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京兆府查娼?

从武侯到大唐首相 公苦渡河 2059 2020.06.18 22:57

  作暗探最不好的就是这点,看谁都觉得是敌人,时刻提心吊胆。

  刚才吹半天牛,就是等确认张巡身份,一有不对,当即拿下。

  陈子云吐出口中咀嚼到寡淡无味的薄荷叶,不再耽误时间:“张兄,我们有事,就先行告退了。”

  张巡一愣,方想起自己上来攀谈的初衷:“二位贤兄可是去找安小姐?”

  陈子云准备说出另一个借口,一只手在桌下悄悄摁住他的大腿,随即不解看向伸手者。

  李从道不紧不慢道:“张兄若是担心安翠姑娘,可与我们一起寻她。”

  “那就多有叨唠两位贤兄了。”张巡喜露于色:“巡顺带好向浩南兄请教一二传奇探案小说。”

  “传奇探案小说?”李从道瞥了眼自己的下属,你还写传奇小说。

  陈子云简短解释两句,暗示道:“走,去结账吧,过会儿太阳当头热的很。”

  趁着结账空隙,陈子云小声问道:“为什么要带上他?”

  “以防万一,其次此人结识安翠两月,若安翠真有问题,其也认识熟悉,能为我们做些参考。”

  李从道见下属仍旧眉头微蹙,又道:“安翠嫌疑微乎其微,乃无关紧要的事情,可与此人结交一二,其大兄在御史台颇有薄名。”

  陈子云想到昨夜的一席话,眉头渐渐舒展。

  结网吗?

  永和坊在长安城西南方,离乐文书斋所在的怀远坊两坊距离。

  类似城镇郊区,再往南走就是城乡结合部,城南好几座坊市都是贫民窟,一坊五百来户,是正常坊市人口的十分之一。

  永和坊不好不坏,房价不贵,加上坊内的一座波斯寺,大食拂霖等远道而来寻找机遇的穷人不少就聚集在这。

  “浩南兄,我倒懂一文一武两大主角,但为何还要添一逗角?”

  “紧张刺激的情节里夹杂些笑话,有反差萌点。”

  “萌点?”

  两人插科打诨时,李从道从一座宅院走出来,对两人摇了摇头。

  “那只剩最后三幢府宅了。”

  李从道嗯了一声:“走吧。”

  ……

  “安翠?三位爷说的是安奈娅吧。”

  一个颧骨高耸,鼻高目深的胡女带着浓重口音说道。

  陈子云看向遮掩鼻子的张巡,后者嫌弃的瞥了眼胡女,闷声道:“对,安翠小姐的拂霖名字是安奈娅·西塞罗。”

  胡女尴尬的叉手抱胸,夹住腋窝:“安奈娅昨夜并未回来。”

  陈子云礼貌的注视事业线,问道:“她家人没去寻她?”

  “奴们这所宅院住的都是些独自来长安讨生活的,若有人要了奴们,早就离开宅子了。”

  哦,陈子云懂了。

  “安翠在别家过夜?”

  胡女摆手道:“爷,宅子的女人们有些是正当人家。”

  你在暗示我你不正当?

  “那安翠不回家,你们没担心过。”

  “爷说笑了,在长安一人讨生活,自顾都不暇哪还有精神头关心别人,况且安奈娅帮别人做活,有时活计太多过了夜禁,也就在外勉强过一宿。”

  陈子云沉吟几息:“可否带我们看看安翠的住处。”

  胡女斜依着门:“爷找安奈娅何事?”

  “我们是写传奇小说,常从安翠这获取些拂霖风情,勉强算得上朋友,今日她没来书斋,心中有些担忧遂上门拜访。”

  胡女扫了眼三人的衣着,以及腰间佩挂的刀剑,侧身引入门。

  “爷随奴来。”

  陈子云望向一直遮住鼻子的张巡,耸了耸鼻翼:“当真那般臭?”

  张巡解释道:“我对女子身上的味道有些敏感。”

  进了府宅,外院有一半用木板隔成木屋,十余个年龄不一外国女子好奇打量着三人。

  观发色肤色,大部分是西域诸国,混杂着几个大食拂霖人。

  其中有几个大胆的扭腰上来,想把陈子云几人拽进小房间里。

  技术熟挑,衣裳半解露出细腻的小腹,曲线完美,脚下踩着胡舞近身。

  陈子云被磨的想要发火。

  领他们进门的胡女用西域话叱骂她们几句,然后在陈子云失望的目光下灰溜溜走开。

  再往前走了几步,胡女指着一间上了锁的屋子道:“爷,安奈娅就住在这里,奴们这片盗贼多,所以平日出门都会上锁。”

  李从道上前拉扯几下,见房屋确实被锁上,于是俯身透过门缝往里瞧。

  随后侧身让开:“陈浩南,用刀劈断门锁。”

  胡女一惊,惶恐道:“几位爷,这宅子是海鲸帮的,就怜惜奴等苦命人吧,宅子坏了需奴们来赔,还请和海鲸帮的爷们商量下,到时随意你们。”

  李从道不理胡女用帮派压他等,掏出块令牌,在胡女面前晃了一下:“京兆府办事,再阻拦,将你等无户籍的异族逐出长安。”

  听到京兆府三个字,胡女顿时面色大变,声音轻颤:“原来是三位官爷,爷等自便,奴不打搅官爷办事了。”

  话说完,急匆匆跑出去,大喊了两声,一众异国女子纷纷兔子般窜逃,偌大的宅子顷刻间只剩陈子云三人。

  张巡古怪的望向李从道:“云龙兄是京兆府的人,可是安翠小姐犯了什么事?”

  李从道将令牌抛给张巡,后者端起一瞧,不由失笑。

  原来令牌并无官职,只是道门简简单单的一枚敕令。

  “云龙兄是诈那胡女不识唐字。”

  “嗯,若识唐字,彼女也不会在此卖娼,总好过把本地帮派搅来。”

  张巡乐道:“所以云龙兄谎称自己是京兆府的。”

  打开门的陈子云好奇道:“这些女子犯了什么事吗,听到京兆府吓的逃跑。”

  虽然暗娼会被封禁,但不是还有些正当女子吗,何况不是上面要求严打,京兆府才没闲心管这事呢。

  张巡为其解释道:“她们应该没犯什么事,但她们本身无法长久待在长安。”

  “长安繁盛百年,居者愈多,近来已过三百万,而其中不少胡人并无文牒,是自己越过城门偷偷潜进长安的。”

  “而人多成患,京兆府近年来会定期清理出些长住无户籍的胡人。”

  陈子云舔了舔嘴唇,明白过来,就相当于某国的偷渡客听到移民局的名字,这些聚住一起的外国女子才惧怕京兆府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