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洪荒之牧道遂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 袅袅秋风 向死求生

洪荒之牧道遂古 云若卿禾 3424 2020.01.12 14:20

  这些邪祟纠缠在一起的恶念几乎凝成实质,让原本活跃在人影周身的灵气顿时变得压抑了起来。

  “咻——”

  破空声响起,几只最为幼小的邪祟挥动着滴着黑水的利爪刺向人影。

  瞳孔之中,邪祟的倒影显现,几乎缩作一团的面部器官如同一个个小孔长在头部,头顶的皮肤下如同小蛇一般游动着什么。

  头部最下端的小孔中,密密麻麻的尖刺聚集成团簇,尖啸从中发出。

  厚实的角质将其包裹,节肢隆起的形象也让它的后背和四肢显得敦实有力,细密的茸毛密布在它的面部四周和腹部,每只利爪的角质下面两边都与头顶一般游动着什么。

  怪异的味道随着邪祟一同扑面而来,不只是被味道还是尖啸刺激到,人影身形左右晃动,好似立足不稳,突然跌倒。

  跌倒的人影勉强避过了利爪的攻击,却将自己的正面暴露在了更多邪物面前。

  似乎是看出来对方没有威胁性,一众邪物争相扑了上去,近身之后,人影体内又一次爆发出灼热之气,一股热浪掀翻了扑来的邪物。

  最后方的几只最大的邪物一声长啸,头顶与利爪两侧都有黑褐色的触手刺破角质层,挥舞间缠向倒在地上的人,穿透滚滚热浪。

  空气中的高温让邪祟的触手被炙烤得通红,却毫不影响速度,将灰头土脸、想要闪躲的人死死纠缠住,一把提起,扬在空中。

  触手传来的巨力将人影勒住,天仙道体被勒出血痕,血珠顺着触手流出,滴落在黑灰的大地上。

  盯着隆中对的人影,邪祟聚在一起,呜呜渣渣地一片混乱,陷入一片争吵之中。

  死寂的阴风吹过,残留的温度让阴风有了几分回暖,但依旧凉嗖嗖的,却不再刺骨。

  风中,除了寂寥萧索之意,还孕育成熟了别的什么。

  阳天离恒域东部,截教门人往西寻来,有玄门上清教主这位大神通者,诸位门人自然也有规避金仙不得行于阳天离恒域这条律令的办法,只是同样使不得金仙法力。

  从东海而来的碧游宫诸位女仙停住了脚步,看着从眼前的黢黑沟壑中爬出来的成群邪物,面色不善。

  不同于冥渊之地深处的幼小邪物,这里的幽冥邪物数量更多、体型更大,种类也不止一种。

  利爪邪物都长有触手,高高跃起抽散了女仙架起的云光,又从口器中喷射死水,迫使女仙降下云头,向邪物杀去。

  沟壑中,惨白的藤蔓顺着爬上大地,原本漂浮的细须在触碰地面时变得坚挺粗壮,交织成庞大的根系扎进大地,饱满的藤蔓主干随即干枯了下去,变成一层植物皮层脱在地上,精华化为了根系的养料。

  另一边,处理邪物的诸位女仙只觉处处受到掣肘。

  这些成熟的邪物利爪极凶,几下就能划破护体仙光,让她们不得不分心提防,天仙法力又难以发挥手中先天灵宝全力,难以一击而尽全功。

  邪物口器中喷射的死水擅长腐蚀生机,虽说金仙早已与道合真,死水奈何不得金仙真灵,但平白折损生机只怕有碍接下来的要事。

  趁女仙兼顾不得之时,扎根地下的藤蔓根须在主干凋亡后,已然长出了新芽,淡灰色的新芽汲取着根须传来的力量,不消片刻便生长为一株灰白色的小树,一条根须顺着藤蔓的遗蜕伸向沟壑深处。

  “金灵师叔!快看!”

  正在应对八只邪祟围攻的火灵瞥见顺着树木根须爬上来的更多邪物,急忙向与二十多只利爪邪物缠斗的金灵提醒。

  金灵应声看去,更多的邪祟顺着根须窜了上来。

  有的背生双翅如同鹰隼,但浑身没有一点血肉,只有骨架缠绕着不详的气息,只有鹰首完好,锐利的双目泛着清冷的绿光。

  有的似吊睛白额大虎,通体如锈迹斑斑的黄铜筑成,嘴中利齿残缺,层次不齐却愈加令人生畏,两条尾巴垂在身后,随着它的脚步晃动着。

  看着越来越多的邪祟出现,金灵银牙轻咬,取下发簪一画,击退身前的怪物,来到云霄的身边,语气冷然:

  “师妹,祭出混元金斗吧。”

  云霄身形停住,碧霄、琼霄姐挥动衣袖,护在云霄身前。

  “为何?御使混元金斗只用天仙修为法力消耗太大,我等之后还需前往冥渊绝地找寻……”

  云霄话音未落,无当也反应了过来,沉声道:

  “我等怕是到不了冥渊绝地了,此地凶物的凶险远超我等预料,此次已然遭了他人算计,只怕对方不仅是想把我们阻拦在此,还想要把我们姐妹这一身修为留在此地呢。”

  无当的话语让众女仙心中微寒,云霄则肃然地取出了混元金斗。

  寒风吹过,带来一片肃杀之意。

  此时同样身在阳天离恒域的广成子等人,则顺利地接近了冥渊之地。

  抬眼望去,大地之上裂开着巨大的深渊,嚎叫声从中传出,不绝于耳,尖啸声传到空中,汇聚成狰狞可怖的幻象。

  广成子轻摇落魂钟,一声呵斥,幻象顿时散去。

  “前方就是冥渊之地,广成师兄,我等一路上是不是太过顺利了?”

  黄龙有些不解,玉虚宫中商议之时,这一路上就算不会有太大的变数,也会有不小的麻烦。

  如今则不然,不仅没有遇到春皇宫的阻拦,连幽冥邪物都没有遇见,一路上来的沟壑、深渊皆是阵法稳固,毫无破绽。

  一路上只有寥寥无几的异化灵兽而已。

  “无论如何,我等都必须前往冥渊之地,无论那里有何算计,最后都不过做过一场,我玉虚宫玉清大道何惧于此?”

  一众师弟或是点头赞同,或是不屑一顾,云中子也只是提着花篮跟在后面。

  黄龙倒是十分热络,连连点头,还表示自己愿往前方一探。

  众人也不阻拦,由他前去,但也没有等在原地,而是跟在黄龙身后不远处继续向前走去。

  玉鼎怀抱一把神剑,面色凝重地扫视着恐怖的深渊裂缝,眉宇之间略显忧愁。

  “师兄过虑了,天帝轩辕氏何其强势,玄门中师尊和两位天尊,释门中阿弥陀佛和佛母,可都还端坐天外天回不得洪荒呢。

  那场先天神灵之乱在我等看来影响深远,遗祸无穷,但个中隐秘旁人岂可尽知。”

  道行看透了玉鼎心中所想,传音宽慰到。

  “希望如此,这场博弈胜负难料,只是苦了众生。”

  玉鼎并非拘泥小节之人,但心知当年乱神之祸广成子曾以先天神灵化身参与其中,他心中如何能够畅快。

  一处巨大的深渊裂缝处,春皇宫数量庞大的军队正在列阵杀敌,一个个小阵法环环相扣,又化成更大的杀阵,深渊中怪物跃入其中后即刻被绞杀殆尽。

  涌出来的邪祟在阵中消磨,连样貌都未被看清,为首的几位玄甲天仙紧盯着深渊,在看见几位样貌奇特,身躯上镶嵌着金甲碎片的邪祟跃出时,几人示意大军变阵。

  一时间,庞大的杀阵化作绵密不绝的困阵,将接下来的邪祟困入阵中。

  诸多精通阵法的天仙将他们打开的封印深渊的法阵恢复。

  此地封印原本并无损坏,严格来说,除了冥渊绝地最深处,修复唤醒神秘人影消耗过大致使阵法短暂疏漏外,其他各处阵法毫无问题。

  大军揭开此地封印,一是为了让幽冥邪祟从此地冲出,缓解冥渊之地深处阵法的压力,二是为了引出这几个特殊的邪祟。

  顺便一提,碧游宫诸位女仙那边,自然是留给她们的见面礼。

  在大军的不断变阵中,普通的邪物化作飞灰,特殊的邪祟最中被困在阵法中心,动弹不得。

  在又一次变阵中,坤位出现阵法破绽,邪祟趁机逃离阵法,向远处急逃而去。

  “想来那位玉虚宫高徒多年之后得遇故人,心中一定惊喜异常。”

  一位天仙语气促狭地说道。

  “望他能够满意,我等现于此地休整,天柱归于八卦之位后,还有我等用武之地。”

  另一位天仙吩咐道。

  舒爽的微风吹过,大军原地取出灵石灵玉调息恢复。

  冥渊之地深处

  被绑缚在高空的人影神智渐渐散乱,恍惚间喃喃自语:

  “我,我是人,我是,魁?”

  魁感觉自身陷入了无尽的轮回,每当被邪物的力量伤到虚弱至极的时候,就会从阵法中涌现大股灵力恢复他,然后又一次被邪物攻击。

  魁体内容纳的生机极为惊人,每次为魁补充一次,对阵法都是一次巨大的消耗,此时深渊底部的邪物便会一拥而上,疯狂冲击封印之力。

  虽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此地封印又有何要紧,但他还是知道这样下去怕是不妙。

  随着封印的削弱,越来越多的死气包裹在了四周,邪物发出欢愉的尖啸声,魁却感到自己全身都在抗拒。

  恶沉沉的死气中,魁体内的生机如长夜中的火焰,耀眼而又温暖,裹杂着死气的阴风如同刀割,这把刀纵然锋利,却割不断火焰。

  在昏沉的黑暗中,魁的眼前出现一簇火苗,转而升腾起剧烈的火光,火焰包裹着“燧人”二字。

  魁体内的生机被火焰点燃,流淌的血液被火焰替代,渐渐血肉都开始燃烧,而外表,依旧是被绑缚的虚弱之相。

  东部

  诸位女仙祭出混元金斗后只觉压力一轻,被定住的邪物在金蛟剪等利器的绞杀下渐渐不支,众女面带喜色之时,树木的根须上又一次爬上来更多的邪物。

  大军闭合那处封印后,这里深渊地下汇聚的邪祟越发多了起来。

  “需尽快毁去此树,否则邪祟行动迅捷,我等难以脱身。”

  无当一指立在荒芜大地上的枯黑树木,看向前方的金灵。

  “若是诸位师弟在此,我等可以尝试构筑阵法封印深渊,但独我一人只怕力有不逮,

  火灵,请碧游宫灯烧去此树。”

  火灵听得金灵吩咐,取出一盏宫灯,拜了一拜,御使灯火烧向枯树。

  火焰刚接触到树木,之间7树皮炸裂,涌出死气化为狂风熄灭灯火,一道人影从树中走出。

  狂风平息,微风略带凉意,如同袅袅秋风,吹来一阵女声:

  “幽冥中人,也不过欲求活路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