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殒命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3332 2020.06.21 04:29

  你以为我是法海啊!

  陈子云道:“昭行坊的火是你放的吧,束手就擒,随我等去往京兆府投案,不然数罪相加,小心牵连到你儿子。”

  李从道蓦地回首,一个同样戴着斗篷的人无声无息出现在他们背后。

  背后透出一层细汗,糟了,通玄境!

  斗篷人嗓子好似被人割了一刀,沙沙道:“王公,周围没有他人。”

  “嗯,动手吧。”

  话音刚落,斗篷人手指变换,陈子云三人脚下异象骤起。

  一道道玄纹出现在地面上,连着马车方圆三丈的空间骤然一暗,雾气萦绕,无数黑影飘荡其中,声音或哭或笑,直刺人心。

  陈子云心情飞快的烦躁起来,想要拿刀把周遭一起劈砍殆尽。

  数道鬼影扑到陈子云身上,他的眼眸瞬间通红,理智被最原始的杀戮逐渐替代。

  这时,他胸口散发出阵阵白光,陈子云脑袋一下清凉,醒悟过来,连忙握紧伊勃勒送予他的十字白银项链。

  手握十字,鬼影只敢在白光范围外徘徊,但也仅限于此,雾气浓稠到伸手不见五指。

  陈子云左冲右冲,跑了数十步,也没有跑出陷阱阵法的范围。

  鬼打墙。

  百鬼加幻术,要遭殃,陈子云凭借他浅薄的术法知识就判断出这个结果。

  “神鬼封禁术,你是三皇派的人!”李从道大吼。

  “嘿嘿,李唐禁止我宗派百载,如今鲜有人能认出神鬼封禁术,看来你也不简单。”

  “王德明一个区区人牙子,何以让你冒生命危险潜入长安?”

  斗篷人手上未停,没有正面回答:“一个修浩然正气的九品道修,一个身怀异宝的凡人,一个七品符箓师,给你们拖延时间也没用。”

  “太上真君,列侍神公,律令,破!”

  一束黄光击穿雾气,无数鬼魂痛嚎着消散空中。

  斗篷人闷哼一声,眼睛惊恐的望向破了自己封禁术的李从道,等见到一张光芒减弱的朱砂符箓,心中稍定。

  “天师符箓,原来如此。”

  李从道咬破手指,以血代墨在身前的朱砂符箓书写龙纹,本来将要熄灭的黄光重新焕发光芒。

  李从道顶着天师符箓作为盾牌,冲向斗篷人。

  “快走。”

  陈子云明白其的话,转身就跑,现在是高手过招,他一个小菜鸟帮不上什么忙,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叫人。

  一道人影挡在他面前,陈子云举刀就砍。

  铛!

  陈子云瞳孔缩成针眼大小,好大的力气!

  虎口震裂,横刀脱手而出。

  王德明卸了一人武器,回头砍向挥剑而来的张巡。

  “咦!”王德明轻咦一声,机会抓住的不错。

  陈子云腾空用另一只手接住横刀,与张巡结为对角,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封杀向王德明。

  大唐军制刀法最擅长的就是合击之技。

  如此合击之势,敌人要么退,要么一命换一命。

  王德明笑了笑,这合击只针对普通人有效,他一个八品武者不在此列。

  也不打算多做纠缠,环首大刀自上而下,准备将陈子云拦腰斩断后,顺势挡住张巡刺来的剑。

  换做普通人,大刀只能卡在陈子云身上!

  这也是武修对比的是全身铁甲的精锐卫士,普通人挡不住武修的气力,再无铁甲护身,一刀一个的货。

  “嗯?”王德明感觉到刀上的触感不对,反应迅速,抬脚踢偏张巡的剑,另一只手海蚌夹鹬般钳住陈子云的横刀。

  不好!

  王德明见一张巴掌大小的弓弩对准自己,连忙偏头躲避飞射而来的寒星。

  然而距离太短,又事发突然,除了第一枝弩箭擦着王德明的脸庞而过,其余四枝弩箭尽都透胸而出。

  下三品命黄境的武修锻炼气力,只有到了通玄境身体才有玄妙变化,但终究都是凡躯。

  不到上三品,没人能在这个距离挡住百骑的利箭!

  即使如此,王德明也没立即毙命,大口咳血,不甘心的望着陈子云。

  没穿心而过啊!

  陈子云感慨两句,扔掉化为灰灰的辟五兵符,架刀挟持住王德明。

  另一边也分出高下,瞧见地面上燃烧一半的天师符箓以及百骑连弩,陈子云明白李从道和自己同样打算,近身用连弩出其不意制胜。

  可惜他失败了。

  斗篷上多出五个小洞的三皇派术修静静站立,五指擒住李从道的脑袋。

  李从道跪倒在其身前,丝丝黑气窜进李从道身体,扰乱他体内元炁,败坏内脏,已然是呼气多,吸气少。

  斗篷人好似一点也不担心王德明:“王公久经在外,想是已经忘了中原的辟五兵符。”

  “倒是你一个凡人,是如何使得辟五兵符的?”

  陈子云没有看向李从道:“让我两人走,出了街,我就放了王德明。”

  陈子云制止要说话的张巡,这个时候,谁先提出交换人质,谁就落了下层。

  唯有让彼辈有求于他,后发制人。

  斗篷人低头道:“枉顾你方才舍命为他们创造逃命的机会,如今却如此回报与你。”

  李从道满脸是血的看着前方那个身穿玄衣的青年,忍痛笑了笑。

  “既然如此,你们就杀了王公吧。”

  陈子云大惊失色:“什么?”

  “反正也不会放过你们三人。”

  斗篷人说完,五指用力一握,一股黑气从李从道头顶灌注而入。

  李从道身体无言的剧烈抖动,几息功夫黑气重回斗篷人体内,李从道无力跌落在地。

  “你!”陈子云握刀的手不由自主的颤动,他强迫自己冷静,冷静,不要意气用事。

  唯有逃出去,才能对得起旅帅的舍命搭救!

  唯有逃出去,才能为旅帅报仇!

  可是胸脯还是起伏不定,满腔的怒火将要压抑他的理智。

  就在这时,王德明抓住陈子云愣神的一瞬间,低头让横刀划过自己的脖颈。

  鲜血喷涌,在陈子云二人茫然的注视下,其的生机慢慢化为虚无。

  突然,王德明死去的尸首从原地消失,瞬间移动般转移到其他地方。

  陈子云下意识抓过去,只抓到一枚兀然出现在尸首处的铜钱。

  张巡拍了拍陈子云:“在前面!”

  陈子云抬头,诡异的一幕出现在他们面前,本该死去的王德明完好无损的在他们三丈开外。

  额,也说不上完好无损,胸口的四个小洞还是汩汩淌血,但脖子上致命的伤口却消失了。

  陈子云心沉下去:“尸解之法。”

  尸解之法乃替死之术,比辟五兵之道这类挡住某类伤害的法术不知强过几筹。

  张巡吐出一个字:“上。”

  陈子云醒悟过来,他被李从道的死冲击的心神恍惚,眼下可不是计较什么法术的时候。

  求生的唯一机会就是再抓住王德明。

  王德明狞笑着,面对冲向自己的两人没有一丝慌张。

  果然,斗篷人没有束手旁观,御鬼手诀一掐,九尊七尺高,鬼影凝实、青面獠牙的恶鬼挡在三人中间。

  陈子云劈斩,横刀穿鬼而过,反而恶鬼大嘴一张,咬向陈子云。

  鬼气也穿体而过,但陈子云察觉到自己气力骤减,三魂六魄仿佛少了一块,整个人立马混混沌沌。

  所幸此时胸前项链发出一阵白光,让陈子云脑袋清醒些许。

  恶鬼见了白光,周身鬼影立即消弱几分,纷纷避让。

  而张巡此刻也激发凶气,头顶三尺乳白色浩然正气,左手握住恶鬼扑来的手掌,一剑斩断恶鬼手臂。

  鬼手入口!

  吧唧。

  张巡嘴角流淌鬼气,比鬼更似鬼:“常言鬼食人,今日我食鬼,人间正荡荡,人鬼何两样。”

  十字项链白光削弱恶鬼,张巡用正气斩杀恶鬼,一辅一攻,恶鬼竟落于下风。

  斗篷人身体一颤,今日怎么都碰到些猛人。

  前一个用天师符箓当盾牌,符箓远攻玩成近战,若不是他谨慎的转换鬼体,指不定被七品斩五品!

  这一个浩然正气修的跟个魔头一样,没有情感的恶鬼们都心生恐惧,难道至圣似魔!

  还有那个身怀异宝的凡人,异宝上的神祇气息如此浓烈,莫不是下一刻就来天神附体!

  斗篷人不敢犹豫,掏出珍藏的灵墨,在手心画下三皇符文,默念几句咒语让符咒生效。

  随即身形晃动,闪现到张巡身后,符文印在其背上。

  大杀四方的张巡体外浩然正气忽然不受控制般涌回体内,无论他如何存思召唤,都再也无法发出浩然正气。

  一尊恶鬼在斗篷人的操纵下趁机扑了上来,张巡挥剑劈砍,却和陈子云一般穿体而过。

  鬼爪印在张巡胸口,与背后符文呼应,鬼气涌上张巡脑袋,面色渐渐变得青中带黑,身体摇摇晃晃的跌落在地,昏迷不醒。

  陈子云正打算冲过去救张巡,两尊恶鬼拦在他面前,斗篷人在不远处时不时打出一团黑气没入恶鬼体内,被白光削弱的鬼气渐渐补充,乃至更多。

  是以,即使惧怕十字项链散发的白光,恶鬼仍旧凶悍的扑杀上来。

  危在旦夕之际,院中忽传来读书声。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玄妙的道韵声中,空气仿佛有水波荡漾,一个青衫男子身体由虚化实,从水波中走出。

  陈子云面前近在咫尺的两尊恶鬼在声音传来之时,便碰的一声轻响,镜子破碎般裂开,化为天地间的元炁。

  斗篷人见到青衫男子一瞬间,毫不犹豫的斗篷爆裂开来,化为五团黑气往四方激射而去。

  青衫男子面不改色:“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数丈高的清玄正气交织成一张大网覆盖住小院,五团黑气一触正气之网,发出阵阵油炸的脆声,蒸腾成一缕缕黑气升空,再经过清玄正气洗涤,复又重归天地元炁。

  一具老叟尸体从空而落。

  青衫男子蹙眉望向狼藉的战场:“一死一伤一活。”

  听到他的话,气力耗尽的陈子云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望天,脑子一片空白。

  朝阳半升于大地,晨曦一如既往的撒在长安城里,一百零八坊的权贵百姓和过去无数个日子一样,迎来了他们新的一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