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漫天流言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604 2020.04.12 09:31

  江南来的女红先生,几日后的一个早晨就到了京城,大夫人派了人去城门迎接,然后又带着苏幻颜去门口迎先生。

  苏幻颜想象中的先生是和王妈妈年纪一般的人,可是先生却是个比姨娘还年轻的人。

  往后几日,先生并未开始教苏幻颜女红,她只是在院子里喝喝菜,也不常走动。

  先生身上有股神秘的气质,让苏幻颜不敢去靠近她。

  初夏一边帮苏幻颜研墨,一边说:“小姐,为何先生还不教您女红呢?总觉得这个先生怪怪的。”

  自苏君芙死后,苏幻颜就开始发愤图强了,她想让自己变强大,好去查害苏君芙的幕后黑手。

  “许是从江南来,奔波累了,母亲刚差人送来了点心,你给先生送去。”苏幻颜放下笔说道。

  初夏提着食盒走到先生房门口时,听到里面有人在讲话,便停下了脚步。

  初夏心想:先生初到京都,是谁在里面呢?

  她想了想,还是敲了门,并说:“先生,我们夫人差人送了点心来,小姐特意叫奴婢给您送来孝敬您。”

  里面说话的声音停了,过了片刻,先生才开门。初夏递食盒的时候,看了一眼房间里面,并没有看到人,这让她更加疑惑了。

  先生接过食盒便关了房门,并说:“六小姐有心了,我正好要去小姐那处,小姑娘给我带路吧!”

  苏幻颜正半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手里还拿着书,不过她的心思却不在书上。

  她在想,如何才能去郡主府,再去找找线索。

  初夏来了,见她正出神,便叫了她一声。

  苏幻颜回过神来看先生来了,立马就起来给先生行礼了。

  “六小姐,我自江南来,这几日有些疲惫,故今日才算正式做你的女红先生。”先生说道。

  苏幻颜有些不知所措,揪了揪手帕。

  先生微微摇了摇头,然后说:“你也不必如此拘谨,我和你母亲算是故交,定会将我毕生所学教授于你。”

  如春正好拿着一张绒被过来,因为怕苏幻颜在院子里躺着会着凉。

  苏幻颜看自己的人多了,便有了点底气,于是说:“先生,进去里面吧,外面凉。”

  然后又叫如春去泡茶。

  苏幻颜给先生敬了拜师茶,并说:“往后辛苦先生教授了,学生定当勤奋学习。”

  “我习惯亲自去采办要用的布匹针线,明日你便与我一同去吧!”先生说道。

  次日一早,苏幻颜就被如春叫醒了。

  苏幻颜穿了件鹅黄色裙子,披着白色的披风就出门了。她在姐妹里长得不算出色的,但也算五官端正,若是活泼些,定然会招人喜欢。

  先生从到京都开始,就一直穿着一身白色,而且都绣有凤尾竹。

  她们出门从简,身边只跟了如春和一个正院的婆子。

  “先生,六小姐,前面就是全京都最好的绸缎庄了,是郡主娘娘的陪嫁,名为锦绸坊。”婆子为她们引路说道。

  进了锦绸坊,便有绣娘要给她们介绍绸缎,先生便说要自己看。

  先生一边挑选一边跟苏幻颜说这些布匹是用什么做的,有何特点,质地如何。

  苏幻颜刚想问什么,就看到先生两眼发亮地望着一批红色的丝绸。

  “姑娘眼光独到,这是上好的丝绸,少有拿出来卖呢!姑娘运气真不错。”绣娘笑道。

  苏幻颜被勾起了好奇心,于是便伸手摸了一下。

  “住手!”一个中年女子跑出来喝住了苏幻颜,还把那匹布抱起来了,又带着怒气对绣娘说:“谁让你们把这匹布拿出来的,这可是要给世子夫人做新衣的!弄坏了你有几个脑袋赔!”

  不知道是没寻到合心意的丝绸,还是被那中年女子气到了,先生没再看其他的面料就带着苏幻颜走了。

  虽然苏幻颜年纪小,但她总觉得先生是个有故事的人。

  先生在另外一家绸缎坊采办了面料之后,她们就启程回府了。

  苏幻颜撩开马车上的窗帘,看着外面车水马龙,不禁惆怅了起来。

  她心想:要是芙姐姐还在就好了。

  马车走到一个街角时,苏幻颜看到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那便是章羽婕。

  章羽婕正和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男子拉拉扯扯,似乎在吵架。苏幻颜只听到他们说到了郡主府,但是马车跑太快了,她没有听到下文。

  “先生,我的玉佩落在丝绸坊了,我想回去取一下,”先生还没开口,苏幻颜又说,“我去去就回,先生在此等我吧!马车来回也不方便,如春陪我去就行了。”

  没等先生回答,苏幻颜就叫停了马车。

  随行的婆子,阻拦道:“六小姐,让如春去取就行了,我们先回府吧!”

  “那是姨娘刚给我的,如春怕是不认识,还是我去吧!”苏幻颜说完就走了。

  下了马车之后,苏幻颜就快步往刚才那个街角走。那婆子也想跟去,却被先生拦住了。

  章羽婕和那个男人果然还在那里,苏幻颜拉着如春藏起来偷听。

  “羽儿,你为何一定要嫁给他?我以后也能给你好生活的!”那个男人激动的说道。

  章羽婕甩开那男人的手,并说:“沛郎,你不要这样,我说过一定会与你白头偕老的,但是我爹娘的安排,我也忤逆不了啊!你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

  那男人听了章羽婕的话,情绪便没那么激动了。

  他给章羽婕揉捏着手臂,并说:“羽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害怕失去你。”

  如春心里疑惑,却没有说话,只是跟在苏幻颜身后。

  苏幻颜心想:这个章家姐姐居然私会情郎,芙姐姐说了女子一生只能爱一人,那章家姐姐也是苦命人。

  苏幻颜刚想走,章羽婕又说:“赏花宴那日,你太冲动了,你怎么能偷偷潜入郡主府呢?还差点儿被人发现。”

  他们越说越小声,苏幻颜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了。不一会儿,他们就一前一后离开了。

  苏幻颜总觉得他们跟苏君芙的死有关,又说不出来有什么关系。

  “小姐,您为何要偷听他们说话,您是认识他们吗?奴婢也觉得那位姑娘有些眼熟。”如春说道。

  苏幻颜摇摇头,没有做声,她觉得自己这小脑袋不够用,她想要找办法接近他们。

  “那是初夏的远方表哥,先前来府上找过初夏,许是有什么困难,四姐姐说过要帮他,如今她不在了……”苏幻颜胡诌道。

  如春皱着眉头说:“可是如今小姐您也帮不了他啊!二夫人说过让小姐好好在正院学女红,不要多生事端。”

  苏幻颜知道如春没有真正把自己当主子,她一直都是二夫人的人,所以这件事她不能指望她了。

  她们往回走的时候,遇见了姜凡和他的随从方杰业。姜夫人知道姜凡向往外面的热闹后,就决定偶尔让他偷偷出来玩。

  姜凡看到苏幻颜了,却假装没看见。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外面的传言,虽然那半日的相处让他觉得苏幻颜不是会对自家姐姐动手的人,但是额娘看的话本子里后院女子都是不分年纪勾心斗角的。

  如春看到姜凡,便向他问安了,姜凡这才喊了苏幻颜一声“苏家妹妹”。

  方杰业却没有太多忧虑,别人说了,他就信了,他心里认定苏幻颜就是那个小小年纪就谋害嫡女的人。

  苏幻颜虽年纪小,但是看他们这样,心里也是委屈的,顿时红了眼眶,然后就跑开了。

  回府后,苏幻颜便一头栽进了被窝里,小声哭泣着。

  她心想苏君芙的死,她也很伤心,也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为什么人人都觉得是她杀了嫡姐呢!她也是自责的,因为是她要去解手,苏君芙才会去那里的,所以她一定要找出事情的真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