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身处异国惹谣言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750 2020.05.05 09:07

  原来初夏一直都记着她家小姐,她也觉得是苏幻颜害死了苏君芙。

  苏幻颜心想:不是的,不是我,是赵沛文,是他害死芙姐姐的。

  她用被子蒙住头,不愿起来面对现实,她甚至有些害怕了,怕她睡着的时候有人进来捅自己一刀。想到这里,她一下就弹了起来,靠着墙的同时,还能被子裹紧自己。

  因为连跟了自己十年的初夏都信不过了,还有谁可以信!她的眼泪又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辞雪师妹。”门口有人唤了她一声。

  是顾南朔的声音,可她不敢应,谁知道他是不是来杀自己的。她又想到昨日在街上无缘无故被十几个人围殴,想到此她就不寒而栗。

  “辞雪师妹,我是顾南朔,你还好吧?”苏幻颜没回应他,他又说,“我知道你不是她们说的那样,我信你。”

  她还是没应他,但她知道他还走,所以过了一会儿,她就起身去开门了。

  他果然还在,他说:“没关系的,我们会为你找回公道。”

  都说一个人脆弱的时候,最受不了别人的关怀,苏幻颜一听他的话,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

  顾南朔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又没有手帕,只好伸手借衣袖给她擦眼泪了。

  “好啦!别哭了,你身子不好,当心哭坏了。”顾南朔安慰道。

  说着还给她拍拍背,这倒好,她是越哭越起劲了。

  路过的人都停下来围观了,他们当然不会怀疑顾南朔和她有什么不正当关系,因为此时的顾南朔是女装,也算是思虑周全了。

  有一个年纪稍微大些的女子拉了顾南朔一把,并说:“姑娘,你可不要靠近这人,小心坏了你的名声。”

  顾南朔把苏幻颜护在身后,并说:“姐姐们,你们没有真凭实据可别胡说啊,别坏了我妹妹的名声。”

  此时,苏幻颜特别感动,她心想:大概南朔师兄你,是唯一一个站在我这边的人了吧!

  听顾南朔这么一说,围观的人又开始议论纷纷了。

  “她是她的妹妹,那就不是苏家六小姐了。”

  “也是,我在天辰就听说了那六小姐体弱多病,一直养在院子里,从不出门的。”

  “谁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的传的谣言。”

  正当话锋被顾南朔带偏了的时候,又有个人说:“可她就算不是苏家小姐,那也是个浪荡的女人啊!”

  于是周围的人又开始指责苏幻颜了,她已经忍无可忍了,怒道:“你们说我勾搭男人,谁看见了?那男人是谁?他在哪?平白无故的,为何要把脏水往我身上泼?”

  围观的人被问的哑口无言,可过了一会儿,又有个人说:“无风不起浪,旁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来冤枉你。”

  “对啊,有人看到了你跟一个极丑的人一起,出双入对的。”有人附和道。

  原来他们说的是吴侍卫,苏幻颜正想反驳,吴侍卫就出来了。

  “我是送嫁的护卫,保护辞雪姑娘是我的职责,何来勾搭一说?”吴侍卫说道。

  苏幻颜心道:谢谢吴大哥!

  顾南朔一看传言中的另一个正主也出来了,便说:“你们看看,我妹子不说倾国倾城,那也是花容月貌,怎么可能跟这位侍卫大哥在一起呢!”

  围观群众就像墙边草,风吹哪边倒哪边,听顾南朔这么一说,他们又觉得很有道理。

  苏幻颜觉得这么说,会伤了吴侍卫的心,她想说话的时候,吴侍卫冲她摇摇头,她只好作罢。

  见没热闹好看了,围观的人群就散了。苏幻颜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有人护着自己的感觉真好。

  “多谢吴大哥仗义执言。”苏幻颜作揖道。

  顾南朔也说:“多谢兄弟,我刚才说的话没有别的意思,你别见怪。”

  早就在一旁看着的希儿,上前对苏幻颜说:“辞雪姑娘,我家小姐找你,跟我走一趟吧!”

  顾南朔想拦着,但苏幻颜却说:“无妨,她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苏语玲正在房里作画,半点儿都不像明日就要出嫁的样子。画里是一个小姑娘在院子里荡秋千,她正在画小姑娘胸前的璎珞。

  等她画完了,慢悠悠地放下画笔才说:“滋味如何?很难受?芙儿命都没有了,你被人指点一会儿很委屈吗?”

  苏幻颜掐着手心,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二姐姐,不管你信不信,我真没有推四姐姐,我从茅房出去找四姐姐的时候,她已经倒在血泊里了。”

  苏语玲冷笑一声,道:“死无对证,当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苏幻颜突然想起那天苏语玲和章羽婕先走开的,赵沛文去找了章羽婕,苏语玲会不知道吗?苏君芙出事的时候,她又在哪里?

  “四姐姐出事的时候,你在哪里?”苏幻颜问道。

  苏语玲被问得一愣,随即又摆了臭脸,道:“关你什么事!”

  苏幻颜又问:“跟章家姐姐在一起?”

  被追问的苏语玲脸色更不好了,她怒道:“你别岔开话题,现在可是在天凌国,而且你只是官媒的下属,我就算把你弄死在这里,也没人敢把我怎么样!”

  “二姐姐!那天你看到赵沛文了,对不对?”苏幻颜走近她几步,又接着说,“那个时候你到底在哪里?他推四姐姐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阻止?”

  她说的话激怒了苏语玲,苏语玲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扫在地上,并说:“胡说!胡说!”

  在外面守着的婢子们听到里面的动静连忙跑进来,希儿到苏语玲身边看她有没有伤害,并说:“小姐,您没事吧?”

  “把她赶出去,死不悔改的东西。”苏语玲怒道。

  苏幻颜还想问,但那些丫鬟就凶神恶煞的把她轰出去了。

  苏幻颜心想:看二姐姐的样子是没看到赵沛文推芙姐姐的,但她绝对知道赵沛文去过赏花宴。

  “辞雪师妹。”

  苏幻颜刚踏了一只脚进去房间,就听到有人小声叫她,她看过去,正好看到宁乐恩向她招手。

  “乐恩师姐,你怎么来了?”苏幻颜问道。

  宁乐恩递给她一个食盒,并笑着说:“南朔让我来给你的,他好像对你很上心呢!”

  苏幻颜脸一红,然后说:“同门之宜罢了,南朔师兄和子羡师兄不也对你挺好的吗?”

  “子羡啊!”宁乐恩诺有所思道。她心想:他不是对谁都挺好的吗?

  苏幻颜打开食盒一看,原来是醋萝卜,她觉得心里暖暖的,然后拉着宁乐恩进了房里,说要跟她一起吃。

  其实他们三个一直都在苏语玲附近,她们在里面说的话,他们都听到了。

  宁乐恩知道她现在心情不好,苏语玲那边有俞子羡和顾南朔,所以便留下跟苏幻颜聊天了。

  宁乐恩聊着便跟她说起了自己的身世,她说她出生在天辰国的一个小山村里,父亲是村里第一个赚够钱能去京都城郊买地的人,买了地之后就请了人盖房子。

  可好景不长,房子都还没有盖好,她父亲就欠了恶霸的赌债,没钱还了,就卖了京郊的那块地。

  宁父宁母也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的那种夫妇,一家人常常鸡犬不宁的。

  村里其他人都越过越好,只有她家越来越贫穷,而且逢年过节她父母就会大打出手。

  别的小朋友最开心的时候,也是她和弟弟妹妹最害怕的时候,所以现在有了安谦,她才格外珍惜,虽然他不是她原来喜欢的那类人,但却是她想共度一生的人。

  宁乐恩说着这些,便两眼泛着泪光。

  “师姐,没事的,一切都会变好的。”苏幻颜安慰道。

  跟宁乐恩聊过之后,苏幻颜感觉放松了不少,然后又觉得她可怜,又替她开心。

  入夜后,初夏才提着食盒回来,苏幻颜不太敢吃她带回来的晚膳。

  “没毒,您放心,我不会毒死您的。”初夏一边说着,一边把菜摆出来。

  苏幻颜却说:“我下午吃了些点心,现在不饿,你拿下去吧。”

  初夏心想:不吃就算了,反正你害死了四小姐,饿死算了。

  但她嘴上却忍不住说:“身子不好还不好好吃饭,真是的。”

  一炷香后,苏语玲带着人来敲苏幻颜的房门,但是敲了很久都没有人应。

举报

作者感言

四夕以凉

四夕以凉

感谢书友们的推荐票和收藏,谢谢啦!(∗❛ั∀❛ั∗)✧*。

2020-05-05 09: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