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百姓苦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2189 2020.06.27 23:55

  “临斗兵者,皆阵列前行。”

  两束白光打入因直面捕食者而狂躁逃离的惊马,孟浩然双腿一夹,驱着自己的坐骑将陈子云的惊马带回来。

  “子云好俊的刀法。”孟浩然赞道。

  墨色横刀表层不知涂抹了什么隔水物质,直接免去擦血流程,陈子云翻手甩干净横刀上的血:“还是多亏浩然兄的秘咒之术,否则凭我九品武修的修为难以斩杀此妖。”

  说着诧异的望向孟浩然:“我本以为兄长会是修行浩然正气?”

  孟浩然将缰绳递给陈子云,笑道:“我早年隐居积攒名声,欲得人举荐,在山林之间修行秘咒可远胜过浩然正气,毕竟对山野精怪来说还是秘咒更有用些。”

  陈子云点头明了,望向身首两处猪妖:“此猪妖尸体如何处理?”

  孟浩然沉吟几息:“长安周边倒是少见山野妖怪,特别是这两百多斤的野猪成精,对武修来说是不错的血食,子云想留想卖都尚可。”

  “那是要运回长安了,可我们没有车架,只怕难办。”

  孟浩然捋了捋下颔短须:“无妨,附近就有一座村落,我曾借过几次水,我可向农户接辆车子来。”

  “辛苦浩然兄了。”

  “无事,子云稍待,我去去就来。”孟浩然拍马离去。

  半柱香的功夫,孟浩然趋马缓行,后面跟着个壮实的汉子。

  那汉子走近瞧见偌大淌血的猪头,喜色显露于外,呼彻间往来路跑。

  孟浩然见陈子云疑惑的望向他,薄唇微勾:“农家愚直,不亲眼见到猪妖尸体,不会轻易相信孟某这个几面之缘的外乡人,马上就会赶车而来的。”

  “孟某与他们说了,若不速处理猪妖尸体,让其他野兽噬了去,怕是会滋生出新的精怪。”

  陈子云颔首,这倒不是虚言,妖兽的血肉充斥元炁,普通野兽吞噬其尸体,染上妖气,有不小的机率会进化成精怪,即使没有生命升华,也较普通野兽强悍不少,对居住附近的百姓来说是祸非福。

  “子云想好如何处置野猪妖的尸体没,若是想要售卖,城中几家食肆酒楼出价不会低,我也认识几家朝中武将,野猪妖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常有的美食。”

  陈子云笑问:“浩然兄好美人不好美食吗?”

  孟浩然道:“子云有妙法烹饪此猪妖。”

  “我在蜀地时曾发现肉食烤炙于铁盘之上,下以炭火灼烧,辅以香料,依个人口味调料,或辣或甜或酸,着实人间美味。”

  咕噜,孟浩然咽了口唾沫:“我与子云又多一处相同喜好。”

  陈子云笑道:“我平生所愿,唯有四美,美人、美食、美景、美酒。”

  你贪图美食,我贪图你的身子,完美配合。

  发现玄灵转运法妙用后,陈子云早就垂涎大唐的各式名人,特别是这些不得志的诗人,举荐无门,以朋友之交纳入麾下,白气蹭蹭上涨,也无须在官场奋斗过凶。

  三全其美。

  至于看不上小家小户,不是问题。

  做销售时,陈子云明白一个道理,如果不厚着脸皮去认识结交,发生关系的可能直接降为零。

  有了交情,趁着目标与竞争者产生龌龊时,插足进去就行。

  孟浩然朗声大笑:“好一个美人、美食、美景、美酒,子云八字道尽我辈隐逸所求,他日空闲一定邀请子云畅游江湖,饮酒作乐。”

  “莫等他日,那日叁拾叁院的张兄暂住我家,家中尚有不少三勒浆,不妨今夜三人痛饮一番。”

  孟浩然嘿嘿笑道:“我怕子云家中三勒浆不够痛饮。”

  陈子云拍拍胯下黄骠马:“今朝有酒今朝醉,大不了我卖掉这匹好马,去换酒。”

  “今朝有酒今朝醉。”孟浩然口中念叨几遍,黑色的眼眸愈加明亮。

  “好句,就凭这句诗,子云今天就准备趴下吧。”

  两人刚做好约定,方才跑掉的壮实汉子领着密密麻麻的人群火急火燎赶来,围住二人一猪。

  陈子云下意识握住刀柄,目光锐利的盯着手持镰刀的农家户。

  人群散开,背着一个老叟的汉子走出来,放下背后的老叟。

  老叟拄着竹杖,浑浊的双目扫视了猪妖尸体和骑着高马的两位郎君,颤颤巍巍的俯身作揖。

  陈子云二人连忙下马避过大礼,大唐以老者为尊,就连圣人都要恭恭敬敬对待每一个活着的祥瑞。

  “老叟西山村里正带全体村民,谢过两位郎君除妖之恩。”

  后面一众西山村民跟随其施礼。

  “老丈礼重了。”孟浩然轻抬起老叟。

  “不重不重,若无两位郎君出手相助,我们村今年的麦收怕是要折损一半,交不上庄主的赋役,指不定连为数不多的自家田地也要抵押出去。”

  “两位郎君对我们村有救命之恩啊。”

  陈子云沉默不语,目光扫过瘦削的一众农户,身影似乎有些和后世工地上见到的工人重合。

  几个孩童背着远高于他们的背篓,其中一个抱着不大的稚童,显然是边带弟弟妹妹边帮农忙。

  长安周围的田地基本都在大户手中,这些农家还有点土地亦然是侥幸中的侥幸。

  陈子云心中莫名想到八个字。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孟浩然好奇道:“你们没上禀长安县,派人来除妖吗?”

  老叟气的竹杖敲地,埋怨道:“那怎么没,县尊老爷派了一伍军爷来,听说还有个修士,结果被这猪妖冲的片甲不留,两个军爷还折了胳膊。”

  “附近有个金吾卫校场,他们也派人来过,可这猪妖灵智不低,见人多势众,就窜入山林里去,等金吾卫们走后,又来祸祸我们的田地。”

  “我们再次上报长安县,就告知我们稍候几天,他们会招一个修为高深的道士来除妖。”

  “可这个时节,等几天,都不知道可惜多少麦子。”

  老叟擦去眼角流出的浊泪,欣然重复感激:“多亏两位郎君出手除妖啊,听二牛说两位郎君需一辆车架来运送猪妖尸体,我专门找来了村上的牛车,两位郎君看看合适不。”

  方才勘察猪妖是否死去的那个壮实汉子,也就二牛,驱着辆青牛车架绕过人群。

  孟浩然:“合适,辛苦老丈了。”

  “不辛苦,不辛苦。”老叟说完,指挥村人帮着将猪妖抬上牛车。

  一切妥当后,二牛驾车赶往长安,陈子云骑马缀着后面,回首望去。

  在老叟一声令下,大大小小上百号西山人冲向麦田。

  “子云,你在等什么。”

  陈子云收拾心情,口中呼驾:“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