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漂到失联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3269 2020.06.25 23:27

  如果说皇城是长安政治中心,东西二市是经济中心。

  那么平康坊就是长安的文化中心。

  这里总是飘荡着靡靡悠远的曲调,充斥着沁香的脂粉气味,偶尔茶围里流出的佳作诗篇会以最快的速度传响长安,再由书斋刊印传响大唐乃至全世界。

  陈子云心神有些荡漾,他不是第一次来平康坊,也是第一次来平康坊。

  作为特务,长安的文化中心自是牢记,即使平康坊的大小事宜熟透于胸,陈子云仍旧虚心向常客张巡指教。

  两人自平康坊西门而入,转过十字街口,面对的就是人群泾渭分明的平康坊三曲所在。

  张巡遥指南边林立的琼台玉楼:“南曲是平康坊中档层次,接待的都是些官宦士人、豪富之家,约莫消遣一次需十余贯到百贯贯不等。”

  陈子云望着窗帷飘飘的高楼,暗自咋舌,他全部身家也不过四五次。

  张巡见陈子云囧样,嘿嘿一笑,复又指向东边曲水淌过的院落群:“南曲你只要有钱,又或在长安当个五品官,还是能入幕做常久恩客。”

  “但中曲非王公贵族、大修士、颇有盛名者,连打茶围的机会都没有,那里面的姑娘都是有修为在身,若非她们倾心之人,不得入帷。”

  乖乖,修士啊!

  陈子云好奇问道:“卖艺不卖身?”

  张巡晃晃头,不确定道:“兴许前几名花魁是吧,我也只是听朋友吹嘘,我大兄区区一个监察御史连排队的资格都没有。”

  陈子云搓搓手,兴奋道:“巡弟,那我们……”

  张巡迈向北面的曲巷:“北曲,价格实惠,姑娘身体贼润,适合我们这些穷困书生。”

  陈子云略显失落,中巷是娱乐圈的话,南巷就是会所嫩模,北巷就是高等次的大宝剑。

  不过相比长安其他地方的勾栏外卖、暗娼快餐,已是不错的选择了。

  陈子云想到这,心情好转,连忙跟着张巡走进一幢绫罗挂边的镜水阁。

  ……

  入夜,华灯初上。

  镜水阁门口,一群姑娘嬉笑着送走客人。

  两个捂脸撑腰的男人走在平康坊大街上,路人瞧见,露出会心一笑。

  张巡安慰如丧考妣的陈子云:“子云,我第一次也这般,不是你的问题。”

  陈子云欲哭无泪:“她们五个人欺负我,不然我不会这般快的。”

  张巡也要哭了,谁想得到你凭借一张帅脸比镜水阁里所有客人都受欢迎,姑娘们争先抢后,要不是她们给你打了对折,我身上的钱都不够。

  “子云,我身上钱财耗尽,与大兄争吵后,也不好在家中写小说,可否在你家住上一段时间,我好专心写传奇探案小说。”

  陈子云瞥了其一眼,怪不得请我客,在这等着我呢。

  “说的我不让你来,你个臭弟弟就不会守在门口。”

  张巡:“嘿嘿,以后就多叨唠子云了,你放心,小说作者我会取我们两人的组合名,你要做生意,我常见大兄巡按长安商人,也对这些有所了解,能为你出谋划策一二。”

  “行行行,”陈子云摆手,不在意张巡对自己能力的推销,随口道:“你就是我府上的幕僚呗。”

  张巡啐了一口:“非三品以上大员、宰相都护的幕府,我不会入内的。”

  “那我家庙小,容不下你。”

  张巡赶忙搂住陈子云肩膀,吹捧道:“说笑说笑,子云你志存高远,有房杜二公之貌,未必不能封侯拜相,我也算提前入府佐助。”

  陈子云摇头:“巡弟,小说存名气一道终是偏门,考明经进士方……”

  陈子云话语一顿,整个人忽的怔在原地,见张巡望过来,欣然回笑:“走走,回去歇息。”

  意识深处,亘古漂浮的星云中心处。

  象征陈子云的星辰光芒闪烁,一条虚线横跨意识星空,将其与另一颗星辰连接起来。

  缕缕白气从连接的星辰传输到中央星辰,凝聚成团,汇成一团与当初陈子云顿悟大唐军制刀法的差不多大小的白气。

  另有两条虚线连接着亮度远不如这个星辰的小星辰。

  原来如此,玄灵转运是转这些历史上大名气的气运,方才汇聚成能顿悟功法的白气。

  张巡历史上官做的不大,却好歹入驻了凌烟阁,还从祀历代帝王庙。

  怪不得能凝聚成白气,十二和杜大娘的寥寥白气和他相比,简直就是一杯水和一泓湖泊的区别。

  招募名人?收纳贤才?

  陈子云明白自己金手指的真正用途了。

  思索间,回到长寿坊院宅,嘱托杜大娘为张巡常备一间卧房后,陈子云兴冲冲跑到自己房中。

  拉下门栓,从床下摸出一本空白的书籍。

  陈子云忍痛用小刀在手上划一道口子,几滴血落在书卷上,慢慢浸入纸张中。

  原本空无一字的书页渐渐浮出密密麻麻的小字。

  百骑防止功法外泄的手段,分灵封禁术。

  提前种下禁制,无本人滴血显字,只能强行毁坏书卷。

  陈子云催动脑海里的白气,再看向原本如同天书的九转元功,已是一目了然。

  剥后天群阴,返先天真阳。

  陈子云深深吸一口气,如巨鲸吸水般,充斥虚空的元炁涌入他的身体,一道道神奇的劲力在经脉中诞生。

  陈子云服下许校尉赠予的小还丹,这枚对于下品武修最适合的淬体丹药刚一入口,化为缕缕精纯元炁融入五肢躯体。

  伴随一阵噼里啪啦的骨头阵响,陈子云倏地睁开双眸,精芒一闪而过,借着淡淡月光能轻松目视房间内的事物。

  九转元功不亏是圣阶功法,自己靠着白气也才刚刚入门,一转的全部法门都只参悟了一半。

  我还不算真正踏入九品武修,九品武修象征性标志是一马之力,我估计只到一半。

  仅靠这气力,我估计相当一个披甲武士,但加上黄阶的大唐军制刀法。

  我,已入九品。

  陈子云激动的有些睡不着,沉浸在未来美好的生活里。

  翌日,平康坊,镜水阁。

  陈子云掏出五缗飞票:“姑娘们赚得都是些辛苦钱,我不屑让她们打折,这是昨日添补的。”

  两缗飞票:“找两个姑娘,好好服侍我的这位兄弟。”

  十缗飞票:“我要打十个。”

  好不容易迈入九品,成为真正的修士,要好好犒劳自己一下,顺便报仇雪恨。

  【开元十七年,四月十五,阴

  今天放松一下,明天开始努力赚钱。】

  【四月十六,晴

  我和张巡去西市考察了一下市场行情,结果被胡姬拉入小巷子里了,不是我不想努力赚钱,她们实在太大了,张巡说胡姬味道太重了,他再也不会让这些异国漂泊的胡姬感受长安男人的关怀。】

  【四月十七,大雨

  下雨天出不了门,只好再次关顾镜水阁的小姐姐。】

  【四月十八,中雨

  张巡说他受不了,嘴上这么说,身子还不是成熟的跟我去。】

  【四月十九,身体确实有点遭不住了,休息一天,我想认真思考赚钱的法子,但整天脑袋胀痛,昏昏沉沉的。】

  【今天换一家。】

  【我已经花了一半身家,四十贯,足够去西市买匹上等战马了,同样骑马,战马我能骑十五年,觉得有些小亏。】

  【我的卧底资金花光了,身体有些亏空,看来一次最好只骑一匹马了。】

  【陈傻缺,你个王八蛋竟然挪用旅帅的抚恤去南巷,你非人子,狗鼠辈,小畜生,你能无愧对视十二清澈的眼睛吗!

  平康坊真是长安最堕落的地方,你在北曲逍遥快活后,就想去南曲,南曲久了也无法满足你,就会向往中曲,中曲那些花魁之后呢,会不会想些离奇古怪的玩意。

  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孔老爷子诚不欺我。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不过有一说一,会所的姑娘确实更润。】

  【四月二十八,戒色第一天,准备找渠道入伍彍骑。】

  【四月二十九,戒色第二天,旅帅的一位旧友是彍骑旅帅,我准备走这条路。】

  【四月末,路遇一位镜水坊的姑娘,热情的邀请我去她姨娘新开的叁十叁院,盛情难却,我勉为其难的带着闭关写小说的张巡去捧场,叁十叁院说是院实际是三幢小楼,每幢小楼有十一位姑娘,各有精彩。

  另,遇见一个有趣的白衣男子,险些成为同道中人。】

  《长安风月鉴》

  陈子云:“新开的一家平康坊北曲青楼,可以说得上独辟蹊径,三幢小楼三十三位姑娘,来自天南海北,屋中陈设也是用各地特有之物以及风俗来装饰,说着乡音扯着龙门阵,我恍惚间以为自己回到了蜀州。

  叁十叁院的姑娘让我想起家乡隔壁的姑娘们,

  唉,离乡半载,也不知家乡那几位姑娘如今如何,几年后回到家乡那几姐妹可能已经嫁做人妇了。

  这里对思念家乡的人来说是一处绝佳的怀故之地,对于想在一间风月场所体验到大唐各地风土人情的人来说,也是一处不错的选择。

  可惜的是布局不够细心,蜀地普通人家会养竹熊吗,摆一个竹熊雕塑吓我一跳。

  还有姑娘和蜀地的姑娘技术风格上有些区别。”

  张巡:“此地明显参照了写异国传奇小说,打造各地样式来吸引客户,可惜形仿的很像,但内涵稍逊色,没有蒲州女子的大气,黄河儿女竟然像江南女子样轻声细语。

  除了这点,其他都不错,特别是女子身上的白面饼味,想起少时邻家夫人常常送的白面饼子,让我有了吃她的冲动。

  最后,三十三人总难以囊括我大唐万里河山,望速速增加。”

  白衣男子:“岩扉松径长寂寥,惟有幽人自来去。”

  陈子云,乙上。

  张巡,乙下。

  白衣男子,乙下。

  叁十叁院,乙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