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是真还是假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970 2020.04.20 09:02

  如春提着篮子出门,府门口的守卫看见她就问:“如春姑娘这是要去哪儿啊?”

  “替小姐出门买个东西。”如春笑道。

  如春去胭脂铺买了些胭脂水粉,送去了沈府给文氏,说是苏幻颜感谢她那几日的照顾。

  这边,苏幻颜趁着先生回去午休了,便去找思梅问刘家的人有没有来过。

  “以奴婢跟了夫人多年的经验来看,刘家肯定会迎田家姑娘进门的,刘家公子定会以命相逼,都是这样的,无一例外。”思梅说道。

  苏幻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长大后的世界,果然有些不一样。

  思梅话音刚落,刘家的人就上门了。

  苏幻颜心想:看来是要娶田家姐姐为妻了。

  事情跟思梅猜的八九不离十,的确是有人以命相逼,不过不是刘秀才,而是刘夫人。

  刘夫人想抱孙子,不愿让刘家子嗣流落在外,便让他们把田家姑娘迎进门,刘秀才却没有勇气上门求娶。于是刘夫人就绝食了,刘老爷这才到苏府求大夫人。

  大夫人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让刘秀才一起去渔村,刘秀才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点头同意。

  毫无例外,他们又吃了闭门羹。

  大夫人示意刘秀才喊田家姑娘出来,没过多久田家姑娘就出来了。

  田家姑娘有点儿胖,也许是因为有孕在身的原因,看着憨憨的,许是哭了几天了,黑眼圈极重,眼睛也肿了一圈。

  她看到刘秀才就跑过来抱着他,并哭诉着思念。

  刘秀才小心翼翼地抱着她,并说:“娇娘,我来迎你回家了。”

  苏幻颜感到疑惑,这就是爱情吗?看着并不让人向往,田娇娘和刘秀才如此,章羽婕和赵沛文亦如此。

  田渔夫还是黑着脸,但围观的村民那么多,田娇娘又有孕,他只好收下了聘礼。

  初夏突然拉了一下苏幻颜的衣袖,并说:“小姐,我见过那个男子,和君芙小姐在郡主府后院。”

  苏幻颜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赵沛文,他那天果然去了。她想上前跟他说话,却被思梅拉住了。

  “辞雪,我们要进去跟田家商量娶亲的相关事宜,你别乱走动。”思梅说道。

  他们从田家出来的时候,看到一辆马车路过,是赵沛文和赵大婶,马车上还有一些旧物件。

  看到苏幻颜,赵大婶便冲她点点头,她看起来很幸福,感觉未来一片晴朗的模样。是要搬到京都里住了吧!

  因田娇娘的肚子再等就要显了,故田刘两家的喜事就定在了三日后,虽不是什么良辰吉日,却也是个好日子。

  沈家是书香世家,先当家的是沈家老二,在国子学做司业。不少权贵想要巴结,也不见沈家与哪家走得特别近,但也没有拒人千里。

  如春给文氏送去胭脂后,文氏很是喜欢,少不了在相熟的权贵夫人说道。

  古往今来,人们都是喜欢跟风的。一时之间,赵沛文的胭脂铺生意十分红火。

  这突然出现的铺子,抢了其他胭脂水粉铺的生意,自然是有人眼红要挑事的。不过只被砸了一次铺子,就再也没有人来闹事了。

  苏幻颜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心中了然,她知道肯定是章羽婕在背后做了什么。

  田刘两家喜事的前一日,苏幻颜就趁着大夫人忙,偷偷和如春去了胭脂铺。

  走到铺子门口,苏幻颜突然想到她俩不能同时出现,以免让赵沛文生疑,她便让如春先进去了。

  如春按照她的吩咐,说是来取分成的。赵沛文很爽快地把银两给了她,赵大婶热情地叫她留下来喝茶。

  这时,苏幻颜走了进去。赵大婶见了她,很是高兴,连忙招呼她一起进里间喝茶。

  “我师父吩咐我来买些胭脂水粉,听闻新开了一家铺子的胭脂水粉十分好用,我便来了。”苏幻颜这么说道。

  赵大婶给她们倒了茶,又拿了些点心,并笑着说:“别客气,当在自己家一样就行,真是太感谢如春姑娘了,我听沛文说了,多亏了你的主意,不然我们哪有那么好的日子。”

  嘴上是那么说,感谢也是真的,但心里也觉得自家儿子很有出息。

  “赵哥哥,您这铺子真好,这里可是京都最繁华的街道呢!”苏幻颜似是无意地说道。

  赵沛文心里是触这个小女孩的,每每见着她,都让他感到不自在。

  见儿子不说话,赵大婶便替他答了,她一脸自豪地说:“是呀!可花了不少银钱呢!我那未过门的媳妇把嫁妆都搭进来了呢,待会儿她就来了,你们正巧看看,长得可漂亮了!”

  赵沛文却没有很开心,手上的杯子都还差点儿没拿稳,茶溅到了身上。

  赵大婶一看他衣服湿了,就说:“哎呀,沛文,你怎么如此不小心,快去换件衣裳吧!待会儿婕儿就该到了。”

  “真是招待不周了。”赵沛文说道。他极想说叫她们快些离去,可他又不好说出口。

  苏幻颜便心安理得的厚着脸皮不走了,还边吃边夸赵大婶手艺好。如春只有也能坐着不走了。

  一盏茶后,一个穿着粗麻衣的女子进来了,她只梳了个简单的垂挂髻,也没佩戴什么首饰,好一个平常女子“章羽婕”。

  章羽婕自是识得苏幻颜主仆的,双方都是看破不识破,虚情假意寒暄了一番。

  “辞雪妹妹,小小年纪便出来讨生活了,也是不易啊!”章羽婕意有所指地说道。

  苏幻颜看着本就有些憨,一笑就更憨了,她笑着说:“师父待我好,生活也还过得去。”

  如春心想:我这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章大小姐居然是赵沛文的未婚之妻,她不是许给了郡主府世子吗?

  苏幻颜突然说有些想吃品香斋的绿豆糕,问赵大婶能否帮她去买,说是想跟羽儿姐姐聊聊天,说着便递给她几个碎银子。

  见苏幻颜那么喜欢自己未来儿媳妇,赵大婶心里喜滋滋的,自然不会拒绝去买绿豆糕。

  如春也被苏幻颜支了出去,里间只剩她俩时,苏幻颜便问:“羽婕姐姐,有什么话要说吗?”

  章羽婕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幻颜妹妹!”

  “赏花宴那日,你可见过我家四姐姐?”苏幻颜颤着声问道。

  “当然见过,那时她与你一起。”章羽婕说道。

  这时,赵沛文撩帘子进来了,他方才就在门外偷听了。

  他破罐子破摔的模样说:“刚见你时便觉得眼熟,原来你是那女孩的妹妹,这事与羽儿无关,是我做的!”

  据赵沛文说,那日他知道赏花宴举办,是为了让章羽婕与郡主府世子相见,便心里不安,于是他就扮成随从混进了群主府。

  章羽婕怕旁人察觉便把他拉去了假山后面,正巧被苏君芙撞见了,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就推了她一把。

  “住口!不要再说了!你就不怕我报官吗?”苏幻颜怒道。

  若是她大些,她一定狠狠摔这俩人几巴掌,他们太自私了!为了一己私欲就断送了别人的生命。

  章羽婕慌了,她不能就这么毁在苏幻颜手里,也不能让赵沛文被毁,她说:“你不能报官,你要什么都可以,我都给你,你不能去报官!”

  苏幻颜对这追寻许久的真相,是愤怒的,也是震惊的,她一心只想让这二人受到惩罚,不能让姐姐枉死。

  她却没有注意到,赵沛文拿起了桌上的瓷碗,显然是动了杀心。

  “掌柜的在吗?”

  就在这时,有一男孩在门帘仔喊了一句,见无人应他,又喊:“有人在吗?”

  同在外边的如春,便撩帘子进来了,看气氛诡异,便说:“赵大哥,外边有一小公子来买胭脂水粉,你快出去看看吧!”

  ……

  过了一会儿,赵沛文才回过神来似的,瞪了苏幻颜一眼,然后才放下瓷碗出去了。

  “小姐,您没事吧?”如春问道。她觉得苏幻颜怒火冲天的,一副随时要爆发的样子。

  品香斋一直都客似云来,赵大婶等了许久才买到绿豆糕。她回来时,赵沛文刚出去。

  “辞雪姑娘,你要的绿豆糕,我给你买来了。”赵大婶说着便把绿豆糕递给她。

  苏幻颜看都没看一眼就把糕点丢在地上,然后跑出去了。

  她出去正巧撞到了在挑选胭脂的小公子,那小公子扶了她一把,并说:“你无事吧?”

  她听出了这是姜凡的声音,但她一点儿也不想抬头,推开他就跑了。

  如春出来也是匆匆的说了句告辞就去追苏幻颜了。

  姜凡一家明日便启程回驻地了,他想着出来给额娘买些京都的东西做小礼物,不曾想遇见了苏幻颜。

  他心想:小颜怎么了?为何总是如此,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吗?

  回到苏府,苏幻颜就把自己关在房间了,晚膳也不肯用。

  她一直在想,要不要将此事告知父亲母亲,可她又没有真凭实据。

举报

作者感言

四夕以凉

四夕以凉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有些书友说不够看,我会加油码字的,争取加更(∗❛ั∀❛ั∗)✧*。

2020-04-20 09: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