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郎情妾意是幻影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719 2020.05.07 09:17

  此后,苏幻颜主仆二人便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情了,不过初夏比从前更用心照顾苏幻颜了,也更唠叨了。

  借着调养身体的时间,苏幻颜想了无数种接近章羽婕的法子,甚至有想过干脆就找机会嫁进郡主府,总之她现在非常想让她付出代价。

  院里的三个婢女都觉得自家主子要走火入魔了,虽然只有初夏知道她到底因为什么才这样的。

  晚秋推了推如春,并说:“如春姐姐,你去看看小姐,她不会是给大小姐传染了吧?”

  如春后退了一步,然后说:“不会的,也许是奔波了半年累了,我去厨房给她炖汤。”

  她说完就跑了,晚秋便看向了初夏,后者却摇摇头。

  晚秋心想:总不能看着小姐一直这样吧,要是傻了可怎么好!

  于是她拿了手炉进去给苏幻颜,然后一边给她捏腿捶背,一边说:“小姐,您都回来大半个月了,一直闷在院子里,不如我们悄悄出去走走吧?听说品香斋出了葡子味的点心,您要去试试吗?”

  苏幻颜摇头,晚秋又说:“书院旁边的茶楼来了个新的说书先生,讲的书是没听说过的呢,您要去听听吗?”

  苏幻颜还是摇头,晚秋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提议道:“对了,小姐,我前几天陪先生去买绸缎时,途经一酒馆,居然看见了宁姑娘,她好像在里面当差。”

  提起宁乐恩,苏幻颜倒是有些感兴趣了,他们是暗卫军,若是想查一个人,自然比她容易多了。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她得先了解那个女人,才能找到办法毁了她。

  “好,你给我换身衣裳,我们去找师姐叙叙旧。”苏幻颜说道。

  京都某酒馆内,宁乐恩正在给客人上菜,虽然穿着麻布衣,但也不影响她的美貌,不过她略显疲惫。

  “小娘子,来陪哥哥喝杯酒。”一个大汉色眯眯地对宁乐恩说道。

  宁乐恩最不喜这种客人,奈何要掩藏身份就必须扮演好店小二的角色,她只好尴尬地笑了笑,并说:“客官,小店是没有陪酒的先例的,您请自重。”

  那大汉又说:“没有先例,你就做个先例咯,就喝个酒,陪哥哥说说话。”

  说着他还想上手摸宁乐恩。这时,苏幻颜刚好到了,她看到那一幕便大喊:“店小二!过来!姑奶奶要点菜!”

  说完,苏幻颜还故意丢了个银子到桌子上,显得自己财大气粗。

  宁乐恩见救星来了,便配合着快步走到她身边,并说:“姑娘,要吃着什么?”

  “把你们酒馆最好的菜给我送上来!”苏幻颜笑道。

  苏幻颜要了个雅间,把宁乐恩拉去聊天了。

  “师姐,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苏幻颜寒暄道。

  她打算先寒暄几句,再请她帮忙,可后来她就没有怎么说上话。

  宁乐恩一直在跟苏幻颜说她和安谦的事情,她已经半年没见到他了,但是每天他都会派人送信来。

  “昨日他在信中说,过些日子就会来看我了。”宁乐恩开心道。

  苏幻颜都在怀疑,现在的宁乐恩是否有能力帮她忙了,因为她的世界里只有安谦。

  “难怪看师姐你有些憔悴,原来是相思成疾啊!让子羡师兄给你开副药。”苏幻颜打趣道。

  宁乐恩用手刮了一下苏幻颜的鼻子,并说:“胡说,我这是累的,酒馆开到深夜,又要早起,还有奇怪的客人,唉!”

  苏幻颜提议:“真辛苦,不如你换份工吧!”

  宁乐恩又叹了一口气,然后说:“我也想过,但是谦郎说随遇而安,吃些苦也是无妨的。”

  苏幻颜心想:安先生真是一副先生做派,不会怜香惜玉。

  宁乐恩又说:“不过,谦郎说了,现在他也属于特殊时期,各方势力都看着他,再过半年便好了。”

  安谦不仅仅是暗卫军的先生,还是当朝丞相的嫡子,丞相指望他承袭官位,便让他开始学着拉拢人心,而他又是陛下倚重的暗卫军教习,所以不少人眼红他,这些日子他过得也是艰难。

  苏幻颜夹了一块糖醋鱼,送进她嘴里,并笑着说:“没事的,安先生不是说过了这半年就好了吗?到时你要成亲,我做冰人替先生上门提亲。”

  “阿恩!有人给你送信!”外边传来一声。

  宁乐恩一听就喜滋滋地跑出去了。正在给苏幻颜剥虾皮的晚秋,叹气道:“宁姑娘真幸福,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小公子了,唉!”

  晚秋口中的小公子自然是姜凡,苏幻颜给她塞了一只虾,并说:“要不我派人送你回翊州城去?”

  晚秋连连摇头,并说:“不不不,奴婢现在是小姐的婢子,回翊州城做什么,奴婢要永远留在小姐旁边,照顾小姐。”

  苏幻颜心想:凡哥哥那么好,晚秋思慕他也是正常的,如此相貌的男子,应该让人很难不动心吧!

  她们把一桌菜吃完了,宁乐恩都没回来,苏幻颜正事还没说,便打算去找她。

  谁知在酒馆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苏幻颜便去一楼找掌柜,问他:“掌柜的,那个叫阿恩的小二哪去了?”

  “姑娘,阿恩说她身体不适,去歇着了。”掌柜回道。

  苏幻颜心想: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身体不适了呢?

  她从怀里取出一块手帕,然后对掌柜说:“她有一方帕子落我这儿了,我想亲手还她。”

  于是掌柜爽快地告诉了她,宁乐恩住的地方。

  苏幻颜找到宁乐恩的时候,她正坐在床头抱着信哭,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掉,泪沾湿了衣襟。

  “师姐,你没事吧?”苏幻颜过去轻轻地拍着她背问道。

  苏幻颜心道:不会是安先生出事了吧?

  宁乐恩搂住苏幻颜,哭道:“他说不要我了,怎么会这样!我做错什么了吗?”

  苏幻颜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是这样,虽然他们门不当户不对,但安谦先前信誓旦旦说会对宁乐恩好的,还说就是想娶她,才会想跟她在一起的,如今怎么会说放手就放手呢!

  “师姐,别哭坏了身子,不值当的,你那么优秀,值得更好的。”苏幻颜说道。

  她心里的确也是这么想的,因为宁乐恩年轻貌美,而且聪慧;安谦年纪比她大了十几岁,而且相貌在天辰来看是属于不出众的。

  当初他们走在一起的时候,苏幻颜就想不通,为何宁乐恩会看上他。

  宁乐恩哭了一会儿,就用苏幻颜给的帕子擦干了眼泪,然后说:“没错,不值当,我不哭了,我没事了。”

  苏幻颜陪她聊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她也不好意思现在提让她帮忙的事情,她出门的时候宁乐恩还冲她笑了笑,可她走了几步再回头时,看见她还是愁着脸的。

  路上行人来去匆匆,京都一如既往的热闹,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是否每张笑脸背后都有哀愁呢?

  路过一个书生摆的“代写家书”的摊子时,苏幻颜突然有一个想法,她借书生的纸笔写了封信,让晚秋送去丞相府给安谦。

  写了信之后,苏幻颜便去了俞子羡所在的药铺等回信,因为她留了这里的地址。

  俞子羡正在给一个婆婆诊脉,见苏幻颜来了,他便点头让她在一旁等会。

  婆婆取药离开后,俞子羡才说:“苏师妹怎么有空来这儿,是身子不好吗?”

  既要借人家的地盘,她只好告诉了他事情的经过。俞子羡听了之后非常生气,转而又平静下来了,他心想:这样也好,若不值得托付,早早散了也好,也好!

  苏幻颜说:“我看师姐那么伤心实在不忍心,便想问问安先生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个多时辰过去之后,安谦才派人送了信来。

  信上说,他心里是喜欢宁乐恩的,可他们在一起之后,她就变得越来越不像她自己了,看着她那么累,他不想拖累她,只好选择分开了。

  苏幻颜看完之后便叹气道:“唉!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什么叫不想拖累!乐恩跟他一起,他还不珍惜,若他对她好,她怎会没了自我。”俞子羡带着怒气道。

  

举报

作者感言

四夕以凉

四夕以凉

感谢各位书友的收藏和推荐票,谢谢啦(∗❛ั∀❛ั∗)✧*。

2020-05-07 09:1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