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孟浩然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3547 2020.06.26 23:54

  李从道的旧友名叫苏羽,家中排行第六,是负责彍骑中金吾卫训练的一名旅帅,托了他的关系,外加五贯钱,陈子云成功入伍彍骑,分配到金吾卫。

  苏羽领着陈子云走向弓弩场,介绍道:“从十一年圣人命萧公在京兆、蒲、同、华州等地选拔府兵白丁十二万,充隶十二卫,咱们这处长安县金吾卫校场已有六个年头了。”

  陈子云拍马屁道:“东都安定,全赖苏六哥等人训练有加。”

  苏羽摇摇头,见左右无人,方透露心思:“陈老弟,自家人不说两家话,咱们这些人虽然是安西、安北、剑南等地轮换下来的老兵,但训练兵卒也就能应付过去。”

  “长安安定,更多是圣人与朝堂诸公的功劳,中原已经数十年没有战事。”

  “现在不同彍骑刚开始那会儿,征选府兵以及良家子,为了这么几亩田一点赋税,正经人谁愿意折腾小半年在这上面,为了钱在长安找些活计不好嘛,为了立功还不如去应征长征健儿,在边疆拼杀出个前程。”

  “现在彍骑除府兵士卒,罕有良家子愿意入伍了。”

  “所以我起初劝陈老弟莫要来彍骑。”

  陈子云浅浅一笑:“苏六哥,我本就非什么良家子,要不是承李公的恩,照顾他女儿,我还指不定在哪儿游荡做任侠呢?”

  苏羽怒骂一声:“天杀的妖道。”

  “不过若顾及十二娘,陈老弟在长安当一介武侯也是上佳的选择。”

  说话间,一个穿着常服的魁梧汉子大步跨来:“苏旅帅,你找我?”

  “吴团长,这位是陈道之,补充到你们团的兵员。”

  军队中多是粗人,平民百姓,有字的人很少,基本直呼姓名。

  魁梧汉子瞄了浅笑的陈子云一眼,小白脸,已过初春征兵时间,现在塞进来,肯定是个关系户。

  苏羽向吴团长暗示两人之间的关系:“陈老弟,这位是吴进吴团长,长安县人,他的队伍巡守西市附近,挨着长寿坊。”

  陈子云行礼道:“陈道之见过吴团长。”

  彍骑十人为火,五十人为团,皆设长,由材勇之士担任。

  看其鼓起的常服就知道很猛。

  吴进瓮声道:“苏旅帅,要不要先看下陈兄弟的弓弩?”

  苏羽大手一挥:“在金吾卫校场,再是亲近,军中的流程不可少。”

  “喏。”吴进应了一声,去校场旁边取来三幅弓弩,调整距离,让陈子云一一纵射百步外的草垛。

  “伏远弩,二百步,四法三中。”

  “擘弓弩,二百步,四发四中。”

  “单弓弩,一百六十步,四发四中。”

  “弓弩优秀。”吴进有些惊奇道,不太符合小白脸的情况啊,他本来都打算没射中也说射中的,把小白脸抬进合格。

  就连苏羽也诧异的望向陈子云,成绩出乎他所料,都可以直接上任火长、团长了。

  不过人情没到这个份上,钱也没给够,按他的要求塞进金吾卫就行。

  陈子云若是知晓苏羽心中所想,绝对会感恩戴德,他本就是来金吾卫混日子的,一来就成为金吾卫基层军官,指不定陈玄礼多重视他。

  再顺带往他屁股下一抬,成为金吾卫中层军官旅帅、校尉,那可就是常驻金吾卫巡守长安,不得半刻清闲。

  陈子云将弓弩递给吴进,小声道:“吴团长,我们团是下月轮值,是不是从上个月开始就该点卯训练了?”

  吴进摸到弓弩上多出的几张纸,不动声色搓了两下,将三缗飞票揣进袖中,缓缓道:“你弓弩优秀,自不需要再来受训,你平日家中有事,也可请假不来。”

  “但到金吾卫参军派人清点上值人数时,你不能缺席。”

  陈子云面上露出笑意:“这是自然,每两旬清点一次,日子我都记着的。”

  “那便好。”

  苏羽见事情完结,笑着走过来:“吴团长可要好好照顾我这小兄弟。”

  “苏旅帅放心,陈兄弟到了我们团,我就会把他当亲兄弟看待。”吴进说完,向苏羽告退。

  苏羽又领着陈子云逛了下军营,方带他到门口:“陈老弟,这儿离金光门不过十五里,以你这马的脚力只要一刻钟。”

  陈子云拍了拍刚买的黄骠马:“五十五贯钱,每月养食都需三百钱。”

  苏羽殷羡道:“确实是匹不可多得的良马。”

  那是自然,五十个北曲姑娘,一到两个南曲姑娘呢!

  现在府中上下只剩七十贯,这也是陈子云急急找渠道入伍金吾卫的原因,再拖下去,他怕没钱找关系了。

  “此番能入金吾卫,全仰仗苏六哥。”

  “哪里的话,李法师曾帮我数次,陈老弟现在照看十二娘,我帮忙也是回报李法师曾经的恩德。”

  “苏六哥请回,小弟改日再登门拜访。”陈子云上马告辞。

  “陈老弟慢行。”等目送陈子云身影消失地平线,苏羽方走向军营。

  一个驻守大门的彍骑卫士突开口问道:“苏旅帅,你告诉这位兄弟别走小道没,那里有猪妖出没。”

  “糟了。”苏羽一拍大腿,自己竟然忘了这件事,随后喃喃自语:“应该不会吧,没听陈老弟谈起猪妖,来时没走小道,回长安也该走官道。”

  彍骑卫士耸耸肩,但愿吧,那头猪妖可尝过人肉,危险着嘞,还鬼精鬼精的,一见他们金吾卫去围剿,就窜进山林中。

  两人为陈子云担心时,他骑着快马已经到了三里外。

  “驭!”

  陈子云减缓速度,看着前面悠哉悠哉的骑马男子,眼前一亮。

  “孟兄。”

  骑马男子闻声回望,也不禁笑出声:“竟不想在这遇见陈兄。”

  孟兄一袭白衣,面若冠玉,两瓣薄唇勾勒出淡淡的笑容,浓密剑眉下的皱纹夹着往昔经历的风雨,骑着马鹤骨松姿,自有一番翩翩风采。

  如果是说陈子云是靠一张帅脸受到北曲姑娘的欢迎,这位孟兄就纯粹靠着气质成为中年大叔,而不是油腻中年人。

  陈子云挥着马鞭与其平头共进:“我是去金吾卫点卯,孟兄何故在此?”

  孟兄施然一笑:“去终南山拜访一位友人,见一处溪流清澈透亮,顺溪而行,不知不觉就跑到了长安西边。”

  陈子云挺喜欢这个差点成为他同道中人的中年帅比,他身上有股潇洒飘然的气度,正是陈子云追求的盛唐风采,要不是知道他姓孟,他差点以为是李白。

  “上次叁拾叁院只是短暂的相互认识,还未指教孟兄的名号,在下陈道之,字子云。”

  “难怪以陈兄的相貌会去附近的彍骑入伍金吾卫,听你的名字便知晓你的志向,颇有南梁名将气概。”

  孟兄道:“至于我,余孟浩,字浩然。”

  哦,孟浩。

  嗯,孟浩然!

  陈子云瞪圆双目,不可置信的望着这个风月场所中认识的朋友,就你丫是孟浩然啊。

  孟浩然矜持一笑:“略有薄名,子云兄该听过我的拙作吧。”

  陈子云脸色复杂,不仅听过,而且背过。

  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

  名人是自己的嫖友这个事实让陈子云一时半会难以接受。

  “以浩然兄的名声,进中曲花魁的院子也是容易之事,为什么会去北曲新开的一家青楼?”

  “天天山珍海味,偶尔也想吃点清淡寡味。”

  淦,陈子云觉得孟浩然身上的潇洒飘逸也可以理解为风骚无惧。

  旋即两人就清淡寡味和山珍海味的区别细细探讨了一番。

  果然,我就是个俗人,内里风骚。

  “咦?”

  陈子云拍马靠拢:“浩然兄,出了什么事吗?”

  孟浩然古怪的看着周遭农田:“五月了,为何不见农户收割麦子。”

  陈子云打眼望去,黄腾腾的麦田随着清风一吹,覆盖田垄的麦穗愈加低垂,一些小鸟恍若无人般扑腾扑腾的来回叼啄。

  “确实奇怪,我第一次走这条小路,是浩然兄你说比官道近三里路才抄了小道,往日你走时是否这般?”

  孟浩然摇头:“除寒冬时节,阡陌间总会有农户忙碌。”

  陈子云耳朵一动:“浩然兄听没听见什么声音?”

  孟浩然微微蹙眉,目光扫向麦田,麦浪荡漾,有些东西看不太清楚。

  陈子云肃容以对,缓缓取下黄骠马身后的短弓,他九转元功入门后,耳眼鼻通窍,麦田里有异样的窸窸窣窣声音,空气中除了麦子的淡淡香味,还有一丝膻臭味。

  “嗡嗤,嗡嗡。”

  麦浪散开,一头灰黑的野猪嘶吼着冲向孟浩然。

  咻!咻!咻!

  早已有所准备的陈子云举弓便是三连。

  出人意料,野猪速度惊人,三发只中一箭,其皮肉硬实,利箭头入了半寸便被抖落下来。

  陈子云变色:“猪妖。”

  万物可纳元炁,野兽懵懵懂懂的吸纳日月精华、天地元炁,又或误食某些野生灵药,就会生出些变化,或强健体格或诞生灵智,成了妖。

  如果无知百姓出于畏惧恐慌而供奉这些妖,气机聚集,神魂自化,这些妖也就成了神。

  可以说太古之初,第一批动物神大多是如此诞生。

  可惜后来不投靠大能的都被剿灭一空,现在乡野间的动物神都被官方定义为邪神外道,不正之祀,是要破山伐庙的。

  当然,眼前这头猪妖远到不了那等程度,离长安这么近,想成气候,等几百年后吧。

  猪妖刹住奔跑的四蹄,血红色眼睛盯上射痛自己的人类。

  陈子云内心蓦然一颤,止不住的恐惧,忍不住想要丢下弓箭远远逃跑。

  糟糕,中术了!

  脑海刚产生这个念头,一道朗朗之声传进耳中。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秘咒入耳,诸邪退避。

  陈子云双目重归清明,瞧着距离不远的猪妖,取箭即射。

  旁边有个秘咒师,这猪妖会立刻削减到普通野兽的地步。

  果不其然,孟浩然手上六甲手印向猪妖一打。

  “兵临斗者,皆阵列前行。”

  一团青气从手印中激射而出,青气变幻,组成一把法剑,虚空一斩。

  陈子云当即察觉到猪妖气势一弱,再无此前逼人的凌厉之感,血红色眼睛渐渐退散成黑色。

  这和旅帅在昭行坊中符剑斩火鬼一般,孟浩然用法剑斩去猪妖身上他看不见的妖气。

  没了妖气,还是妖吗?

  孟浩然再是一发秘咒,青光飞出,附着在陈子云射出的箭矢上。

  刺啦,猪妖身上钢针似的鬃毛再无法护住它,利箭穿入其体内,身体摇晃,冲击滞缓。

  黄骠马被猪妖吓得想要逃跑,陈子云抓住身下马匹转身的机会,纵身跃起,墨色横刀出鞘。

  黑光在空中画出一道圆弧。

  猪首落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