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郎情妾意是幻影2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843 2020.05.08 08:58

  苏幻颜是认同俞子羡说的话的,安谦的形象在她心里顿时大打折扣。

  “师姐那么聪明,一定知道安先生值不值得让她如此难过的。”苏幻颜说道。

  俞子羡双手用力抓着手上的医书,书都快被撕坏了。苏幻颜记得苏若瑾说过,她师父最宝贝自己那些医书了,若是被他撕坏了,岂不是可惜!

  苏幻颜把手搭在医书上,俞子羡这才回过神来,她说:“师兄,要不把信送去酒馆给师姐看看,让她看清安先生的为人,免得她想不开。”

  俞子羡想了片刻才点头同意她的提议,他心想:希望乐恩能明白吧!

  苏幻颜在去酒馆的路上,遇见了来寻她的初夏,看她冬日里都大汗淋漓的模样,应该是找了挺久的了。

  “小姐,不好了,大小姐在芙蓉院赖着要跟您玩,怎么都哄不好,您快回去吧!”初夏急道。

  真是拿这个大姐姐没办法,她心智不全,但天真烂漫,苏幻颜也是愿意陪她玩的。

  于是她把信给了晚秋,并嘱咐:“记得让师姐别伤心了。”

  芙蓉院,苏曼瑶正坐在院子的地上耍赖,嘴里还喊着:“我要找姐姐!我要找姐姐!你们这些坏人!为什么要把我姐姐藏起来?坏人!”

  如春在一起哄着,还要防着她弄伤自己,甚是头疼,见到苏幻颜回来了,宛如见到了救世主。

  苏幻颜向苏曼瑶伸手,并笑着说:“大姐姐,你怎么又坐地上,小心着凉。”

  “妹妹你来啦!她们这些坏人一直不让我见你,还说你病了,真是胡说!”苏曼瑶抱着苏幻颜说道。

  苏幻颜拍了拍她的背,并说:“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初夏把藏在衣袖的糖葫芦递给了苏曼瑶,然后说:“大小姐,这是小姐特地给您买的糖葫芦。”

  每回苏幻颜出去,都会给苏曼瑶带外面的小吃食回来,因为她不能出去,所以苏幻颜想让她尝尝外界的美食。

  苏曼瑶开心的吃着糖葫芦,一边拉着苏幻颜去荡秋千。

  苏幻颜心想:唉,大姐姐如此,恐怕是要一辈子养在苏府了,不过这样无忧无虑也挺好。

  苏曼瑶拉着苏幻颜去厨房,并且熟门熟路的从一个坛子里拿出几个果子,然后又拉着苏幻颜跑到厨房外的树后边躲着。

  “姐姐,给你吃果子。”苏曼瑤笑着把果子都给了她。

  苏幻颜觉得疑惑,她是怎么知道坛子里有果子的,不过细想一下就明白了,肯定是大夫人吩咐下人们故意放些她喜欢的东西在那儿的。

  苏曼瑶带着苏幻颜在正院到处跑,仿佛不知疲倦,等傍晚她睡着的时候,苏幻颜已经累到走不动道了。

  初夏和如春,一个给她捏腿,一个给她捏肩和手臂。

  “大小姐也真是精力旺盛,看把小姐给累的。”初夏嘟囔道。

  苏幻颜早就已经睡着了,要是她醒着一定会说她几句,因为苏曼瑶是她大姐姐,而且是比苏若瑾和苏梦娴还亲近的姐妹。

  她醒来时,已经过了晚膳时间,如春打了水给她沐浴。

  晚秋正在啃馒头,也是一副累极了的样子,她一见苏幻颜醒了就说:“小姐,您可醒了,我跟您说……”

  就这样,苏幻颜一边泡着热水澡,晚秋一边跟她讲她下午的所见所闻。

  原来晚秋到酒馆的时候,正撞见宁乐恩要出去,一问才知道她要去丞相府送信,晚秋连忙把信给了她,谁知她看过之后更加坚定要去送信了。

  晚秋无奈,又想到宁乐恩是自家小姐的朋友,所以她说:“宁姑娘,我去帮你送吧!”

  这么一来二去,晚秋就跑了半天腿,最后宁乐恩还是和安谦和好了,但是能不能和好如初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苏幻颜心道:爱,真的会让人迷失自己吗?

  “不过奴婢离开的时候,宁小姐脸色不太好,貌似是家里来信了。”晚秋说道。

  苏幻颜猜想应该是她家里又出什么事了,便说:“初夏,你明日拿几件我的首饰去酒馆给师姐吧。”

  酒馆,宁乐恩正在房里翻找值钱的首饰,可她找遍房间都没有找到一件值钱的。

  她心烦气躁地坐在床边,下午她爹娘托人送了封信来,说邻居家的婆婆来她家撒泼,她娘把她赶出去,那婆婆就故意躺在她家门口,婆婆一家子便要他们家赔汤药费。

  她倒在床上,心想:我上哪儿去找这五两金子呢?婆婆怕是老糊涂了,我家那么穷,哪有钱给她讹!

  她爹娘在信里说了,大夫来看过,那婆婆根本就没摔伤,只是她本来就伤风咳嗽,她家借机要他们家赔钱罢了。

  宁乐恩气到想骂人,她自言自语道:“屋漏偏逢连夜雨,为何不好的事情都一起来了!”

  次日中午,初夏按照苏幻颜的吩咐,给宁乐恩送来了首饰,刚开始她还不愿意收,但想到那五两黄金,她就只好收下了。

  “代我谢过辞雪师妹。”宁乐恩说道。

  芙蓉院,苏幻颜正在观赏先生绣的嫁衣,虽然只绣好了一只袖子,她夸赞道:“先生手艺真好,我若是能学会百分之一就好了。”

  “六小姐要是愿意学,十年光阴何止学会百分之一。”先生笑道。

  刚来府里不久的晚秋惊讶了,她说:“小姐竟学了十年,还不会刺绣吗?”

  苏幻颜理直气壮道:“我手笨,但是跟在母亲身边,现在嘴巧了。”

  “何以见得,府里谁不知道六小姐不爱说话。”初夏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如春呵斥她道:“初夏,你真是越大大胆了,居然敢编排小姐。”

  苏幻颜笑道:“是啊!是啊!越发大胆了,罚你今晚去打水回来给我沐浴。”

  “小姐!”初夏抗议的叫了她一声。

  晚秋向初夏做了个鬼脸,就搀着正在笑的苏幻颜走开了。

  每个初一十五,苏府的主子们就会聚在正院用晚膳。

  苏语玲出嫁了,苏曼瑤又不能上桌陪她们吃饭,正院这边显得人丁单薄,所以苏幻颜吃饭都是坐在苏君言旁边的。

  他们今日来早了,大夫人还没有来,苏君言便拉着苏幻颜聊天。

  “六妹妹,你最近可有见到乐恩,她应该没有跟姓安在一起了吧?”苏君言低声问道。

  苏幻颜倪了他一眼,然后说:“你就不能盼着她点好吗?”

  苏君言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苏幻颜知道他的意思,他希望宁乐恩好好的,但不影响他盼着人家分开。

  苏幻颜心想:若是现在他们分开了,宁乐恩哪还能好好的,我的傻哥哥,你还是盼着他们好好的吧!

  “五哥哥和六姐姐在聊什么,不要咬耳朵,说出来让我们也听听。”坐在他们对面的苏梦娴说道。

  苏幻颜笑了笑,然后就低头喝茶了。

  “我问六妹妹最近再吃什么药,八妹妹也要听吗?”苏君言说道。

  这时,苏启勋对苏梦娴说了一句:“八妹妹,你还是跟我聊天吧!五哥和六姐姐是正院的人,怎会看得上我们这些庶子庶女。”

  看他那阴阳怪气的样子,就让苏君言心里很不爽,他想起身骂他,却被苏幻颜拉住了。

  “六姐姐是我亲姐姐,五哥哥也不是母亲所生,跟我们也是一样的呀!”苏梦娴说道。

  她这无心之言,却让在座的几个人心里都不舒服了。

  大夫人在门口就听到他们在里面说话,她便笑道:“勋儿说这话可伤了母亲的心啊!”

  苏启勋见大夫人和两个姨娘都来了,吓得弹了起来。其他人也站起来作揖道:“母亲。”

  除了私底下,其他时候府里的公子小姐们是不能向姨娘问安的。

  大夫人也没有责怪他们,只是热情的招呼着他们入座。

  苏幻颜心想:母亲果然十年如一日的贤淑。

  入座后,大夫人便问苏幻颜:“颜儿,近几日身子可好些?”

  苏幻颜点头应道:“回母亲的话,颜儿已经好些了。”

  她心里还是怕大夫人的,虽然大夫人看着让人容易亲近,但她就是怕她,所以每次跟她讲话,苏幻颜都不敢抬头。

  沈氏心想:这丫头都十几岁了,还是跟从前一样无用,苏氏不也没有能耐把她教好吗!

  说到害怕,苏幻颜最害怕的不是旁人,就是她的生母沈氏。在西厢房时,沈氏常常骂她,是因为她惹祸,现在她不给她惹祸了,她也不骂她了,但苏幻颜总觉得自己不像是她的孩子。

  苏幻颜下意识地瞟了沈氏一眼,让她感到意外的是,沈氏居然在笑。

举报

作者感言

四夕以凉

四夕以凉

感谢书友们的推荐票,你们都是小天使嘛?哈哈哈

2020-05-08 08: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