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先生的婆家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054 2020.06.02 23:52

  好在苏幻颜早就让如春在门口守着,才没让苏曼瑶把虫子带进她卧室。

  “大小姐,我们家小姐最怕虫,您把虫子给奴婢再进去吧!您出来,奴婢再将虫子还您。”如春苦口婆心劝道。

  苏幻颜在里边不敢吱声,她怕自己一开口,苏曼瑶就要进来了。

  外面又传来尹昌哲的声音,他说:“瑶儿,把虫子给我吧!我帮你看着。”

  这时,芙蓉院跑来一个前院的家仆,他慌慌张张的,见了如春便问:“如春姐姐,六小姐可在?”

  “小姐在小憩,可是老爷有事要交代?”如春说道。

  家仆急地就差跺脚了,他道:“快些唤醒六小姐吧!出大事了。”

  尹昌哲道:“瑶儿,我们去别处玩吧!”

  虽然苏曼瑶不情不愿的,但还是被风铃拉着跟尹昌哲一起离开了芙蓉院。

  他们一走,苏幻颜就推门出来了,她问:“出什么事了?”

  “您院里的先生的婆家来寻她了,她婆婆还在府前撒泼,引了好多人围观,老爷让先生去跟他们解释清楚。”家仆语速极快道。

  苏幻颜心一惊,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先生是有婆家的,她心想:既然先生有婆家,那为何先生在京都一住就是十年,那婆家人现在才上门寻人呢?

  她想亲自去绣房找先生时,发现先生已经站在绣房门前了,先生道:“走吧!我随你们走一遭。”

  一向十分淡定自如的先生,此时却有些发抖,她是在害怕吗?

  “先生,你别担心,若有人冒名顶替,苏家会给你做主的。”苏幻颜说道。

  苏府前,有个穿金戴银的老妇人在破口大骂:“荣雪娘!你这个贱女人!你一个低贱的绣娘,天大的荣幸才嫁进我牛家,整日念着情郎的名字,嫁进我牛家五六年,一个蛋都没生,还找借口来京都攀高枝,一来就是十一年!荣雪娘,你给我出来!”

  苏家的主子们自然是不会顶着风头出去的,大夫人吩咐梅香和思梅去请那老妇人进来,那老妇人却说:“你们护着那贱人!自然是她那边的人,我若是进去了,那还不得被草席裹着出来!我才不去!让那贱蹄子出来!”

  梅香听她说的那么难听,就想去教训她,思梅连忙拉住她,并小声地说:“不可,你瞧她那样,你若是打骂了她,她哪能轻易作罢。”

  梅香啐了一声,便转身回去回话了。

  那老妇人又骂道:“荣雪娘!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你和那男人都同吃同住了!苏家大夫人还把你说给我儿子!你也有脸嫁进来!”

  最后这句,被赶来的苏幻颜和先生听见了,苏幻颜有些怒了,她道:“这妇人说话怎的那么难听!我得去说说她。”

  先生额间有些细汗,整个人都有些发颤了,这是得要有多恐惧才会如此!

  苏幻颜走到那老妇人几步远的地方,说道:“婆婆,您在苏府前如此恐怕不妥吧?暂且不论您是不是雪娘先生的婆家人,就算是,您这样辱骂她,这是将她置于何地?”

  一听苏幻颜这么说,那老妇人就像只炸毛的猫一样,怒道:“你又是什么东西!是那**的同党?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苏幻颜心道:这妇人真是无理取闹,先生怎么会嫁到这样的家人,定是冒充的!

  “您可别说的那么难听,有失身份,不如说说,您此来主要是何为?”苏幻颜问道。

  老妇人“哼”了一声,然后嚷道:“不见荣雪娘,我是不会说的,让她出来!”

  有几个大婶是认得“文辞雪”的,她们说:“辞雪姑娘,若是那荣雪娘在苏府,您就去回了苏夫人,把人交出来吧!这样多难看啊!”

  又一个大婶说:“荣雪娘这名字十分耳熟,经这妇人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荣雪娘不就是十多年前,苏夫人说成的第一桩婚事吗?当时还是一桩美谈呢!”

  苏幻颜从她们一人一句中,得知了关于先生的一个故事。

  十八年前,先生还是京都绣坊的一名普通的绣娘,据说在那时,她的手艺就是整个绣坊里数一数二的,而且为人和善,和其他绣娘关系都好。

  有一天,江南来了一个布商,他去绣坊挑布料的时候,遇见了先生,对先生一见钟情。

  连着几日,布商都会来绣坊挑选布料,但却没见他看中哪匹布。只是每日来的时候,都会给绣娘们带些小点心。

  一来二去,半月过去了,坊主便问他,到底想要什么样的花样,她可以按照他的需求,让绣娘们赶工。布商却支支吾吾地,只说要再想想。

  那时苏家后院还是苏老夫人做主,也还没有把冰人的衣钵传给大夫人。

  不过也许大夫人天生就有做媒人的潜质,这件事传到她耳朵里,她便猜想布商是看中了绣坊里的绣娘。

  于是她一早便去了绣房等着,果然那布商又带着点心来了,她还注意到,他给先生的糕点是跟旁人的不同的,而且他看先生时,眼里是有光的。

  一问,布商果然是看上了先生,但他又不好意思开口,大夫人便帮他去打听。

  但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容易,先生的父母并不同意这桩婚事,因为江南太远了。

  大夫人便劝说布商,让他将先生一家都接去江南。

  如此,布商才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

  苏幻颜暗自感叹:先生这般清气的人,嫁给布商还不如嫁个穷小子。

  有人发出疑问:“那老妇人说的情郎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荣雪娘嫁去江南之后识得的?”

  “我听说啊!那男子是荣雪娘原先的未婚夫,荣家之前不同意婚事不是因为江南太远,是因为荣雪娘是有婚约的。”有一妇人神秘兮兮地说道。

  苏幻颜见她们越说越离谱,便说:“各位姐姐,你们可别听说了,这话乱说是要毁了人家的名节的。”

  “名节?那贱人躲在京都十多年,哪来的名节,指不定有多少个姘头了。”那老妇人怒道。

  苏幻颜刚想说她一句,先生就出来了。

  先生恭恭敬敬向她作了个揖:“母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