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蒙面赴斗诗会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712 2020.05.19 09:07

  苏幻颜心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倒打一耙吗?

  苏幻颜也顺着章羽婕的话,讽刺她:“幻颜不明羽婕姐姐是何意,不过姐姐说的对,做了错事自然藏起来,若杀人放火还招摇过市,也未免太丧心病狂了些。”

  “是啊!最怕有些人脸皮厚,张狂的紧。”章羽婕冷笑道。

  范妈妈见状便打圆场:“苏小姐跟我家夫人果然是带着亲的,观点如此相同。”

  苏幻颜想到这是沈府便沉下了气,不再与她争锋相对。

  章羽婕离开前,跟文氏说,明日约了一些夫人小姐斗诗,想邀苏幻颜同去。

  文氏本就想让苏幻颜多接触些外界,方便以后寻夫婿,一听章羽婕主动邀请便马上答应了。

  见她那么主动邀请,而且她分明是对自己有敌意,苏幻颜便不想去什么“斗诗”,况且她本就不会吟诗作对。

  于是她便跟

  送走章羽婕后,文氏便牵着苏幻颜往里走。苏幻颜说,自己不想去斗诗。

  “傻姑娘,舅母会害你吗?看苏府把你藏着,都没见过外人,怎么说亲。”文氏说道。

  苏幻颜撒娇道:“舅母,颜儿自小就愚钝,哪会什么吟诗作对,去了只怕会出丑呢!”

  文氏刮了刮她的鼻头,笑道:“你舅舅可是国子学司业,晚膳时让他给你传授几首珍藏。”

  她想了想又说:“不行,你舅舅那些诗句不适合夫人小姐的斗诗会,你随我来,我给你作几首,你拿回房背诵。”

  苏幻颜只好说:“舅母思虑周全,颜儿便听舅母的话。”

  沈老夫人得知苏幻颜明日要去斗诗,便想让李妈妈去找人做几套新衣裙给她撑撑场面。

  “老夫人,您前些时候吩咐给颜儿小姐做的新衣裙刚送来,老奴正准备给小姐送去呢!”李妈妈笑道。

  说着,书晴便领着几个侍女将裙子捧上来了,都是些艳丽的颜色,正适合苏幻颜这般的年纪。

  而且料子都是上好的丝绸,每每换季老夫人都会让人给苏幻颜做新衣裙。

  但苏幻颜不常穿这些,她素日里都是一身淡蓝色长裙。

  次日一早,沈老夫人便亲自来监督苏幻颜梳妆了。

  “初夏,别把颜儿梳的那么老气,梳个年轻些的发髻。”

  “额间画朵小花,还是不了,庸俗了,点个红圆点便好。”

  “这套跟颜儿今日的妆容不搭,这套腰宽了些,这套领子大了些。”

  沈老夫人竟真当苏幻颜要去见未来相公似的,梳妆整整用了一个时辰。

  晚秋上下打量了苏幻颜一番,然后说道:“小姐今日真好看。”

  “小姐哪日不好看了?”初夏睨了晚秋一眼,又继续说,“不过几日尤其好看。”

  说罢,一屋子人便笑了起来。

  “那是自然,老夫人连最好的成衣人做的衣服都挑出刺了,颜儿小姐今日定是斗诗会里最美的姑娘。”李妈妈笑道。

  苏幻颜被夸得两脸通红,一直低着头,她心想:唉,肯定不少人见过文辞雪的,我若是去了,整个天辰不都知道苏幻颜就是文辞雪吗?

  她趁着大家不注意,偷偷掐了自己的脸颊一把,她差点儿就痛到眼泪流下来了。

  “颜儿丫头,你这脸怎么了?怎么红了一片?”沈老夫人惊道。

  苏幻颜连忙捂住自己的脸,并说:“祖母,不知为何我的脸突然很疼,可能是方才不小心撞到了。”

  说着,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是真的疼。

  “老奴去请大夫。”李妈妈说完就出去了。

  沈老夫人给苏幻颜擦着眼泪,并心疼地说:“我的乖孙孙,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可心疼坏祖母了。”

  苏幻颜搂着沈老夫人的手臂,撒娇道:“外祖母,我这样可怎么去斗诗会。”

  老夫人拍着她的背,说道:“不去了不去了,好好养着。”

  这时,文氏领着范妈妈进来了。

  “母亲。”

  “沈老夫人。”

  文氏看苏幻颜搂着沈老夫人便问:“颜儿怎么了?”

  苏幻颜一抬头,文氏便看见她脸上一片淤青。

  她下那么重手,就是不想出去见人,但她还是没有如愿。

  文氏提议让她戴着面纱去,沈老夫人不想她嫁不出去,所以也同意了。

  既然不用露脸,苏幻颜便妥协了。

  她们约在京郊一个庄子里,这里是世子的产业,平日里章羽婕常与其他妇人一起来斗诗作画。

  这庄子装潢十分淡雅,四周都是山水,院里还植了许多牡丹。

  苏幻颜本以为来的都是些贵夫人贵小姐,她到了才发现这斗诗会不仅仅有女子,还有一些贵公子。

  她还看到了几个熟面孔,其中就有姜凡。

  她看到他便心跳加速,目光还不由自主地追随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她的心。

  她心道:从何时起,我竟对凡哥哥如此着迷,明明就没见过几次,更不曾说过几句话。

  此时,姜凡不知在跟姜夫人说着什么,他的笑容让人看着十分温柔。不仅未婚少女看得入迷,就连很多贵夫人都对他想入非非。

  苏幻颜看着正入迷,章羽婕就朝她款款走来,后边还跟着几个妇人。

  “幻颜妹妹,你来了。”章羽婕道。

  “世子夫人。”苏幻颜作揖道。

  “世子夫人果然人缘好,就连十几年不出门的苏家六小姐都来了。”其中一个夫人说道。

  苏幻颜跟在章羽婕身边,一路都听着别人奉承讨好章羽婕。

  苏幻颜心想:有权利果真不一样,不管你人品如何,都会有人阿谀逢迎。

  姜夫人拍了拍姜凡,小声道:“凡儿,她们说戴着面纱的那个是苏家六小姐,不就是十年前和你一起玩过的那丫头吗?听闻她身子不好,怎么也来了,吹了风可不好。”

  姜凡看了苏幻颜那边一眼,便说:“出来走走也好。”

  “说的也是,凡儿你快去跟京都的公子们聊聊吧!来了京都也不能总一个人啊!”姜夫人说道。

  姜大公子不喜热闹,故从不出来参加什么宴会。所以姜夫人每每出来,都是带着姜凡一起的。

  “范妈妈,带苏小姐去歇歇吧!”章羽婕又转头跟苏幻颜说,“姨母吩咐了,不能让你累着,你回房歇歇,晚间再出来一同看戏。”

  苏幻颜不知她葫芦里卖着什么药,但自己如今是客,只得听从人家安排。

  初夏出去走了一圈,出来便说:“小姐,每个主子一个房间,而且您旁边住的不是三小姐,不知是什么人。”

  苏幻颜有些疲倦了,她靠在床头,道:“无妨,只是暂住而已,你们把门关上也歇歇吧!”

  初夏过来给她宽衣解带,扶她躺下,余光瞥见晚秋在傻笑,便说:“晚秋,你不来服侍小姐,在那儿愣着干嘛!”

  苏幻颜却知道,她定是看见姜凡了,所以那么开心,毕竟当初她还是为了姜凡还进姜府做侍女的。

  若苏幻颜不是乏力到有些睁不开眼,她定也如同晚秋一般傻笑。

  她这一觉睡得沉,黄昏时分才醒过来。

  在夕阳的映照下,窗外金灿灿的,苏幻颜还是有些困,可又想起章羽婕说晚间要看戏,便让初夏她们扶她起来洗漱。

  初夏见她脸颊的淤青还是很重,便说:“您也真是的,要是淤青不散,您可怎么见人!”

  “苏家六小姐从来都不见外人的。”苏幻颜笑道。

  初夏恍然大悟,她道:“小姐,您是自己弄伤自己的?”

  苏幻颜点头,晚秋这次也站在初夏那边,说自家主子太不靠谱了,竟然做出伤害自己脸的事情。

  在这冬日里,这庄子四周都放了炭盆,让人走到外面也不会觉得冷。

  苏幻颜主仆三人走出寝室便遇见了姜家母子,原来她就住在他们左侧。

  “姜夫人,姜小公子。”苏幻颜作揖道。

  他俩也跟她问了好,苏幻颜听到他的声音便觉得脸在发烫,好在有面纱不至于那么失礼。

  待他们先行离去后,苏幻颜才走的。因为不熟路,所以她们要从戏台后面绕过去,机缘巧合之下她们竟然看到了正在给青衣捏肩的宁乐恩。

  “你俩都低着头,别让人认出来了。”苏幻颜小声吩咐道。

举报

作者感言

四夕以凉

四夕以凉

感谢各位书友的推荐票和收藏,谢谢啦(∗❛ั∀❛ั∗)✧*。

2020-05-19 09: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