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发现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2396 2020.06.20 23:41

  寅正,天际泛白。

  兴化坊的一处偏僻宅子,一夜灯火未熄。

  虎背熊腰的许校尉披着细鳞全身甲,面甲仿着吐蕃样式,只露出一双眼睛,左手持着把七尺长的斧头。

  许校尉黑瞳里烛火摇曳,心中估摸着约定捉拿嫌犯的时间。

  差不多了。

  这时,一个劲装汉子火急火燎的穿廊跑过,气息不稳的递上一封书信。

  “校尉,李旅帅急奏!”

  许校尉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拆开信封,里面是李从道所述案子的来龙去脉。

  得知实情,许校尉却无半分喜悦,反而有些许不满。

  费如此多人力,结果不是什么大鱼,结果只是个私贩人牙子,相对大食阿萨辛、吐蕃鹰巢、突厥狼卫、拂霖海西细作,根本上不了百骑的台面。

  许校尉解开面上甲扣,当即吩咐道:“速呈一份给陈都尉,请万骑营和金吾卫封了昭行坊,待到天明查出贼人的据点,一举歼灭。”

  劲装汉子叉手道:“喏!”

  待人离开,许校尉又低头瞧了瞧手上的密信,面上横肉叠起,真是各种巧合,一个人牙子微不足道,本打算立功压过万年县一头,然而自己还倒贴一枚小还丹。

  许校尉将密信伸向烛火,瞬间簌簌燃起,纸灰飘落,他已走到门口。

  “走,去王德明家宅!”

  院中二十余个全副武装、以充后备的卫士铁甲哗哗交错,跟了上去。

  过了两条小巷,汇合监视的百骑卫士。

  “如何?”

  “禀校尉,王德明府宅中妻妾二人,有一子,奴五人,共计九人,具都在。”

  许校尉冷声道:“破门!”

  一声令下,王德明家三进院墙上蓦地出现数十道人影,许校尉一路向前,早早有人为其踹开大门。

  刚进院子,破门声吵醒耳房休息的奴仆,奴仆刚眯着眼睛迈出耳房,一把横刀架在脖子上。

  百骑卫士语气冰冷:“伏下,莫要出声。”

  五个奴仆连带王德明的妻妾脸色惨白、汗水泪珠掺杂而下,有卫士抱出熟睡的王子,俨然用了些秘法让孩子不要打搅大人办事。

  许校尉只稍稍扫了眼捉拿的普通人,随后目光移向灯火明亮的书房。

  两个常服卫士从院中假山的影子里走出来,施礼道:“校尉,卑职们从昨夜起一直盯着王德明,今夜他一直都在书房内翻译小说。”

  许校尉见映照在窗子上的影子,心头浮现一种不祥的预感。

  脚下一顿,身体如弩箭般冲向书房,眨眼功夫,立刻提着一个人跃窗而出。

  此人面容方正,嘴角胡须打理的十分漂亮,手上还拿着一只毛笔,正是无意中牵动百骑的王德明。

  然而面对自己园中多出的数十个披甲卫士,王德明好似吓傻了般,毫无反应。

  望着这呆若木雕的王德明,许校尉脸色难看至极,将王德明向上一甩,手中大斧画圆斜劈,却并无利刃劈中人肉的声音。

  一道白光闪过,刹时王德明爆裂开来,沦为一张张纸片飘落在地。

  一直监视王德明的两个百骑卫士见此,忙不迭的惶恐跪下,王德明竟在他们眼皮底下偷换了纸人代替自己。

  许校尉狠狠刮了两人一眼,大步往外:“快走,去昭行坊!”

  ……

  回到一刻钟前,许校尉收到李从道密信的时候。

  陈子云三人刚进入昭行坊,还不知如何查找人牙子的贼窝。

  安翠只提起她暗中跟着那人,见他隔三差五就避开旁人到城南的昭行坊。

  再往下,安翠就没有了。

  夜将明,三人正准备挨着搜寻时,人们还在熟睡中的昭行坊突然喧嚣起来。

  “走水啦!走水啦!”

  “快把人都叫起来,去找巡街武侯。”

  “这火太大了,把周围几间房子速速推倒!”

  三人互相对望,顺着救火的人群跟了上去。

  绕过几条巷子,就见一座宅子整个烧了起来,烈焰席卷天空,照亮黑夜,火舌凶猛如蛇向四周侵蚀。

  火宅中噼里啪啦的声音连绵不绝,不知何物燃烧的尖啸声竟如百鬼横行般嚎叫。

  坊正带着人用盆罐泼水,却无丝毫用途,节节败退,见难以救火,只能遥遥指挥众人推倒房子,做隔火带减少损失。

  李从道眉头紧锁,左手翻出一沓符纸,双手合拢,默念几声咒语,符纸举过头顶展开,二十四张符纸呈半圆漂浮空中。

  李从道两手掐诀,符纸黄光闪现,灵动飞旋列为一柄符剑。

  “太上真君,列侍神公,律令,斩。”

  符剑方一飞入熊熊烈火中,就压低火势,在它的劈砍下火焰仿佛有了实体,挥舞间火苗纷纷短上一截。

  不等众人面上露出喜色,火中突然炸响,几截木头爆炸飞起,击中符剑,即使李从道连连掐诀,连续数击下符剑本体难以支撑,噗的一声溃散开来,以助火力。

  陈子云恍惚间从火焰呼呼声中听出几分嬉笑。

  李从道面如沉水:“这火不简单,有人放了不少火鬼在里面。”

  元炁、元芥、正气、以太……各家叫法不同,但都认为有某样东西充斥天地间,给万物带来无穷变化。

  天道无情,人能修元炁得到百般威能,万物也能纳元炁成奇珍异宝。

  当今大唐唯二的一品术修之一,何秀姑。

  坊间传闻她就是吃了枚天地自生的神丹,而从一介凡人得道成仙,铸就一品。

  天道有情,独尊人族。

  元炁之上是为气机,万物虽都有气机,但唯有人族能观想聚集气机。

  气机玄妙,却无实体,又和现世紧密相联系。

  起初人族惧怕天威,便恭敬自然万物,存想之间世界的第一批神灵雷神、风神、水神、蛇神就诞生了。

  后来有大能达济天下,世人感念其恩,气机交接其阴魂便成了人道之神。

  如此,天下所谓之鬼神,皆是世人存想间气机交替生成,若无世人存想,气机渐消,鬼神自会重归天地。

  但拜古人无科学思想,无论什么事都能托词于鬼神之说,鬼神在平日里经常出现。

  水灾中的水鬼、火灾中的火鬼、疫病中的疫鬼、各种缘由下没消散的阴魂……

  例如陈子云服食的治病符水,就是驱除疫鬼。

  气机存想脱胎于现实,但不会完全影响现实。

  穷人喝下符水,能驱除体内疫鬼,但本身病症没有用药根除,只是用玄妙气机让其好受一些,若不看医治病,仍旧会复生疫鬼,病情加重。

  陈子云也是先治疗伤口,再符水驱鬼。

  话题回到火灾,火灾会生火鬼,但灭火及时,火鬼自然随着火势消亡而归于天地。

  李从道符剑所斩的就是火鬼,斩杀火鬼虽不能彻底灭火,也能扼制火势一二。

  “见此般情形,火势并非偶然而起,是有人故意纵火,甚至纵火贼里还有高明的术修,释放火鬼以助火焰逞凶。”陈子云心想。

  “就不知是否和人牙子有关。”

  陈子云思绪百转间,忽瞥见旁边一人匆匆往外走。

  滔天火焰旁,空气灼热,陈子云隔着数丈远都汗如雨下,此人反而诡异的带着披风斗篷,竟然一点也不嫌热。

  火光中,陈子云看见其嘴上的八字胡,瞬间怔在当场。

  王德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