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恐怖惊悚 给我来碗孟婆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 小博士

给我来碗孟婆汤 痞子东 1916 2018.12.07 02:49

  我看着这金龟子……阿不……这幼齿……啊呸呸呸……汗,让这女孩给我嘴都弄瓢了。

  我看着这女孩略琢磨了一下,立即就想明白她是谁了。

  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这女孩应该是老罗给我安排的助理。

  老罗也真是的,这是给我安排了个什么人啊?

  就这么个没规矩,又口无遮拦的小丫头,以后究竟是她协助我工作,还是我协助她工作?

  从心里说,我对于这个助理一点都不满意,跟我以前的秘书丁依依就没法比!

  可想想自己初来乍到的,也不适合对领导的人事安排说三道四。

  这样显得我有点不知进退,同时又容易给别人留下我这人“事儿多”的印象。

  我叹了口气,勉强挤出了个笑容对吴涵涵说道:

  “你是罗顾问安排过来的助理吧?”

  有了之前许岩挑毛病的经历,尽管我对他不以为然,但我这次对老罗的称呼正式了许多。

  女孩点了点头,娇笑着说:

  “是啊,大叔!罗顾问让我来的,罗顾问说了,以后我们就是搭档了!呵呵,罗顾问还说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我眼前一黑,好悬没晕倒。

  汗啊,真是什么样的二杆子领导,带出什么样的二杆子兵,纯属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揉了揉发痛的额头,耐着性子对女孩说:

  “嗯,好。是这样,我呢,今年二十八岁,可能比你大点,但你也不用大叔大叔的这么有礼貌。以后你可以叫我刘组长,刘东、老刘,这都可以。”

  听我说完,女孩一脸不可置信的打量了我好一会儿,突然指着我大笑着说:

  “哈哈哈…你才28啊?我以为你今年快40了呢!哈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你这是怎么长的?长的也太着急了吧?哈哈哈..”

  我又是眼前一黑,感觉自己让她给气的心脏病都快犯了。

  见我脸色很难看,吴涵涵这才强忍着笑,伸出一只小手和我握了握,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好了好了,我不和你开玩笑了。我今年18岁,以后就叫你哥吧,这样听着亲切。对了,我叫吴涵涵,你可以叫我涵涵,也可以叫我金龟子!嘻嘻,你看我像不像,大风车吱呀吱溜溜的转...”

  吴涵涵说着,还学起了大风车里金龟子跳的舞蹈,给人的感觉很是有趣。

  说实话,对于吴涵涵知道大风车,并且还会跳大风车开场舞蹈这事儿,我一开始还挺纳闷。

  我心说她比我小那么多,怎么会知道我们小时候爱看的节目。

  可转念一想,我又释然了。

  大风车这个节目,播了二十多年了,可以说是80后、90后、00后几代人童年的共同记忆。

  记得小时候,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儿就是打开电视机,收看大风车的节目...

  想起那美好的童年,以及那些童年时代的小伙伴,我不免伤感起岁月的无情。

  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鞠萍姐姐变成鞠萍奶奶,董浩叔叔变成了董浩爷爷,连我们最喜欢的金龟子,如今也已经五十岁了。

  而我们,也随着成长变得面目全非,再也无法回到曾经那无忧无虑的生活。

  忽然间,我觉得自己对面前这个口无遮拦的女孩,好像也没有那么反感了。

  不仅如此,我对她身上的这份难得的童真,还隐隐有一种说不出的喜爱。

  当然,对她的这种喜爱,并不是男女间的感情,而是对童年时代的留恋。

  吴涵涵见我看着她的目光很柔和,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然后双手一叉腰说道:

  “哥,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我告诉你啊,我金龟子可不是那么好撩的!想撩我,至少100根哈根达斯,外加充值2000Q币...”

  吴涵涵说到一半,感觉自己要的好像有点多,又赶忙改口说道:

  “哥,你有压力啊?要不50根哈根达斯也行!你看啊,我今年都18了,可到现在还是单身狗,你这又是我的搭档,又是我的领导,你得帮我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吴涵涵这副求郎若渴的模样,给我都笑喷了。我心说小毛孩子才多大啊?急个什么劲?

  可大笑过后,我看着这傻孩子又感到一丝心酸。

  18岁,按理说本应该是上学的年纪,可她却早早的上了班。估计她家里条件应该不算太好。

  “涵涵,你今年才18岁,怎么不去上学啊?”

  我本想和她说:家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如果有的话跟我说一声,我不介意资助个贫困大学生。

  但我担心问这样说太唐突,怕伤了她的自尊心。

  可谁知,吴涵涵却给了我一个惊掉下吧的答案:

  “上学?那帮老师还能教我什么?哥,你别看我年龄小,我可是有博士学位的人,要不也不可能有资格进咱们特研会。”

  博士学位?这么小的年纪,博士都读完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神童?

  说实话,以眼前这个女孩的年龄来说,要不是她这种二杆子性格不容易撒谎,我对她有博士学位的说法还真就不敢相信。

  可紧接着,我在一想她这段话的结尾,又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加入特研会很难吗?

  想到此处,我便对吴涵涵问道:

  “涵涵,我问你个事儿!加入咱们特研会,一般都需要什么条件?”

  吴涵涵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了我一眼,很疑惑的反问道:

  “哥,你可是特研会的组长,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我老脸一红,讪笑了几声后,尴尬的说:

  “呵呵,我刚来,很多事儿并不了解。涵涵,你跟我说说呗。”

  吴涵涵见我真的不知道,表情变得很古怪。

  她琢磨了一会儿后,向我问道;

  “哥,你是怎么进的特研会?而且为什么一进来起点就这么高,都直接当组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