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亲情淡薄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894 2020.04.14 09:11

  初夏也不明白为何苏幻颜要在这条小道上坐着,她心想这能找到什么灵感吗?这小姐真是越发的奇怪了。

  这小道只种了几棵梅树,秋季叶子都快掉完了,苏幻颜这番举动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初夏刚开口要问她,她就叫她去厨房找姜块过来。

  苏幻颜揉揉眼睛,叹了口气,她心想:唉,怎么关键时刻眼泪就哭不出来了呢!

  她的思维被一个中年男子打断了,那人说:“颜儿,小小年纪有什么可唉声叹气的?说给爹听听。”

  苏幻颜惊讶了,她原以为苏老爷至少还要好一会儿才能来,怎么现在就来了。看来小小年纪的她,不懂的事情太多了,还是嫩了点!

  苏老爷现年二十八,也算是浓眉大眼,若不是那武将气息太浓让人不敢接近,定让无数少女被其捕获芳心。

  “爹爹安好,颜儿只是在愁先生留的课业。”苏幻颜小声道。

  苏老爷一把将她抱起,然后继续往前走,并问:“课业有何好愁的?”

  苏幻颜便趁势将她那绣品拿出来给她爹看,顺带还说自己愚笨什么都学不会,大概是没有做深闺小姐的天赋。

  苏老爷听她那么说,瞬间就变脸了,话也不说了。这让苏幻颜心里直打鼓,她本来只是想让他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就去跟大夫人学做媒的。

  苏老爷走进了二夫人住的院子,沈氏早就在这儿等着了。

  沈氏看到苏老爷抱着苏幻颜,觉得有些差异,又见他沉着张脸,便猜到了大半。

  沈氏走过去给苏老爷解下披风,并笑着说:“左郎,你这是怎么了?刚回来谁就惹你不痛快啦?”

  苏老爷看到沈氏气就消了大半,他一生也就爱过这么一个女人,故虽她为妾,也从未待薄过她。

  于是他把苏幻颜放下,然后搂了搂沈氏的肩,然后皱着眉说:“瘦了点,是不是苏氏克扣你月俸了?”

  “哪有的事,大夫人待我们母女几个是极好的,这不都把颜儿接去正院学女红了吗?”沈氏笑道。

  说到这个,苏老爷更是皱紧了眉头,他说:“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把颜儿接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不会教养孩子,太不像话了。”

  他们这“你一句,我一句”的,仿佛当苏幻颜是空气般。

  这时,苏梦娴跑进了偏厅,扑到了苏老爷笑嘻嘻地说:“爹爹,你回来啦!娘亲可是日日思念您呢!我和姐姐们也是,嘻嘻!”

  苏梦娴人小嘴甜,逗得沈氏和苏老爷都乐呵呵的,让苏幻颜越发觉得自己是局外人。

  “我们娴儿真是机灵讨人喜欢,你六姐姐跟块木头似的,让人头疼。”苏老爷说道。

  沈氏给苏老爷倒了杯茶,并附和说:“谁说不是呢!这颜儿半点儿都不像你我呢,再没点儿出色之处,将来可怎么办。”

  这话让苏幻颜幼小的心灵再次受到重击,她眼眶都红了。

  “让六姐姐像母亲一样,做个金牌冰人不就好啦!做冰人不是很简单的嘛!”苏梦娴天真地说道。

  应该是沈氏在她面前说过大夫人,所以她才能说出这番话,她又怎知看似简单的事情,其实并不容易呢!

  沈氏轻轻敲了一下苏梦娴的头,并温柔地说:“净胡说,你母亲的衣钵何时轮到颜儿这个庶女来传承。”

  苏老爷将苏梦娴抱在腿上,然后跟沈氏说:“也并非轮不轮到的,我与你的女儿又怎会有嫡庶之分呢?只不过让一个未出阁的女娃子去说媒,总是对她声誉不好的。”

  见此,沈氏也不说这话题了,只问苏老爷这次去南方办差有没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然后关心关心他的身体。

  他们一家五口一起用了午膳后,苏老爷又突然说起了苏幻颜,说他的孩子不是顶聪明的,也不会太蠢,肯定是整日玩闹不想用功。

  于是他提议让苏幻颜去沈氏陪嫁的庄子“历练历练”,好让她收收心。若不是苏幻颜已经回正院了,估计得当场哭出来。

  “这……颜儿还那么小,去庄子怕是不妥吧?”沈氏说道。

  苏老爷见沈氏反对想作罢,但转念一想,又说:“槿娘,我儿时也曾不懂事,父亲也是送我去乡下历练的,忆苦才能思甜,慈母多败儿的道理,想必你也是懂的。”

  苏幻颜回到正院时,先生已经在她院子里等着了。

  先生看到她那“杰作”,脸色瞬间就黑了,也不管什么风度了,直说但凡有手的,都比苏幻颜绣的好。

  苏幻颜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在先生的监督下绣了一下午的竹子,虽也都是歪歪扭扭的。

  苏老爷刚回来,所以晚上是为准备他的洗尘宴。

  苏府一大家子围坐在正院一张长长的方桌上,大夫人和沈氏坐在苏老爷两侧。

  大夫人这边坐着二小姐——苏语玲,五公子——苏君言,再往下是朱姨娘和七公子——苏启勋。二夫人这边坐着三小姐——苏若瑾,八小姐——苏梦娴,六小姐——苏幻颜。

  苏君言是一个没有名分的丫头所出,现养在大夫人膝下。苏启勋是朱姨娘所生。

  桌上是一些京都的家常小菜,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大夫人想的是最周到的,苏老爷离京一年多,回来自然是想吃点家里的味道的。

  苏老爷从武,所以也不要求孩子们“食不言,寝不语”。

  “可怜四妹妹最喜欢爹爹了,可她却不能等到爹爹回来。”苏语玲拿起筷子就唉声叹气道。

  “是啊!四姐姐最疼君言了,她太可怜了。”苏君言符合道。

  大夫人观察了一下苏老爷的神情,见他虽伤情,但是也有一丝不悦,便说:“这是你爹的洗尘宴,别叫他想起芙儿伤心。”

  苏老爷摆摆手,然后说:“你也没说他们,我也是挂念芙儿的。”

  沈氏给苏老爷夹了一筷子鱼肉,并说:“芙儿最是懂事,肯定不想你饿着,吃吧!”

  朱姨娘既没有掌家权,又没有夫君的宠爱,这个时候哪敢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

  宴后,苏老爷说明日要检查孩子们的课业,让他们好好准备。

  他离席前又说:“夫人你差人准备一下,这两日送颜儿去槿娘京郊的庄子历练历练。”

  最终沈氏还是被“说服”了,要把她的女儿送去吃吃苦。

  苏幻颜顿时觉得晴天霹雳,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没想到父亲会如此狠心,选了一个这样的法子。

  大夫人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苏老爷都起身了,她才说:“老爷,把颜儿送去庄子,外人恐怕会说我这个嫡母过于苛责。”

  “不必再说了,我意已决,不吃点儿哭哪会成长。”苏老爷说完就走了。

  大夫人看向沈氏,意思是她怎么不劝劝。

  沈氏假装不知道她的意思,只说:“劳烦夫人费心了。”

  席上的人都各怀心思,根本就没有人帮苏幻颜求情。

  “三姐姐,六姐姐去庄子里做什么啊?”苏梦娴小声地问道。

  苏若瑾见苏幻颜低着头在掉眼泪了,便冲苏梦娴摇摇头,示意她别说话。

  苏幻颜离府的那天,只有大夫人和苏若瑾去送了她,小小年纪的苏幻颜就看淡人情冷暖了。

  马车从清晨走到了黄昏才到了沈氏陪嫁的庄子,和苏幻颜一起来的是如春。因为如春十二岁了,初夏才五岁太小了,不能好好照顾苏幻颜。

  庄子的婆子工人都出来迎苏幻颜了,个个都恭恭敬敬的,只因送她来的是沈氏的陪嫁王妈妈。

  不过王妈妈一走,他们就变脸了,虽然王妈妈嘱咐了要好好照顾她,她只是来历练的,但他们只当是苏幻颜犯了事,被罚来的。

  在庄子里的房子都很陈旧,给苏幻颜准备的寝室更是简陋,窗户都关不上的,第一顿晚饭就是一些萝卜青菜的。

  “这帮狗奴才,真以为小姐你是失了宠来的吗?我是找他们!”如春气愤道。

  苏幻颜制止了她,她心想:都没有得宠过,何来失宠呢!

  一个穿着粗棉布衣裙的婆子,推门进来并大声地说:“六小姐,既然您来了,就得好好历练,明日去把外面那亩田的草拔干净。”

  “知道了,沈妈妈。”苏幻颜小声应道。

  她是沈家的家生子,被赐了沈姓,所以在庄子里也特别的跋扈。

  夜里,换了地方,房间又漏风,苏幻颜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她听到外面好像有人在说话,但声音很小,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

  好奇心驱使她披了衣服,搬了凳子爬到窗边往外看。这一看,她突然心中一亮。因为她看到了那个和章羽婕在一起的男人,而和她小声争吵的是沈妈妈。

  

举报

作者感言

四夕以凉

四夕以凉

感谢大家的推荐票和收藏,谢谢啦(∗❛ั∀❛ั∗)✧*。

2020-04-14 09: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