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缘浅断魂香消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685 2020.05.27 11:03

  “民女拜见丞相大人。”宁乐恩按例跪下行礼道。

  安谦见了丞相也作揖道:“父亲。”

  丞相上下打量了宁乐恩一番,又说:“听说你被我儿抛弃之后,去了青楼卖身?真可惜,如此有才情的美人竟这样下贱。”

  他的每一句话都像尖刀一般,只戳宁乐恩的心。

  见宁乐恩不语,丞相又说:“我儿竟然跟一个青楼女子不清不楚,真真丢人。”

  宁乐恩闻言便挺直腰板,并说:“丞相大人,民女早就跟安先生没有任何关系了,您大可放心。”

  安谦也在一旁附和:“是啊!父亲,孩儿跟这女人半分关系都没有。”

  宁乐恩下意识的握紧了腰间的玉佩,这是俞子羡给她的聘礼,她握着它才心安了些。

  “本官来,可不是跟你闲聊的,我儿是要成大业的,挡他路的人,都得死。”丞相面无表情地说道。

  安谦想求情,但看丞相早有准备的模样,便选择了闭嘴。

  丞相吩咐下人将宁乐恩打死,宁乐恩想反抗,可她虽然学了些三脚猫功夫,但哪打得过训练有素的侍卫。

  一招就被制服了,宁乐恩被人按在地上,几个人乱棍打在她身上。

  她见到丞相就知自己活不成了,虽然她昨天跟俞子羡拜堂前,就想来丞相府以死让安谦放过顾南朔。但她现在不想死,可她不得不死了。

  她现在脑子里都是俞子羡,从相识到成亲,所有事情都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她被打了十来棍就吐血了,整个丞相府都听到了她的惨叫声。

  丞相也没命人塞住她的嘴,毕竟责打下人是高门大户常有的事。

  安谦见宁乐恩已经奄奄一息了,便向着丞相跪下,他还是舍不得让她死的,毕竟她曾经那么爱他。

  他道:“父亲,别打了,饶她一命吧!她现在已经不会缠着我了,我也不会想娶她进门,您就放过她吧。”

  丞相瞪了他一眼,并说:“你要上位,她就是你的污点,为父必须除了她!”

  宁乐恩喃喃道:“子羡,我不能陪着你了。”

  然后她就一直念着他的名字,不一会儿她就倒下了。

  安谦马上爬过来,把她抱在怀里,探了探她的鼻息,见她只有呼死没有吸气,他就知她没救了。

  “乐恩,你别死,都是我害了你,我错了,我就不该去招惹你。”安谦哭道。

  丞相冷哼一声就转身离开了,他懒得看自己儿子如此这般没出息的模样。

  宁乐恩紧闭双眼,说出了她人生的最后一句话:“这……样……也好,我也……配……不上……子羡……这……样好……的人。”

  在秋千上的苏幻颜突然从梦中惊醒,正巧初夏跑进来说,有个公子上门指名让文辞雪做他的冰人,现在就要陪他去迎娶他的娘子。

  “你可知来者何人?”苏幻颜问题。

  她心中猜想应是俞子羡,但她又不敢确认,因为她没想到俞王那么快就答应了这门婚事。

  可她一去前厅就见到了春光满面身穿喜服的俞子羡。

  大夫人见她来了便笑着说:“辞雪,快见过世子大人,承蒙世子看得起,让你做他的冰人,你快准备准备就跟世子去吧。”

  她还让思梅陪她一块儿去,以免出了岔子。

  出了苏府,思梅便交给苏幻颜一把扇子,上边的图案和大夫人那把是一样的。

  走到一半突然就下起了大雨,初夏连忙撑伞为苏幻颜遮雨。

  “世子为何这样着急,也不看看日子就要去迎亲。”初夏抱怨道。

  苏幻颜笑道:“因为他能和师姐在一起,真的太不容易了,他应该一刻都等不了了。”

  俞子羡骑着马,虽然全身都湿透了,但也丝毫不影响他甜蜜的心情,他心道:乐恩,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我要你光明正大的做我的世子夫人。

  他现在都已经能想象到,宁乐恩见到他带着俞王府的人去迎她的表情了,他觉得她一定会感动的。

  他心想:以后,你就不必为没有钱给岳父岳母大人发愁了,也不必担心他们吵架没人劝,我都会帮你分担的。

  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来到了,他们原先住的巷子里。俞子羡停下之后,抬着聘礼的队伍也停下了脚步。

  苏幻颜笑盈盈地推开院门,就被里边的情形惊得瘫倒在地了。

  她的眼泪随着雨水落了下来,她转头看着俞子羡,艰难的张开嘴说:“师姐她……”

  她瘫坐在地上的时候,俞子羡就已经心头一紧了,他下马跑到院门口一看,便觉得全身力气都被抽空了。

  宁乐恩正静静地躺着冰冷的院子里,大雨将她身上的血迹都冲开了,院子里的积水都是红色的,她那淡绿色的衣裙都被染了一片血色。

  初夏和思梅将泣不成声的苏幻颜扶起,苏幻颜见俞子羡抬不动脚,便说:“来两个人扶世子进去。”

  俞子羡推开来扶他的侍卫,然后跌跌撞撞跑到了宁乐恩身边,他将宁乐恩揽入怀里,然后摸了摸她的脉,又探了探鼻息,最后还附耳上去听她的心跳。

  知她已经去了的时候,他仰天呐喊:“天呐!把我娘子还给我!”

  他捂着自己的胸口,似乎有些透不过气,他放声大哭道:“乐恩,我父王答应我娶你了,你快起来跟我回家吧!”

  可他怀里的人儿早已凉透了,她腰间的玉佩也碎了,只剩下一挨着绳子的那个角了。

  “辞雪姑娘,既然新娘子没了,您去宽慰世子几句,我们便回去吧!”思梅说道。

  苏幻颜心里是想去的,但她挪不动脚步,她不知自己能说多少。

  她有些不忍心去看俞子羡,此时的她觉得自己还是十多年前的那个自己,除了哭以外什么都不会。

  思梅搀着她走进去,初夏给她打着伞。刚踏进院子,她就停住了脚步,她心里实在是太难受了。

  俞子羡坐在地上抱着宁乐恩的尸首痛哭,一旁的侍卫担心他出事,但又不敢说话。

  “小姐,您去劝劝世子吧!他好像快不行了,一直捂着心口。”初夏看了俞子羡一眼说道。

  雨越下越大,但大雨的声音并没有掩盖住俞子羡的哭声,他现在恨不得让自己跟着她去了。

  “我自己过去,你们别过来。”苏幻颜说道。

  她撑着伞走到他俩身旁,用伞遮住他们,并带着哭腔说:“师兄,雨太大了,你快把师姐抱回屋里吧!你若是倒下了,师姐的后事可怎么好。”

  现下俞子羡哪还能听到别人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宁乐恩不放。

  这时,晚秋跑进来了,她看到此情此景也是愣了愣,然后跟苏幻颜说:“小姐,听说今日顾公子就会被放出来了。”

  苏幻颜心道:南朔师兄或许能劝子羡师兄,我要去找他来。

  她转头跟思梅说:“思梅姐姐,你先回府吧!我有些事要处理,烦请姐姐替我在母亲说说话。”

  然后她就和晚秋一起去诏狱前边的街上等顾南朔了,因为诏狱出来就只有这一条路。

  “小姐,您都湿透了,要不先回去换件衣裳吧?”晚秋担心地说道。

  苏幻颜道:“我没事。”

  等了好一会儿,顾南朔才出现在街角,她跑过去拉着他的衣袖,哭道:“南朔师兄,你快去看看子羡师兄吧!”

  “他出什么事了?”顾南朔急道。

  晚秋跑上前给他们遮雨,并说:“宁姑娘没了,世子抱着她的尸首在院子里淋雨呢!”

  顾南朔惊得后退了半步,他问:“怎么会这样?昨日子羡才说和乐恩拜堂了,她怎么就没了。”

  “师姐一身伤,我们到的时候,她已经没了,你快去看看子羡师兄吧!”苏幻颜啜泣道。

  “好,我这就去。”顾南朔又跟晚秋说,“你快带你家小姐回去,她身子不好,还浑身都湿透了。”

  说罢,他便运轻功飞走了。苏幻颜想到宁乐恩就很难过,她蹲在街上流泪,过了一会儿就晕倒了。

  刚巧,那个不会说话的苏府侍卫来了,他便将苏幻颜抱回苏府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四夕以凉

四夕以凉

极限从BRT跑到公司楼下,又爬楼梯5层,只用了3分钟,跑的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上班踩点成功,忘记更新啦!哈哈

2020-05-27 11: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