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偷食了禁果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845 2020.04.19 09:11

  赵沛文停下脚步,回头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苏幻颜,神情由恐惧到放松,着实让人生疑。

  他指着前面那个方向,然后说:“客栈就在那边,小姑娘你自己回去吧!我还有事要忙,就不送你了。”

  说罢,他就急匆匆的走了。

  苏幻颜心想:他肯定有问题,那会不会跟芙姐姐有关系呢?

  远远的她就看到了在客栈门口等她的初夏,那丫头应该是醒来没找到她,担心所以就出来了。

  一见到苏幻颜,初夏就跑过来了,她哭着说:“小姐,您可吓死初夏了,您去哪儿了?我想去找您又害怕,又不敢去惊醒夫人。”

  苏幻颜只说自己贪玩,想去看看黎明时的渔村是什么样子的。

  大夫人起床后吩咐说,今日在客栈待着就行。

  “师父,今日不去田家了吗?”苏幻颜问道。

  思梅正在给大夫人梳发髻,大夫人不慌不忙地说:“不急,先休息一日,我累了。”

  用了早膳后,苏幻颜就问:“师父,我能去江边玩吗?”

  “姑娘家性子不能这么野,”大夫人顿了顿,又说,“今日就给你个例外吧!让思梅和苏进跟着。”

  苏进是苏老爷拨给大夫人的侍卫长,效忠于大夫人。

  以前苏幻颜就很羡慕苏君芙,总是自由自在的,现在才知道是因为大夫人的放纵吧!

  苏幻颜更加自责了,她害死了她,还住了她的院子,享受着她的自由,这一切本都是她的。

  除了江上撒网捕鱼的渔民,江边还有闲来垂钓的老者,下游还有一些妇人在洗衣。

  为显贪玩,苏幻颜一路小跑到下游玩水。

  现已是冬日,江水是偏凉的,苏幻颜的手碰到水的时候,差点儿就缩回来了,但多试了几次,反而觉得冰冰凉凉的很好玩。

  “这细皮嫩肉的小姑娘是从哪里来的啊?”

  “长得真好看!”

  “怕是京里的贵小姐吧!”

  妇人们有说有笑的,她们大半生都是在这小渔村里,极少见到外来人,一时之间倒也觉得新鲜。

  有一个妇人认出了苏幻颜,便说:“那是京都来的冰人的弟子,当然水灵啦!”

  苏幻颜点点头,她昨天也没有注意围观的人都有些谁。

  思梅也跟她们表明身份了,还抱怨田家的人很难搞。

  一个有点儿瘦小的妇人,一听思梅这么说就来了兴致,她说田家自从来了渔村便老实本分,儿女也乖巧,可近两年她家姑娘就开始不安分了。

  “为何不安分?”苏幻颜问道。

  她心想不就是跟男子有书信往来吗?为何就不安分了呢!

  那妇人放下手里的衣服,对着思梅招招手,让她过去,然后压低声音跟她说,田家姑娘怀了孩子。

  思梅皱了皱眉,然后问:“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吗?”

  那妇人摇了摇头,又有一个妇人附和说:“谁知道啊!也没见过有人来提亲,就昨日你们来了,这不还被田老头赶出来了吗?”

  然后她们就开始议论纷纷,苏幻颜抬头刚好看到思梅嘴角上扬了,不过只是瞬间。

  苏幻颜在江边玩累了,回到客栈就睡着了。她醒来时,大夫人和思梅都不在客栈。

  她就趁着这机会去了厨房,赵大婶正在择菜,准备她们的晚膳。

  “文姑娘,你怎么来厨房了,是肚子饿了吗?”赵大婶亲切地问道。

  苏幻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然后说:“方才没用午膳,是有些饿了。”

  赵大婶从锅里拿出一碟糕点,并说:“苏冰人交代过了,给你留了糕点呢!你师父对你可真好。”

  苏幻颜心想:也许是吧!母亲对待苏家的孩子们倒是一视同仁。

  她坐在厨房,边吃着糕点,边说:“是呀!我无父无母,是师父收留了我,在我心里她就是我母亲,您对你儿子也挺好的,昨日那么着急回去给他做饭。”

  一提到赵沛文,赵大婶就自豪地笑了,她说:“是啊!我儿是我的心头肉,而且从来都没有让我和他爹失望呢!不紧会做生意,而且还给我找了个好儿媳呢!”

  “赵家哥哥要成亲了吗?说媒了吗?我师父可是京都的金牌冰人呢!”苏幻颜说道。

  说到成亲,赵大婶一下子就喜上眉梢,她说等她儿子在京都的铺子开好了,她就给他们筹办婚事。

  苏幻颜看她那么开心,心中有些不忍,章羽婕肯定是有问题的,郡主府的婚事都定了,为何还要跟赵沛文纠缠不清呢?

  “赵婶您如此欢喜,未来的赵嫂嫂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苏幻颜试探性地问道。

  赵大婶说她见过章羽婕几次,觉得她是个贤良淑德的女子,家境一般,倒和赵家门当户对。

  苏幻颜心想:好一个家境一般,门当户对,我要不要告诉赵婶真相呢?

  天辰国民风开放,定了婚事的男女私底下里见一见也是常事。

  郡主之子许承荣约章羽婕去游湖,章羽婕便精心打扮去了。

  章羽婕上船就看到许承荣在赏舞,船上有五六个婀娜多姿的姑娘,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家女子。

  她心里很是不爽,难道她堂堂一个锦衣卫同知千金,还不如这些女人不成!

  许承荣皮肤白皙,五官也是极好看的,十六岁的他看着也像个阳光少年,却是个“执绔”子弟。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招呼章羽婕坐下,并说:“羽婕你来了,这些美人跳的可有你好?”

  章羽婕袖子里的双拳紧握,脸上却挤出了一丝微笑,然后说:“术业有专攻,羽婕自然比不得她们。”

  许承荣突然笑了起来,他唤随从取来他的琴,给章羽婕弹奏了一曲。

  章羽婕竟有些着迷了,这个男子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无用。她无倾国倾城之貌,但说她是出水芙蓉也不过分。这么一看,他俩倒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大夫人一回到渔村客栈,便让他们收拾东西回京都。苏幻颜看不透大夫人的心思,却在思梅脸上读到一丝愤怒。

  苏幻颜心想:莫非是田家姐姐的婚事谈不成了?母亲不是金牌冰人吗?人人都说没有她说不成的媒呀!

  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大夫人的神情,想在她脸上看到挫败感的样子,哪怕是一瞬间,但是并没有如她所愿。

  她们并没有回苏府,而是去了刘宅。

  刘老爷和刘夫人都出来迎她们了,见她们把聘礼带回来了,也是有点儿吃惊。

  刘老爷难以置信地问:“苏夫人这是没有找到那田渔夫家吗?”

  “进去里边说话吧!”大夫人说道。

  大夫人示意刘老爷屏退了闲杂人等,然后便暗示他们田家姑娘已有身孕。

  刘家父母大眼望小眼,他们都在想孩子是不是刘秀才的。思梅见状只能提醒他们,把刘秀才叫出来问问。

  刘夫人感到有些为难,他说:“我儿不在府上,他在书斋任职,还没回来呢!”

  “是呀!既然田家姑娘有孕,为何不同意这门亲事?莫非孩子不是我刘的。”刘老爷说道。

  刘家是经商的,刘秀才又是个有抱负的人。田刘两家本就门不当户不对,如今田家姑娘还未婚先孕,更是于理不合。

  现在是妻还是妾都是刘家一句话的事情,也许正因为这样田渔夫还不愿意让自家姑娘嫁过来的吧!

  “不如刘老爷、刘夫人先商量商量,我先回府了,若还是娶妻,我可以再跑一趟,若是纳妾,我便不出面了。”大夫人笑着说道。

  苏府后院的荷花池上有一凉亭,平日里都是苏若瑾这些小辈在亭上吟诗作画。苏幻颜与大夫人回府的时候,却看到苏老爷和沈氏在亭上,浓情蜜意的。

  大夫人笑着走过去,给苏老爷问了安。

  “父亲,姨娘安好!”苏幻颜问安道。

  苏老爷扫了她一眼,然后说:“夫人真是教女有方,颜儿跟了你几天,整个人就不同了,槿娘就是太柔弱了。”

  苏幻颜不懂情情爱爱的,但总觉得苏老爷是偏心的。

  “妹妹只是爱女心切罢了,若瑾可是苏家最优秀的女儿。”大夫人笑道。

  沈氏也附和苏老爷,说自己无用,不会教女儿。

  回来之后,几日她们都没有出府。先生每日都会过来教苏幻颜女红,她还是不怎么说话。

  苏幻颜甚至觉得有时候先生和大夫人有些相似,都让人捉摸不透。

  如春回话说,她们不在的这几日,沈妈妈来过了,说胭脂铺的生意并不好,只有几个客人。

  苏幻颜想了想,然后说:“那得找个人去当托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四夕以凉

四夕以凉

又是努力码字的一天,哈哈哈哈哈哈

2020-04-19 09: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