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冰人幻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痴心错付

冰人幻颜 四夕以凉 2725 2020.05.21 09:12

  “辞雪师妹,真是抱歉,让你看到这样落魄的我。”宁乐恩笑道。

  虽然笑容挂在她脸上,但泪花也在她眼眶里打转,她说话的都是哽咽着的。

  苏幻颜心知她定有难言之隐,才会这般行径,于是她给她倒了杯茶,并说:“师姐才华横溢又怎会落魄。”

  宁乐恩不做声,苏幻颜便让初夏和晚秋出去守着了。

  “安谦他……”宁乐恩刚开口眼泪就掉下来了,苏幻颜连忙给她递了手帕。

  宁乐恩边哭边说:“他不要我了,明明说挨过那几月便好了,可几个月挨过去了,他便丢下我了。”

  “在我去丰城出任务前,他就对我忽冷忽热了,要了我的身子便要将我抛到一边。”

  “他竟说只当我是青楼女子,供他玩乐罢了,甚至与男子共眠都好过和我。”

  “可我太想摆脱我家的困境了,即使他那般对我,我还是不愿跟他分开。”

  “但他说不想再见我了,若见的话,只在客栈榻上。”

  最后宁乐恩泣不成声,苏幻颜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安慰她。

  可发生了这种事情,再怎么安慰也弥补不了她心中的伤疤。

  宁乐恩好好平静了一会,又泣道:“这些日子,我总想着从哪儿跳下去一了百了,死了就不用想安谦,不用想家里的烂摊子,可我终究没能去死。”

  “师姐,你值得更好的,你那么好,定有不少人钦慕你。”苏幻颜说道。

  她心想:这安谦真不是个东西,当初哄骗师姐,到手了就不珍惜,一个女子失去了贞洁可怎么好!

  见她对于青衣的事情避而不谈,苏幻颜也不好过问。

  苏幻颜猜想定是宁乐恩柔弱无助时,是青衣照顾了她,所以她才陪着他。

  “我已经不在暗卫军做事了,如今我在酒馆做工,若你得了空,可以来看我。”宁乐恩说罢便离开了。

  一下子听太多了,苏幻颜觉得不太好消化,她心想:子羡师兄和南朔师兄肯定知道乐恩师姐不在暗卫军了,那他们知道她现如今的处境吗?师姐明显对那青衣没有情,长此以往她会幸福吗?

  “扶我出去走走吧!”苏幻颜说道。

  苏幻颜裹得严严实实的走到了湖边,月下的湖面,波光粼粼,可她却没有闲心是欣赏美景。

  她心里藏了太多事,章羽婕的事情没解决,宁乐恩又出事了。

  她往湖里丢着石子,心道:愿所有不好的事情都快快散去,一切都快好起来。

  石子落水时“咚”的一声,随后湖面便泛起了涟漪。

  苏幻颜突然听到夜莺啼哭之音,她想到了一个法子。

  “初夏,你过来……”苏幻颜说道。

  次日,斗诗会上,苏幻颜看到章羽婕眼下一片乌青便有些开心。

  苏君言坐近了她一些,小声道:“听说这庄子闹鬼,有丫头见着了一对没脚的母子飘来飘去。”

  苏幻颜洋装害怕道:“当真?下午我们便回京都吧!太吓人了。”

  “别怕,哥哥保护你。”苏君言拍了拍她的肩道。

  苏幻颜怎么会害怕,是她让初夏到章羽婕院子里散的谣言。她见初夏在憋笑,便给她使了个眼色。

  宁乐恩作为昨日的魁首,故今日要说第一句诗,她道:“扶柳轻叹茶凉。”

  你一句我一句,竟都没能比宁乐恩那句好。

  章羽婕便看向了苏幻颜,她旁边的一个夫人会意,便说:“从未见过苏六小姐吟诗,不知今日能否有幸一见。”

  苏幻颜这么一躺,早就不记得文氏给的诗句了,而且就算记得,也不一定对不对得上。

  “倚杌远眺楼空。”一声清亮又干净的声音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对诗的竟是姜凡。

  “都说姜大公子才华横溢,不曾想姜小公子也是个大才子。”许承荣笑道。

  姜凡道:“不敢当,不过刚巧想到一句罢了。”

  姜凡自小便跟着大哥念书学诗,虽不如大哥那般才华超众,也是拿得出手的。

  姜夫人满脸自豪,她心道:看来凡儿是对幻颜丫头有意思,那我岂不是要当婆母了。

  她想想就兴奋,她只生了两个儿子,早就想要个女儿了,可姜大人怕她辛苦,才没再生。

  若是娶了儿媳,她就能带着儿媳去挑胭脂水粉,一起做漂亮的裙子,一起去赏花,想到此她差点儿就笑出了声。

  苏幻颜对此感到惊讶,她想不到姜凡竟然会帮自己解围。

  她心想:莫非凡哥哥心悦我?我这是得了什么自恋之症,凡哥哥那般的人怎会喜欢我!

  她正想的出神,章羽婕就说:“方才有姐姐说想听颜儿妹妹吟诗,那妹妹就给大家起个头吧!”

  苏幻颜早知躲不了,但她实在作不了诗,她刚想开口推辞,就有人从后面塞了一张字条给她。

  她只好洋装抬手喝茶,用大大的袖子遮着看字条。

  “幻颜不才,对吟诗作对并不通,但有幸受邀而来,世子夫人又看得起,幻颜便斗胆作一句。”苏幻颜先摆明立场,再接着说,“佳人才子欢吟诗。”

  “好句!”宁乐恩第一个捧场。

  苏幻颜向着她拱了拱手,便坐下了。好在有人给了她字条,不然这回可不好收场了。

  她认得字条上边的字是苏若瑾的,因为她常看她抄的医书。

  斗诗会散了之后,苏幻颜便向苏若瑾道了谢。

  “你是我亲妹妹,我怎会不帮你。”苏若瑾顿了顿又说,“不过,你回府后得好好念书了,若是什么都不会,到时出了苏府可没人能帮你。”

  “颜儿知道了。”苏幻颜应道。

  这时,章羽婕走了过来,她道:“颜儿妹妹好文采,晚膳能否去我那处用?”

  邀她去她的院子,正是苏幻颜求之不得的机会,她当然乐意了。

  天还没黑,章羽婕的院子四处便点了许多灯笼,本就燃了碳火,现在更暖和了。

  苏幻颜心道:做贼心虚。

  她跟在章羽婕后边,突然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她肩上,她扭头一看,尖叫了一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初夏,快拿走她。”她手忙脚乱的拍了拍初夏说道。

  章羽婕嘴角微微上扬,道:“范妈妈,快传侍卫来,好大的虫子。”

  虽然她的丫头婆子们向故意似的,将苏幻颜和初夏隔开,不让她们去捉虫子。

  苏幻颜惊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心里直发毛,见初夏被她们拦着,她便想伸手去拍虫子,但手都抬起来了,她又没胆去拍。

  正当她急得眼泪要掉下来的时候,许承荣回来了,见那么多人围在一起。

  他便高声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章羽婕见自家夫君回来了,便过去他身旁,并说:“世子,有一虫子落在了颜儿妹妹肩上,没人敢去除虫。”

  许承荣见苏幻颜的汗浸湿了她的面纱,便皱着眉头将那虫子扫落在地,然后踩死了它。

  精神紧绷的苏幻颜,霎时间松了口气,然后就晕倒了。

  许承荣一把接住了她,然后说道:“去收拾一间房来。”

  章羽婕不悦地撇了撇嘴,才吩咐道:“范妈妈,差人去请大夫来。”

  初夏也跟着出去了,她要去找苏若瑾来。

  将苏幻颜安置好后,许承荣便罚了章羽婕身边的人,说是连只虫子都不敢抓,怎么能伺候好世子夫人。

  初夏暗自欣喜,她心道:活该,居然欺负我家小姐,可惜没拖去打板子,这群人真是过分!

  大夫背着药箱来一看,便心想:怎的又是这位小姐,昨日刚看完,今日又晕了。

  大夫正打算施针,苏幻颜就缓缓睁开了眼睛,虽然她早就习惯一睁眼就看到很多人站在床头了,但她看到章羽婕和许承荣时,心中还是有些不适。

  她上下确认了一遍自己身上没虫子才放心。

  “劳烦世子,世子夫人了。”苏幻颜起身道。

  许承荣道:“无碍,都是本世子没差人好好检查院子,惊着苏小姐和夫人了。”

  他还命人去厨房要了一碗珍珠汤给她们压惊,苏幻颜心道:她还需要压惊?

  “羽婕姐姐,颜儿想回房歇着了,听闻你这院子……你和世子要不换个院子住?”苏幻颜似是关切地说道。

  

举报

作者感言

四夕以凉

四夕以凉

感谢书友们的推荐票和收藏,我不懂作诗,所以就随便写了几句凑合着,哈哈

2020-05-21 09: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