵的将封口费揣进怀里:“伊方丈放心,今日我等来找安翠姑娘,方丈见我等有缘,给我们讲了往昔天尊子秘事。”

  伊勃勒轻轻颔首,念了声天尊保佑,将安翠之事缓缓道来。

  安奈娅二十五岁前是罗马最幸福的女人之一,她父亲是个商人,有五艘船,航行陆中海,在罗马、法兰克、埃及之间兜售货物,是城里最有钱的几个人之一,从小不愁吃不愁穿。

  等她长大,父亲用一笔丰厚的嫁妆让她嫁给了一个贵族,她从一介平民跃迁到贵族夫人。

  更难得的是她生下了一个男孩,天赋绝佳,有机会成为大祭司的孩子,那个孩子是城里百年来唯一受到万神殿的赐福。

  安东尼·西塞罗,天神赐予她的天使。

  然而就在她二十四岁那年的丰收庆典上,她丢了她的天使。

  她疯狂的找,只看到一个坐着马车,嘴里说着神奇东方语言的男人扔掉安东尼的橄榄头环。

  安东尼就在马车里,可他丈夫派了几百人搜索,也没有那个东方男人的影子,只从城里的贵族口中知道他的国家。

  离罗马万里之远,国力盛传比罗马的敌人大食更强。

  所有人都劝她放弃安东尼,再生一个。

  而糟糕的事一再又再,父亲驾船陆中海,被罗马军队征用,随后与大食船队交战。

  罗马大胜,父亲死了。

  过了不久,丈夫移情别恋。

  她只剩下在东方死活不知的安东尼。

  安奈娅在一个夜晚,仰望群星下定了东行的决心。

  这个从未走出城池十里外的女人,随着一支景僧队伍,向东出发。

  数万里路途,沙漠、军队、盗贼、野兽……

  十余人的队伍中只有安奈娅托庇于一支军队,到了大唐,传说中的国家。

  无数抽插夜晚,她望着东方,无名的力量让她坚持下去,用肮脏的身体向天尊请罪。

  几千个日夜中,唯一的欢乐在梦里,她找回了安东尼,回到罗马,成为大祭司的母亲。

  大唐繁盛,一介异国女子也能求活,靠着景僧教授的一门法术,她用橄榄头环指引方向。

  离开故乡五年,她到了长安,在一间金器店中找到了安东尼的金牌。

  经历无数绝望的安奈娅再一次摸干眼泪,一边在长安求活,一边寻找自己的孩子。

  皇天不负有心人,蹉跎两年,安奈娅在一处书斋见到了无法忘怀的那张脸。

  ……

  陈子云仰起头抽了抽鼻子:“今晚的风沙有些迷眼。”

  张巡握剑的手青筋暴露:“不知书斋谁人如此畜生,不当人子!”

  李从道和陈子云对视一眼,一切总算说通了。

  十国商人、阿萨辛叛教刺客、寻儿异国女子……

  那三大主编有人是私贩人牙子,接着书斋售卖国外的机会勾搭外国奴隶主,借书斋的渠道将奴隶运进大唐。

  安翠发现了他,而陈子云误打误撞在此时打听三大主编,又和安翠有沟通,为防万一,对方冲陈子云下手。

  可惜的是安翠并未在祷告中说出名字。

  虽然十有八九就是曾游历各国的王德明。

  李从道抬头见当空圆月,就算知道对方据点在昭行坊,可一时半会也查不出具体位置,百骑全都盯着其他人,只能请奏先行封坊了。

  张巡道:“两位贤兄,安翠小姐恐怕已经遭遇不测,待明日一早我们就去寻那恶徒,替天行道。”

  陈子云眯着眼睛:“君子报仇,一夜都晚。”

  “可是,此刻已过子时,街道宵禁了。”

  陈子云掏出一面令牌:“张兄不知鬼市有卖仿制的通行令嘛。”

  张巡大笑两声道:“如此正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