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父女相见父不识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3106 2020.04.28 09:05

  下午,李妈妈把所有洒扫侍女都召集在一起,并且吩咐她们去把宴客厅打扫干净,因为姜千户晚上要给姜凡准备一场庆功宴。

  虽然只是家宴,但也要弄得很隆重,像要炫耀一下自己的宝贝儿子又多厉害似的。

  她们打扫的同时,李妈妈还在一旁监督。

  “李妈妈,不用那么着急扫吧!指不定待会儿夫人就差人来说不办庆功宴了呢!”一个看起来跟李妈妈很熟络的侍女说道。

  全府上下都知道夫人不喜欢两位公子习武,老爷却想方设法让他们偷偷学。刚生了大公子的时候,姜平枫便依着夫人,承诺不让他学武。可小公子出生后,姜平枫便开始手痒痒了,觉得虎父无犬子,于是经常偷偷让小公子习武。

  姜夫人多多少少也是知道的,每每发现都要“数落”他一顿,但又不忍让他太失望,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过这些年来,都没有放手让姜凡出去江湖或者官场闯荡。

  此次,姜凡悄悄带着方杰业去了景文镇,姜夫人知道后差点儿就去找姜平枫理论了。

  李妈妈却睨了她一眼,然后说:“别胡说!去把花房搬些花过来!”

  可府里的老人都知道,夫人最宠公子们了,若是公子有出息,她也会开心的。

  “夫人真幸福,若是我嫁了一个老爷这般的男子,还有公子这样的儿子,我愿折寿二十年。”丽芳在苏幻颜旁边小声道。

  苏幻颜道:“等我出息了,给你寻觅一个如意郎君。”

  这两人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听,苏幻颜心想:要是我有母亲一半的本事就好了。

  眼看着天越来越黑,苏幻颜心里也越来越着急。李妈妈下了命令,不把宴客厅布置好,她们半步都不能离开。

  李妈妈道:“手脚麻利点!待会儿主子们就来了!”

  苏幻颜在想姜府家宴会有些什么人,想着想着她突然眼皮一跳,旁人她不知道,她爹肯定会来的。因为这十年来也没听说过他在翊州有什么妾室,孤家寡人的,姜府的家宴肯定少不了他。

  她正想着,姜平枫和苏言左就一边走一边谈笑风生地进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和他们年纪一般的男人。

  苏幻颜被留在了宴客厅候着,这下是一定无法出去把账本拿回来了,她此时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而且还怕被苏言左发现她。

  其他人都落座之后,姜夫人才带着大公子和姜凡进来。大公子的确如传闻一样,长得很像姜平枫。这么一看,姜凡倒是没那么像了,他更像姜夫人,是一个满心温柔的人。

  苏幻颜心想:若是我被父亲认出来了,凡哥哥会护着我吗?

  她想完之后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只是年幼时见过一次,人家凭什么要护着你!

  上菜前,苏幻颜她们端着水过去给他们洗手。

  一个个排队过去,苏幻颜刚好是给苏言左端水的,她恨不得现在有个面具把自己的脸全遮住。

  虽然侍女们每个都低着头,但是苏幻颜低的特别低,苏言左只能看到她的头顶。

  也许是太紧张了,她的手有些抖,抖着抖着就泼湿了苏言左的衣袖。

  “你这个婢子怎么回事,端盆水都端不好!赶紧给苏大人道歉!”姜平枫微怒道。

  苏幻颜哆哆嗦嗦地说:“苏大人,饶了奴婢吧!奴婢不是有心的。”

  她心里也没有把握,她这个父亲能不能听出自己的声音,不过看反应,应该是没有认出来的。

  姜夫人却笑着说:“真是不好意思啊,苏大人,这些丫头都是新进府的,难免毛手毛脚的。”

  “无妨的,嫂嫂,擦干就行了。”苏君言笑道。

  于是姜夫人便温柔地说:“丫头,还不给苏大人擦擦。”

  苏幻颜慌乱的从怀里拿出一条帕子给苏言左擦了擦。其他侍女们都纷纷退到一边了,苏幻颜也准备起身退下了,然而她的裙摆被路过的侍女踩住了,她这么一站,两人都摔倒在地了。

  苏幻颜只听到脑子里“嗡”的一声长鸣,不是摔的,是吓的,因为宴席上所有人都看过来了,包括苏言左。

  “苏叔叔,您没事吧?要不去换一件衣裳?”姜凡问道。

  苏幻颜想象中的暴风雨并没有来临,苏言左和颜悦色的把她扶了起来,并说:“你下去吧!”

  又一道晴天霹雳劈中了她,这种感觉糟糕透了,不如被劈头盖脸骂一顿呢!身为一个父亲,居然认不出自己的女儿!

  她眼圈一红,眼泪就掉了下来,李妈妈连忙把她拉出去了。

  这个时候,她哪有功夫去注意有个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

  “你说你,怎么那么没出息!毛毛躁躁的,真不像话!”出了宴客厅,李妈妈就一直数落她。

  她也借着机会,干脆就哭了出来。李妈妈越骂越起劲,苏幻颜越哭越伤心。

  丽芳也出来了,她走过来对李妈妈说:“妈妈,夫人让你去库房取那坛女儿红。”

  “你带她下去洗把脸。”李妈妈说完就匆匆去取酒了。

  丽芳把苏幻颜带回了睡房,给她擦了眼泪,并说:“没事的,阿雪,把眼泪擦一擦,不是你的错,别哭了。”

  苏幻颜边哭边说:“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也是他女儿啊!为什么!”

  丽芳以为她是在埋怨父母把她送进姜府当丫鬟,才如此伤心的,便劝道:“阿雪,姜府还是不错的,大户人家又不苛待下人,我们没有千金之命,只能这样了。”

  苏幻颜心想:千金小姐又怎么样,也许还不如一个丫头来的开心呢!爹嫌娘不爱的。

  她哭累了便不哭了,又想到可能顾南朔还在等她,就跟丽芳说,自己要去洗把脸,不用她陪着。

  她到后门时,那些守卫正在吃饭。一张小桌子上面摆了几盘菜,鸡鸭鱼肉都有。苏幻颜正在想姜府伙食好的时候,就看到了在一旁提着食盒的顾南朔。

  苏幻颜心想:这就是揭不开锅的贫穷人家吗?这些大哥们居然也没生疑。

  守卫们一看苏幻颜来了,便笑道:“阿雪姑娘来啦,令姐手艺真好,叫她多多来看你啊!哈哈哈!”

  顾南朔见苏幻颜眼睛红肿,心里便有些不自然,他问:“阿雪,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苏幻颜一听有人关心自己,眼泪不禁又落了下来,她咬着嘴唇摇摇头。

  顾南朔怒道:“姜府也不过如此,居然如此欺负一个小侍女!”

  他这么一说,那些侍卫就不开心了,他们都说自家主子很好,不会欺负人的。

  顾南朔一把把苏幻颜揽入怀中,并顺了顺她的背,然后悄声说:“别怕,我在,你现在就跟我走吧!账本我再另外想办法放回去。”

  苏幻颜感动的差点儿就哭出了声,但她不想那样做,她想快些完成任务,早些回京都。

  “不,今夜他们在给小公子办庆功宴,我趁机把账本放回去就行了。”苏幻颜也悄声道。

  宴席上,姜凡起身给在座的敬酒道:“爹,各位叔伯们,姜凡在此敬你们一杯,请各位今后多多指教。”

  姜夫人已经离席了,她就是来走个过场,在座的都是男子,她怕自己在他们不自在。

  “好好好!我儿定能成为国之栋梁,哈哈哈哈!”姜平枫道。他真的是太开心了,终于能让自己儿子光明正大习武了,虽然他知道,这只是第一步,夫人那边没有那么好说话。

  姜凡像是心里装着事,喝了几杯就离席了。

  次日,苏幻颜被分去了姜夫人的院子里。

  姜夫人起的特别早,她们还在打扫偏厅,她就起了,她的贴身侍女便使唤苏幻颜去给夫人打洗脸水。

  苏幻颜昨夜已经把账本放回去了,她现在只想犯事让人把她赶出去。

  她心想:有了,不是说不能嚼舌根吗?

  她把水端进去就出去继续扫地了,今天她还是跟丽芳一起。

  苏幻颜走到丽芳旁边,说:“夫人也太独断了吧!小公子想做什么便让他做啊!凭什么她不喜欢就不行!”

  她没有压低声量,用正常的声调说的,一屋子的人都听到了。

  丽芳想捂住她的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又补了一句:“小公子那么好,真想嫁给他!成为他的夫人,我一定事事支持她。”

  “啪!”里面传出了摔碗的声音。

  不一会儿,姜夫人的贴身侍女就出来了,她脸色很不好地问:“谁在胡说八道?跟我进来!”

  姜夫人听别人这么说自己,心里是不悦的,还听到有人对她儿子有想法,她就更不能淡定了。

  “是你?昨夜的那个小丫头。”姜夫人认出了她。

  “是奴婢。”苏幻颜应道。

  姜夫人问:“我武断吗?”

  苏幻颜突然有些不敢说了,她原以为会直接被送出去,没想到姜夫人会见她。

  “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吧!刚才不是挺大胆的吗?”姜夫人说道,她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

  苏幻颜心一横便说:“夫人爱子心切,不想公子涉险,却没有问过公子到底想要什么,若是公子不喜习武也就罢了,但从他去剿匪一事可以看出,他并不想从文。”

  她说完之后心里直打鼓,要是姜夫人一怒之下让人把她拖出去打死怎么办,她脑子闪过无数可能。

举报

作者感言

四夕以凉

四夕以凉

喜欢姜夫人这个角色,哈哈哈

2020-04-28 09: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