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土匪山寨再相遇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705 2020.04.25 08:58

  他们都还没来得及去想药童说的是什么意思,就有人一脚踹开了医馆半掩着的门。

  随即涌进来二十几个穿着粗麻衣,手上拿着铁锤和大刀的中年男子,这些人仿佛是将“土匪”二字刻在了脸上一般。

  若是没有苏幻颜,说不定他们还能杀出去,但如今他们后退,寻求出路。

  “有把握吗?”俞子羡问道。他问的自然是顾南朔,他虽然会点武功,但擅长的是医术,以一敌十恐怕有些困难。

  顾南朔自信道:“自然!”

  说着他就把苏幻颜放在医馆给病人躺的小床上,并说:“可辞雪师妹看着不行了,你去取药,这些杂碎交给我!”

  “一个娘们居然出口狂言!在我们的地盘上,你们一个都别想跑!兄弟们给我上!”带头的土匪恶狠狠地说道。

  这些土匪个个都身强体壮,挥着武器就上来砍人。顾南朔拔出佩剑一边躲避,一边出剑。但他的剑法极快,他们个个身上都带了伤,却不能伤他分毫。

  于是他们便把矛头转向了正在抓药的俞子羡。有一土匪直接将手上的铁锤丢了出去,俞子羡一闪,没有被砸中,药箱架子却被砸了一个大窟窿。其余土匪也在效仿,给他们丢铁锤。

  “他奶奶的!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可!”他们气急败坏道。

  一听被骂“狗男女”,而且顾南朔还是“狗女”。他就接了一个铁锤,又给他们扔了回去,砸中一个人,那人又压倒一个人。

  “谁是狗男女!”顾南朔怒道。

  一场混战之后,土匪们打不过就跑了。

  “不好!辞雪师妹不见了!”俞子羡惊道。

  一起不见的还有那个药童,可那药童才六七岁,根本不可能把昏迷中的苏幻颜带走。

  于是他俩便在酒馆里找了一圈,但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俞子羡道:“这个镇子肯定都被这群土匪控制了,看起来人还不少,依我二人之力是不可能打得过他们的,我们得去附近的官府求援。”

  “好!”顾南朔应了之后,又说,“可辞雪师妹能等那么久吗?”

  俞子羡想了想,然后把刚才抓的药包好,顺了个小药罐,并说:“先离开这里,很快就会有人过来了。”

  出了镇子,他们便决定兵分两路,俞子羡去找救兵,顾南朔就留下来找苏幻颜。

  苏幻颜被丢进了一间柴房,她是被药童拖出来的,拖到后院就被本就在医馆的土匪发现了,然后就把他们带走了。

  苏幻颜发着虚汗,脸上一点儿血色都没有,呼吸也是微弱的。被药童拖行的时候,手还受伤了,血淋淋的。

  柴房角落里还有两个人,是两个少年,不过那两人是被绳子捆住的。看他们头上的包,就知道是被人打晕了的。

  过了许久,已是黄昏时,其中一个少年醒了,但是手脚都被绑住了,嘴也被堵上了,无法自行挣开。

  他看旁边的少年不动,便用手肘撞了他几下,他醒了之后就着急的想要挣脱,看到另一人时才安静了下来。

  先醒的那个示意让他别动,他背对着他挪过去把他口里的布拿了出来。

  “公子,你没事吧?”那少年问道。

  那公子摇摇头,过了一会儿他们就给对方解了绑。

  “我们应该是被绑到山上了。”那公子说道。

  因为附近都是虫鸣鸟叫,还有风吹动树叶的声音。

  “公子,这里有个姑娘。”那随从小声道。

  他看到了地上的苏幻颜。那公子过来探了探她的鼻息,看她还活着便从怀里拿出一片人参,给她含着。

  “杰业,我把她背上,我们现在出去。”那公子说道。

  不错,这两个少年就是姜凡与方杰业。他们途经此地,听说有土匪扰民便想解救百姓,但却低估了那些土匪人数,于是便被关起来了。

  姜凡轻功了得,背上一个苏幻颜也没有给他造成任何负担,方杰业作为他的贴身护卫自然也不差。他俩打晕了看守他们的土匪,然后越上屋顶,出了这土匪寨。

  顾南朔也找到了这里,正想着怎么进去,就看到了姜凡他们,等他们走近些,他才看到姜凡背上的苏幻颜。

  他心想:是师妹,这两个是什么人,不过看着不像是土匪。

  “站住!”顾南朔低声喝道。

  姜凡他们以为是土匪追上来了,跑的更快了。他们下了山,顾南朔还在追。见始终只有一个人追他们,姜凡就停下了脚步。

  方杰业见是个“姑娘”,便松了口气,并问:“姑娘,你追我们做什么?”

  顾南朔指了指姜凡背上的苏幻颜,然后捏着嗓子说:“那是我师妹。”

  好在那片人参吊着苏幻颜的一口气,不然她可能已经归西了,现在呼吸也平稳了一些,只是还没有醒。

  见后面没有追兵,姜凡便信了他的话,并说:“她需要看大夫,景文镇已经被土匪占领了,得回翊州城。”

  顾南朔皱着眉头,苏幻颜这幅样子怎么能撑到翊州城。

  姜凡知道他的顾虑,他把苏幻颜放下,并说:“我给她含了一参片,能坚持到翊州城的。”

  “是啊!姑娘,我家公子不会骗你的,快走吧!别再拖了。”方杰业附和道。

  借着月光,顾南朔看到苏幻颜脸色的确没有先前那么惨白了,便点点头。

  他们在镇上偷了三匹马,顾南朔说男女有别,让昏迷的苏幻颜和他骑同一匹马。

  到翊州城的时候,已是夜深人静时了。方杰业去拍了离城门最近的一家医馆的门,边拍门边喊:“大夫,开开门!”

  夜深时,拍门的声音显得特别大,不一会儿就有人来开门了,是一个留着白胡子的老头儿。

  “何事啊?”老头儿问道。

  顾南朔一边往里走,一边说:“大夫,我师妹身体不适,已经晕过去了,您快看看她。”

  老头儿给苏幻颜把把脉,然后说:“这姑娘身子弱,又受了奔波,我给她施针,再开一副药就好了,你先把她放下。”

  拿了药方,姜凡便说:“姑娘,我送你们去客栈吧!现在夜了,你们两个姑娘家也不好去哪里。”

  次日,苏幻颜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在梳妆台前折腾头发的顾南朔。

  她无力的喊了一声:“南朔师姐!”

  顾南朔一回头,苏幻颜被惊艳了,他一头乌发及腰,因为没有束发,头发遮住了他部分脸,加上他皮肤白皙,甚是好看。

  “我是不是误事了?”苏幻颜问道。

  “师妹你没事就好,我们已经在翊州城了,黄昏时,我们再去跟先生他们会和。”顾南朔说道。

  苏幻颜虽然还是觉得有点儿晕,但也不好说出口,自己已经给人家添了那么多麻烦了。

  她撑起身子,又问:“子羡师兄呢?”

  顾南朔放下梳子,走到床边,观察了一下她脸色,确认她脸色好多了,嘴唇也有血色了。跟她眼睛对上的时候,他愣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那么仔细看一个女子。

  他猛的低下头说:“他也会去跟先生会和的。”

  然后他又坐回了梳妆台前,想梳回记忆里的发髻,可他折腾了许久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南朔师姐,我帮你梳吧!”苏幻颜笑道。

  苏幻颜下了床走过去,便拿了梳子给他梳头,她的手不经意间触碰到了他的耳朵。他一个激灵,心里有种莫名的情愫在发酵。

  梳好发髻,顾南朔便马上拉着苏幻颜出门了,因为他觉得这种气氛太奇怪了。

  苏幻颜心想:一定要快些问问师姐到底喜不喜欢五哥哥,一直这样下去可不行,我总是坏事。

  翊州城虽然不如京都大,但也是极繁华的,街上的小玩意儿和小吃食都跟京都的有些许不同。

  “咸酸,咸酸,不好吃不要钱!”

  “南瓜糕,南瓜糕,甜糯的南瓜糕!”

  “姑娘要来个小泥人吗?可以捏出跟您一样的噢!”

  ……

  各式各样的叫卖声,真是热闹极了。

  顾南朔见她盯着醋萝卜,就买了一些,苏幻颜拿在手里开心极了,好久没人带着她这样逛街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四夕以凉

四夕以凉

超级开心有人喜欢我的小说,哈哈哈!

2020-04-25 08: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