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去金吾卫做暗桩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2215 2020.06.24 01:10

  王德明敢收三品武修,表明他背后至少有二品修士钳制,或者几位三品术修施以封禁之术束缚中天竺的武修奴隶。

  大唐一品入圣境不过五人——剑圣裴旻、草圣张旭、画圣吴道子、荷花仙子何秀姑、通玄先生张果。

  排出这五人,王德明背后组织几乎可以说是朝廷之下第一势力了。

  难怪五品的三皇术修会冒生命危险潜入长安,王德明被捕后会彪悍的服药自杀。

  一个三品武修,依照大唐修士划分,相当于八十一个玄甲骑士,换算成大唐一个下等折冲府,能轻易灭一小国。

  何况还有其他修士奴隶,那些暗中培养的孩童,鬼知道其私下蓄养了多少修士。

  阿萨辛叛教者和安翠儿子安东尼就是其一。

  这些人无影无踪,仿若从未出现在长安一般。

  藏在哪儿?

  怪不得许校尉会下江南,应是去王德明故乡扬州勘察。

  “在长安,这么一大批修士出现消失,没有一点踪迹,你说京兆府、金吾卫、御史台是干什么吃的?”

  陈子云硬着头皮道:“其中有内鬼。”

  一份卷宗是阿尼德顺的供词,另一份是金吾卫的案子。

  那天晚上,阻拦他们追击王德明的金吾卫队正何山在散值回家后不久,被人发现房梁自尽。

  又或者说被自杀了。

  这也说得通,为什么当夜何山放走王德明,拖住他们,也根本不鸟李从道手上的令牌。

  不是头铁,而是他们根本是一伙的。

  除了何山,还有五个金吾卫中的人这几天相继去世。

  骑马摔死,被马车撞死,修炼爆体,醉酒淹死河中,死在小妾的肚皮上。

  各不相同,唯一的联系点是他们都负责夜间巡逻城东南一块,连着昭行坊的几个坊。

  只要知道金吾卫巡逻时间地点,和其故意避让,再加上城南破败,没有守夜的坊中里卫,足以让王德明夜中运送奴隶。

  也就是百骑谨慎,才把死因不同的六人联系起来,不然就和京兆府、金吾卫一样归咎他们自身倒霉。

  陈玄礼点了点头,又摇头道:“死去的六个金吾卫,不是内鬼。”

  陈玄礼起身下榻,走到窗边,背对陈子云,声音幽幽:“这六人皆是关中应征的彍骑,普通人家,身世清白,家中也无多余浮财,是金吾卫随机调派巡守城南的。”

  不是王德明组织的,也没被收买,那他们为什么暗中协助王德明运送奴隶。

  陈子云脑海中不断推测。

  得到某些人的指示。

  权贵?上级?

  队正是正九品下的官职,他们又只是普通人家,没什么机会接触到长安的权贵,即使有权贵接触六个小小的队正,在旁人眼中也太过明显。

  百骑一调查就能发现。

  但卷宗里没有记载,表明就没有这回事。

  哪谁能给他们指示?

  金吾卫中的人。

  何山之所以不鸟李从道的金吾卫内府旅帅令牌,是他背后有金吾卫的人罩着。

  陈子云见陈玄礼沉默,谨慎应答:“都尉是怀疑金吾卫中有内鬼指示他们夜间放过王德明的车马。”

  陈玄礼语气欣慰道:“你觉得可能是谁?”

  “卑职不知,有权职做的人太多了。”陈子云实话相对。

  彍骑应征十二万人,分属于南衙禁军十二卫,左右卫、左右金吾卫、左右骁卫、左右武卫、左右威卫、左右领军卫。

  六番服役,每次番两万人,负责京师警备,金吾卫就有三千七百人。

  而守西城的右金吾卫分的一千八百人,其中十人为火,五十人为团,团长也就是金吾卫中的队正。

  在往上的旅帅、校尉是常职。

  以及掌管右金吾卫外府巡探的果毅都尉,和统管翎府外府的右金吾卫中郎将。

  更别说右中郎将府里的参军、主簿等等一应人等。

  乃至上将军、大将军、将军及其幕僚。

  还有巡察六街的街使,算是何山他们这些巡逻街道金吾卫的顶头上司。

  如果夸张联想,甚至有可能是左金吾卫的人。

  这么一干人等,百骑查不下来,不能查,也没权利查。

  即使陈玄礼身受圣人信赖,担任左万骑营大将军,是大唐特务组织百骑二把手,也查不了。

  金吾卫外府还好,那内府都是朝中勋贵子弟任职,若细究下去,整个朝堂都会牵连进去,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陈玄礼长吁一声:“是啊,鱼龙混杂如何能辨别的清楚,你们那夜只是偶遇何山,就连同六人一起灭口,何等果决!”

  “幕后主使秘密广纳异族修士,几年来朝堂上下无一察觉,还不知其他地方有什么隐秘的图谋之举。”

  “三皇妖道无名无姓,王德明家人毫不知情,许洪去了扬州估计也会无所获得。”

  “现在唯一线索,对方露出的马脚,就是他们可能在金吾卫中有暗桩。”

  陈玄礼转身回过头来,目光炯炯看着陈子云:“百骑不可能一直盯着金吾卫,那么多人也盯不过来,我欲派你去金吾卫做暗桩,从小往上,给我一一查清。”

  陈子云面色几变,有心拒绝,但在陈玄礼眼神注视下,倍感压力,屡次张口无语应对。

  心中念头百转,想到方才被拖走的周驰,陈子云暗中叹口气,叉手行礼:

  “卑职愿为都尉往。”

  “在你查明暗桩前,百骑不会给你任何助力,你需独自一人秘密从事,往后不再与据点往来,查到的任何事情通过崔丕传信,直接向我报告。”

  崔丕也就是崔老三。

  陈子云心中一凛,这是准备让我长久卧底啊!

  “喏。”

  “你本是应召来做鹞鹰,受训时也平平无常,然而乐文一案展现出你的异禀天赋,派你去做暗桩着实可惜,但此案中情属你最清楚明了,也知道王德明背后势力手眼通天,凶悍残暴。”

  “所以暗桩人选属你最合适。”

  你刚才怕是对周驰也是这么说的吧,陈子云内心腹诽。

  寒光一闪,陈玄礼猛地拔出腰间横刀,刀锋凌厉,材质神奇的漆黑乌亮,出鞘瞬间仿佛有血腥味渗出,隐隐摄人心魄。

  陈子云先是一惊,以为其听到自己内心的吐槽,旋即又被这把夺目的横刀所吸引。

  陈玄礼手掌拂过刀身,伸指一弹,竟是一声铛铛闷响。

  “景龙三载,圣人赐我此刀,派我在千骑营中做暗桩,以图诛杀韦后。”

  “可以说当今盛世有此刀一份功劳,今日我将此刀赠予于你,望你用此刀守住这开元盛世。”

  陈子云半跪接刀:“卑职定不负都尉赠刀之愿。”

  半个时辰后。

  陈玄礼对着感激涕零的百骑卫士道:“不要负了此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