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侯爷有妻玲为妾否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775 2020.05.04 09:17

  那年轻夫人的骂声远了,苏幻颜和吴侍卫才进驿站的,她有种不详的预感,总觉得那夫人说的像是苏语玲。

  事实证明她没有猜错,那夫人口中的“贱蹄子”就是苏语玲。因为送亲的队伍都在议论纷纷,这侯爷居然有妻室,那苏家嫡女嫁过去不就是妾吗?

  一见苏幻颜,初夏就哭哭啼啼地说:“姑娘,您终于回来了,出大事了,那侯府居然已经有一个侯夫人了,那二小姐可怎么办啊!”

  苏幻颜心里也一团乱,这事情发展成这样,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去找了官媒,官媒也正着急,两国联姻的事情她们可做不了主,而且天辰陛下不知道侯爷有妻,难道天凌陛下也不知道吗?

  “大人,苏小姐真要嫁进侯府做妾吗?”苏幻颜问道。

  “苏小姐出了天辰京都就是侯府的人了,我也没办法,不过我会尽量给苏小姐争取一下名分的。”官媒叹道。

  苏语玲是很不喜欢苏幻颜,但是身为妹妹,她不能不管自家姐姐,于是她说:“大人,我去找驿丞,让他上达天凌陛下,给苏小姐一个说法。”

  官媒也认同苏幻颜的说法,天辰虽是小国,但他们也欺人太甚了,必须给个说法,所以她也和苏幻颜一起出门了。

  谁知她们还没找到驿丞,就遇见了苏语玲,苏语玲见到苏幻颜也在时愣了一下。

  苏语玲向官媒福了福身子,然后说:“大人这是要去找驿丞吗?”

  “苏小姐放心,本官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官媒点头道。

  苏语玲却说:“不必去了,去了也没用,难道还指望侯爷休妻吗?我嫁过去也是平妻的位分,所以你不必去了。”

  苏幻颜说:“可是他们这样……”

  苏语玲提高声音道:“我说了不必就是不必,难道辞雪姑娘想让我嫁过去被夫家厌恶吗?”

  被她这么一吼,苏幻颜那还敢说什么,她只是觉得奇怪,为何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她一点儿也不着急。

  苏语玲都说不必了,官媒更不想去找事,于是官媒就拉着苏幻颜走了。

  走到看不到苏语玲的地方时,苏幻颜又说:“我方才听天凌百姓说天凌国内一年不办喜事,那两日后苏小姐怎么进门?”

  官媒闻言又叹了口气,看来她早就知道了,她说:“到时一顶轿子把苏小姐送后门抬进去就行了,这事我们陛下也是知道的。”

  苏幻颜顿时震惊了,两国联姻没有普天同庆也就罢了,居然一顶小轿就抬了进去,苏语玲命也太苦了吧!她心想:若是母亲知道了定会伤心的,天凌国太过分了!

  苏幻颜想了很久,她决定带着初夏出去,可初夏说希儿要她去帮忙,她只好自己偷偷出去了。

  她要去找侯爷,再怎么说苏语玲也是自家姐姐,不能让她受委屈。她刚出了驿站,吴侍卫又跟了上来。

  “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儿?”吴侍卫问道。

  苏幻颜道:“就出去走走,你不用跟着我。”

  吴侍卫却说:“保护姑娘是我的职责所在,因为我是随行的侍卫。”

  苏幻颜想了想,觉得带上吴侍卫可能会更好一些,于是她便点点头。

  “大爷,您知道侯爷府在哪里吗?”苏幻颜问一个路人老头道。

  那老头道:“几个侯爷,姑娘要找哪个?”

  苏幻颜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侯爷姓什么,因为天辰国没有侯爷这个爵位的,她还以为天凌只有一个侯爷。

  “凌安侯。”吴侍卫说道。

  不过没等那老头回答,吴侍卫就把她拉开了。他们走到一旁,吴侍卫才说:“辞雪姑娘,你想去凌安侯府吗?”

  苏幻颜点头道:“是,我想去跟侯爷谈谈。”

  吴侍卫道:“你以什么身份去呢?官媒大人的下属吗?凌安侯就算能见你,只怕也不会听你说话的。”

  苏幻颜一听果然就冷静下来了,的确她什么都做不了。

  吴侍卫又说:“苏小姐进了侯府不会太受委屈的,毕竟她是天辰国的人,天凌皇帝根基不稳,所以一定会护着她的。”

  苏幻颜心想:吴大哥说的有道理,不过我得做点什么,那位侯夫人可不是什么好惹的。

  她突然灵光一闪,既然天凌国信鬼神之说,那她就给她们编一个神话。

  第二天,城里传的沸沸扬扬,说凌安侯的新夫人是仙女下凡历劫的,如今嫁到天凌,是来守护这里的神祇。

  于是人们都悄悄地准备明日加餐,变相地庆祝新侯夫人进府。

  苏幻颜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虽然不能大肆欢庆,但不能之前一直静悄悄地。而且这样的话,苏语玲入门后,迫于舆论现在的侯夫人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苏幻颜正开心,初夏就跑进来说:“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了?”苏幻颜皱眉道。

  “驿站里都在传您是苏府六小姐,还说您想跟二小姐共侍一夫,所以才偷偷跟出来的。”初夏急道。

  苏幻颜问:“有人信吗?”

  话问出口,她又觉得问多余了,就像她说苏语玲是仙女一样,不管是不是真的,只要有人传就会有人信。

  “这可怎么办才好?就死不承认吧!”初夏提议道。

  苏幻颜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只要苏府的人不松口,别人传也没关系,反正没有外人见过她。

  这时,有个侍卫过来说,苏语玲找她。

  苏语玲、官媒和驿丞都在院子里等她,一见她来了,官媒就说:“辞雪姑娘,传言不是真的吧?你怎么可能是苏府那个六小姐呢!”

  “大人,我不是六小姐,我只是个孤儿,是师父可怜我,把我带在身边而已,很多人都知道的。”苏幻颜说道。

  反正她以文辞雪的身份在天辰行走已经十年了,这些在天辰众人皆知。

  “哼!居然来天凌偷人,天辰的脸都给你丢尽了!”官媒身边的一个弟子说道。

  偷人?怎么又从想勾引姐夫变成偷人了,这些人怎么想一出是一出,苏幻颜直觉是有人要整自己。

  她当然要为自己解释了,她问:“何来偷人一说?我自问清清白白,初夏可为我作证。”

  希儿不屑地笑了笑,然后说:“初夏是你的丫鬟,她自然向着你,你也太不懂事了。”

  “希儿,不要说了。”苏语玲淡淡地说了一句,但她更像来看戏的。

  苏幻颜现在脑子里全是浆糊,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她说:“你们说的偷人,我本人怎么不知道?”

  这个时候驿丞就出来做和事佬了,他说:“可能有误会,这事还是就这样算了吧!”

  “对啊!我家小姐绝不是那种人,你们别冤枉了她。”初夏突然跪下说道。

  苏幻颜下意识地要把她拉起来,可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初夏这个时候出来求情有些不妥吧!

  初夏又说:“我家小姐自小就老实本分,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在外初夏一向不会唤“小姐”的,怎么现在突然又叫了。

  希儿“哼”了一声,然后说:“六小姐老实就不会害死四小姐了。”

  “住嘴!”苏语玲怒道。

  希儿闻言便退到了苏语玲身后不说话了,但还是用极其不友善的眼神看着苏幻颜。

  苏幻颜蒙了,就算她是傻的也知道了,哪里是别人想害她,是自家人要害她啊!

  “苏二小姐,此事不如就让我回天辰告诉苏冰人,让她做主吧!毕竟这是天凌国,您看……”官媒说道。

  “也罢,那就劳烦大人了。”说罢,苏语玲就转身离开了。

  此刻,苏幻颜很想叫住苏语玲告诉她,苏君芙不是她害死的,但她却说不出口。

  在远处躲着的吴侍卫本来想出来为苏幻颜说话的,但最后还是停住了脚步,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

  苏幻颜浑浑噩噩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因为她始终记得苏君芙说过,这样就不会伤心了。

  天黑时,初夏才回来的。她眼睛都哭肿了,不知道是为苏幻颜难过,还是为了什么。

  反正苏幻颜现在不想说话,虽然五岁那年这种事情没少发生,但十年了,再被人指责,她还是很难受,而且她也很想念苏君芙。

  “六小姐,您不该害了我家小姐。”初夏说完就跑出去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四夕以凉

四夕以凉

感谢书友们的推荐票和收藏,我也看到了书友的建议,我会慢慢改进的,不过这本书是架空的噢。(∗❛ั∀❛ั∗)✧*。

2020-05-04 09:1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