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辞职百骑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2557 2020.06.22 22:27

  过了头七,李从道入土为安,陈子云主持举办的葬礼。

  李家在长安没什么亲近之人,反而李从道作为一个精通符箓的术修,明面上为富豪权贵安置庇佑府宅的符箓当做掩护。

  于是不少富家派来管事慰问,外加李从道常施些符水给穷人,是以,人来人往,葬礼也不算寒碜。

  还有不少他结交的小官小吏,然而百骑为了避嫌,却无一人前来。

  其间,临颍的李氏宗族来接李十二娘。

  “珂儿,你真不随伯父回临颍吗?”

  一个眉目间与李从道有几分相像的黄裳男子出口询问道。

  李珂,也就李十二娘,丢丢大,两岁的孩子哪懂这些,还是从未见过的人,只顾埋头躲在杜大娘怀里,茫然看着对方。

  黄裳男子轻叹,蹙眉望向陈子云:“如此珂儿就拜托陈公子了。”

  陈子云施礼道:“李公安心,你们可以随时派人来看望十二娘,杜大娘也会一直在李府,有什么事她会传信于你们。”

  正是陈子云托百骑里的好手仿照了李从道的字迹印章,留下遗言,形容两人是生死相较的游侠,江湖险恶,以防万一,留下书信佐证将家人托付给彼此。

  这种小事,对百骑来说小菜一碟,伪造的万无一失,崔老三还提议偷出一件李从道的贴身信物以增加可信度。

  遗嘱信物都在,加上陈子云穿着李家大郎的衣服,知道李从道会买羊肉回来给李十二娘吃的习惯,杜大娘自是认可。

  当然,李家来人可不会如此轻易相信陈子云,趁着葬礼空隙,怒骂陈子云贪图李家家产,是不知从哪冒出的狗鼠辈。

  但凡正常人,怎会把父母俱丧的侄女交给一个毫不认识的人。

  他们不信陈子云,陈子云也不信他们。

  父母双亡,主角都会受到数不尽的鄙视白眼,何况一个懵懂无知的小豆丁,陈子云生怕李十二娘受到族中兄弟姐妹的欺负。

  林妹妹在大观园都小心翼翼。

  面对唾沫四溅的叱骂,陈子云也不气恼,请来早已串通好的长安县吏裁判。

  临颍的地头蛇怎么能压长安强龙。

  李氏之人得了李从道遗产的一部分,一百贯钱,勉强相信陈子云不是为财,也得了好处,遂认可陈子云抚养李十二娘。

  黄裳男子无奈摇头,临行前重新叮嘱道:“杜大娘,若有什么事,可去吏部寻我旧友,我们会立刻从临颍赶回来。”

  我自己就是朝廷暗地里的暴力机构,还用官面上的人来压我?

  陈子云笑了笑,颔首表示明白对方的暗示。

  等诸事皆完,陈子云看着院中和小黑嬉戏的李十二娘,满心感慨。

  过程虽然难尽人意,我也算有房有女儿了,在大唐帝都长安落了脚。

  有了牵挂,也该做些打算。

  不为别的,也该为十二娘着想。

  今年开元十七载,虽是仙侠版的大唐,历史进程却未多少改变,距离安史之乱满打满算也就二十六年了。

  时间很长,我可以潇潇洒洒到处乐呵呵,结交李杜王孟山野取乐,不负往盛唐走这么一遭,到天下大乱将近五十,也玩够了。

  但十二娘那时正值上好年华,二十八岁,差不多后半生在乱世中度过,长安沦陷甚至可能香消玉沉。

  嗯,天宝十年前,赚够钱,把十二娘带回老家蜀州。

  终究是我一个人抗下了所有。

  陈子云丢下感怀,大吼:“李十二,不要抢小黑的骨头!”

  ……

  翌日,张巡寻来。

  见陈子云将一个箱子搬上驴车,连忙搭把手。

  “张兄今日怎么有空来?”

  前几日,葬礼上张巡来过一次,鬼气侵体落下病根,又见陈子云忙前忙后,打了个照面就离开。

  张巡气色恢复如初:“家中父母念叨,来陈兄这避一避。”

  两人合力将箱子抬到驴车上,张巡喘气道:“好沉啊,装得什么东西?”

  “李公以往的兵器,处理掉,去去府宅里的煞气。”

  已经打算好好过日子,百骑的活计陈子云不打算干了,有家有女,他可不会和李从道般冒冒失失的拼死拼活。

  他这人比较怂,眼界小,顾好自己小家就满足了。

  所以将李从道的一些兵器送回百骑,他辞职去做些小生意。

  张巡瞥了眼箱子,和陈子云并肩而走,语气肯定:“陈兄和李兄不是传奇小说文人吧。”

  陈子云笑而不语,挥起鞭子把驴子往前赶。

  名字都是假的,参加了葬礼的张巡又不瞎。

  张巡道:“其实在安翠小姐家中,我就猜到你们不是传奇小说文人了。”

  “我们表现的太死缠烂打了。”

  张巡促狭一笑:“对,你们比我这与安翠小姐相交数月的人更用心,我差点以为你们谁是安翠小姐的姘头。”

  “景寺之后,你们过宵禁熟练,怕是经常半夜行事吧,佐证了你们来历不凡。”

  陈子云揉了下鼻子,缓声道:“我也非故意欺瞒张兄,实乃我们行走江湖,都是以假名示人。”

  “其实我和李公都是守捉郎,暗中拿人钱财办事,大勃律国有两伙人牙子黑吃黑,吃亏的大勃律人就托我们调查出对方的底细。”

  “然后查到乐文书斋,再往后的事张兄也就知晓了。”

  张巡颔首:“大唐边境的守捉郎还干雇佣之事?”

  “我们算编外人员,受守捉郎雇佣在长安处理事情。”

  “唉。”陈子云长叹一声,拍了拍箱子:“江湖难混,李家孤女需我抚养长大,我就准备金盆洗手,远离是非安心过自己的日子。”

  张巡方才明白陈子云为何载着一箱兵器:“陈兄以后有何打算?”

  “张兄唤我子云便可,我名陈道之,字子云。”

  张巡面上一板:“生死之交,那子云还和我客气。”

  巡?

  好gay啊。

  陈子云纠结一下,道:“我痴长几岁,就叫你巡弟吧。”

  “我先休息段时间,找机会做点小生意吧。”

  “子云见识不凡,我可以请我大兄举荐你到御史台做一流外小吏,岂不比辛苦从商好的多吗。”

  “那巡弟不让大兄举荐自己?”

  特务这么高大上的工作,我自己都不想干,还跑去当小吏?

  张巡神情微微一怔,感慨万分:“子云果然和我一般,心存高远。”

  陈子云心中愕然,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只是懒,不是看不上小官。

  陈子云转移话题:“巡弟作何打算,还是写传奇小说积攒名望。”

  张巡沉声道:“父母和大兄都望我刻苦读书,去考科举,日日夜夜念叨,我不过中人之姿,希望渺茫,又不想落了父母大兄的面子,勉强答应。”

  “暗地里,我还是在着手构思子云所说的传奇探案小说,恰好乐文书斋关闭,武文主编领着人重新筹办三千书斋,趁着空隙我可先写一段。”

  对乐文书斋倒闭陈子云早有所料,勾结妖道、偷贩奴隶,哪怕乐文东家不知情,但事情发生在你们书斋里,为了扫除一切不稳定因素,京兆府联同长安县查封了乐文书斋。

  理由,当然是搜索妖道线索啊。

  时间,自然不定。

  乐文东家也是聪明人,直接将书斋低价转卖,拿钱走人,做起其他行当。

  “子云,我们早摊偶遇、访暗娼、探景寺、闯宵禁、斗妖道,揪出乐文书斋的人贩子以及纵火昭行坊的三皇妖道,这故事何等精彩,我写出来投给三千书斋如何。”

  “可以。”

  陈子云刚答应,一个衣着污秽的男子踉踉跄跄撞到驴车上,嘴角乌青,俨然被人殴打至此。

  张巡扶起男子,发出一声轻咦。

  陈子云定睛望去,嚯,是个熟人。

  前乐文书斋主编梁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