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洪荒之牧道遂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 东南何亏 气运临身

洪荒之牧道遂古 云若卿禾 3408 2020.01.10 19:35

  钧天之上

  月宫早已恢复了平静,只有月神望舒在宫中清修,当然,还有玉兔陪着她。

  司月宫中,常仪一边处理中麾下传来的各种事物奏报,一边使唤被留在司月宫的玄都,让他到处去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应龙依旧在变天领兵演武。

  巡视阳天的玄寿有急报回传。

  稷下宫中

  风牧与帝子熙相对而坐,面前摆放着两个玉盒。

  “这是晧日晨曦与望月胥胤,日月精华最适合后稷道友筑金仙道基,赠与道友为九嶷部族贺。”

  帝子熙面容清新俊逸,雅人深致,帝子威仪含而不露,只有一双眼眸如同飞鸾翔凤,清澈明亮却又深不见底。

  风牧内心一叹,心知这不是帝子熙奉命带来的贺礼,前者春皇宫中只有人皇太昊与御日羲和两位有能力采大日晨辉炼制。

  后者乃是九天之上,在那位月神登临大罗之前,都无人可以获得的珍藏。

  如此奇珍,送给天仙筑基,这份礼也太重了。

  “帝子所赠皆是洪荒难寻的奇珍,望月胥胤更是九天独有,怎敢劳帝子如此费心。”

  依照内心所想,这两样礼物他都很想要,但有些话他还是希望帝子熙说出来,最终是志同道合还是分道扬镳都分说开来。

  “确实珍贵,百余年前,月神望舒登临大罗之位,尊卢上将奉父皇之命前往钧天拜会,被月神赠了一些表作回礼,

  我一向与尊卢上将交好,他回转春皇宫时赠了我一部分,今日得遇后稷,扬我人道之心使熙深受触动,我与后稷异体同心,与其令奇珍在我府中蒙尘,不若化作道友助力。”

  帝子熙面上笑意如春风拂面,话语真诚,风牧心下一松,既然讲明是帝子熙因私交送给自己的,事情就简单许多。

  收下这份礼,不过是领了帝子熙的情,日后相互还礼就是,他担心的不过是帝子熙如今身为春皇宫使者,若是公私不分,难免徒增因果。

  “多谢帝子,既如此,牧就厚颜收下了。”

  接下来,帝子熙向风牧请教九嶷部族发展之事,从耕稼到渔猎,从畜牧到教化,风牧自然也更愿意于之谈论这些内容,自然知无不言。

  时光在二人的交谈中流逝,日月轮换,十几日的光阴在二人的对答中过去。

  “不知后稷如何看待父皇的治民之策?”

  风牧有些愣神,或许是聊得投机,也或许是帝子熙本身就性格随意,居然问了一个较为唐突的问题,风牧不禁哑然。

  帝子熙仿若毫无所觉,继续说道:

  “苍天诸域乃是父皇治所,钧天诸域则是昔日人皇治所,如今皆是人道昌盛之所,但,娲皇治世之时,洪荒天地,何处不为我人道治下,何人敢不遵人皇诏令?

  但今日看来,散落在炎天、阳天诸域的人族并没有沐浴人皇恩德,阳天离恒域犹盛。

  父皇垂拱春皇宫,真的是对的吗?”

  说完,不等风牧作答,帝子熙眼神变得涣散,好像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帝子,”

  风牧低声的呼唤惊醒了他,知道自己问了不太适宜的问题,帝子熙回过神来,正色地聆听风牧的言语。

  “这些话原本不该我来对帝子说,交浅本不该言深,但帝子既然有言,与牧异体同心,牧就僭越了。

  太古三皇,娲皇为尊,为何,圣德有之,实力亦有之。

  黄帝陛下征伐九天四海,然则比之烛龙、斗母如何?

  春皇陛下订立大风雨表,大荒日月轮转、秩序归一,但麾下人道神祇比之先天神灵族群又如何?

  人道大昌,需要的只是人皇伟力吗?

  牧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对是错,但比起个人实力,我更希望看到人族自强,而不是寻求大神通者庇护,若有一日,后稷不存,九嶷仍在,牧此生足矣。”

  沉思中的帝子熙不知想到了什么,起身对风牧行了半礼:、

  “多谢后稷教诲,熙心有所得,日后你我为友,唤我子熙即可。”

  风牧坦然地受了这半礼。

  当今人皇太昊有四子,长子子重,次子子该,三子子修,四子子熙,风牧只见过面前的道子熙,不得不说,印象很好。

  渊渟岳峙,气度不凡,虚怀若谷,听言纳谏,博如海,扬如江,热忱待人却也胸有沟壑。

  若是对方愿以人道为己任,为人族开太平,他自然愿做助力。

  双方收拾了心情,经过这一番言谈,两人也亲近了不少。

  领着子熙在苍梧山闲步,在走到落星池旁时,子熙突然停住对风牧道:

  “这落星池就是你解决了后竹氏的困境时得到的吗?”

  事关星神,风牧在事情解决之后就尝试联系过句芒,句芒正在南域奔走,经过炎天接到了风牧的传讯,禀告了春皇宫。

  “正是。”

  “木神应当与你说过三千余年前的那件事,我今日前来,欲与后稷一同前往阳天离恒域,那里的情况其实有些类似昔日的后竹氏,但更为严重。”

  曾经木神句芒只是告诉了他大概的情况,希望他先在两域交界处探查一番,他曾御风前去看过,只能看到满目疮痍。

  “作为东南阳天诸域中,与苍天诸域和炎天诸域都有连接的大域,阳天离恒域有一半已经被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所污染,深渊下面,孕育着大机缘,大危机,整个大荒,已经开始向东南地陷。”

  “?”

  子熙的话给了风牧极大的触动,他知道事关大罗必不简单,但如今的情况怕不仅仅是一个大罗能解释的了。

  “那条深渊下面,是什么?”

  “幽冥。”

  变天昆仑域

  广成子静坐在玉虚宫中,两百年前的道伤如今方才痊愈,昔日恩怨日后再报,眼下还有要事需要处理。

  远在天外天的玉清元始天尊传下圣谕:

  阳天离恒域有秉承人族大气远者降世,与玄门有缘,你带诸位师弟前往,度他入我玉虚门下。

  广成子当即敲响玉虚金钟,招一众玉虚门下前来奉旨。

  广成子端坐在元始云床的下首,宫门敞开,远处,道道仙光往这里飞来,霞光漫天。

  先到者乃是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手捧斩仙宝剑,身着朴素的玄色道袍,双目如电,宝冠端戴,在宫门前缓步入内,往元始云床处一拜,也不理会广成子,自顾自寻了位子闭目坐下。

  接下来是金庭山玉屋洞道行真人,手执降魔杵,宝斗随身,踏着罡斗步走了进来,亦是拜了元始尊位,也向两位师兄弟点头致意,在玉鼎身旁坐下。

  后有清虚道德真君提着春风白玉篮,手挥五火七禽扇,洒然地披着一件法衣,在宫门外遣走了左下云霞兽,入了宫门,同样先向元始尊位行了礼,一一与众师兄弟见礼后坐下不提。

  之后又有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腰间挂着九龙神火罩,白须飘然,脚踏风火而来,进宫门后拜了元始尊位,只与广成子相互见礼,也不要看他人,随即坐在了广成子下面的位置。

  紧接着有:

  太华山云霞洞赤精子,身着八卦紫绶仙衣;

  二仙山麻姑洞黄龙真人,脚踩云鹤;

  崆峒山元阳洞灵宝大法师,身背松枝木剑;

  终南山玉柱洞云中子,手执清仙符箓;

  一一前来拜过玉虚元始,或是与师兄弟交谈见礼,或是自寻位置闭目不谈。

  众人坐定后,广成子开口道:

  “燃灯老师携惧留孙、普贤、慈航、文殊几位师弟前往了幽天净土域,与释门诸位道友论道,如今我等已齐,待我请师尊法相。”

  说着,广成子将手中玉清符诏往云床抛去,只见云床之上出现一个道人虚影,头顶圆光,身披七十二色霞光,坐生万法,手握三十六种混沌。

  正是昔日二仪未分,溟滓鸿蒙,天地未形之时便已然孕化,生于太无之先,端坐大罗天上,秉承万道法门之始,执掌万化玄妙之元的玉清元始天尊。

  天尊双目微睁,抬眉道:

  “昔年九天之上,有先天神灵不尊大势,妄图搅乱人神之序,引发祸乱,使大荒阳天离恒域无数生灵罹难,埋下巨大祸患,

  然天行有常,今日有人族大气运者出世,应在东南,位处阳天离恒域,此人将于这一劫中,平天地动乱,存续人道,与我玄门大有缘法,

  我遣你等前去度他入门,其地凶险异常,你等且需戮力同心,个中禁忌,听我细细道来……”

  远在幽天净土域,灵山之上,燃灯法师、文殊、普贤真人、惧留孙、慈航道人具都盘坐,诵念天尊法号,讲述玉清大道玄妙。

  一旁,是多宝道人、龟灵、乌云仙、金箍仙并九曜真君诸人,口述上清法门,不落下风。

  玄门诸多弟子对面,乃是释门佛子,有药师琉璃菩萨、阿逸多弥勒菩萨、左右胁侍诸菩萨、世善菩萨等,头顶舍利,大方光明,有无量智慧,诵经之声不绝于口。

  仙光笼罩灵山,玄门妙法压制住释门绽放的莲华。

  变天昆仑域东方

  东海之上,北方有一座仙岛名为“金鳌”,其上有一座碧游仙宫,乃是玄门三清中上清灵宝天尊通天教主道场。

  此时,碧游宫宫门洞开,以无当为首,跟着金灵、三霄、火灵等诸位女仙,架起仙光,一路往南方而去。

  前往阳天离恒域的路上,子熙给风牧讲述着需要注意的各项事宜。

  “原本幽冥不该此时出世,有先天神灵欲逆乱阴阳之序,夺得幽冥权柄,窥测大罗道果。

  事败之后,引发大乱,有诸位大神通者出手,定住天地秩序,借天地阵势化作封印,遏制了幽冥侵蚀大荒的过程。

  但幽冥牵扯甚广,我知道的便与归墟有关,不能擅动,因此布下的阵势也受到不同的掣肘。”

  风牧点了点头,只怕这种掣肘不仅来自于归墟,梳理天地的大多数权柄都还在先天神灵手中,他们,不愿意看见人族独尊洪荒。

  原本应该协助阵势梳理阴阳,还秩序于天地的先天神灵,虽不敢直接对抗人道大势,却也不再作为,坐看大荒罹难。

  如今大势在人,日后也必须在人,先天神灵不尊大势,合该灰灰了去,风牧眼中闪过冷意,目露凶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