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洪荒之牧道遂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 若华何光 是缘是劫

洪荒之牧道遂古 云若卿禾 3402 2020.01.14 21:15

  魁隗身如大日,坠向大地,地面在浓烈滚烫的炙烤下化作滚动的岩浆。

  几只成熟的利爪邪物被熔岩覆盖,熔穿了体表的角质,口器中释放尖啸,细甲密布的粗壮后肢发出巨力,逃离了岩浆的覆盖范围。

  低空盘旋的鹰隼怪物,以不同的角度冲向魁隗,双翅和背上的骨刺根根立起,青黑的不详气息收敛,吸附四溢的幽冥死气,为干枯的骨架披上一层血肉质感的双翼。

  正面袭来的鹰隼口吐绿雾,泛着幽冷绿光的鹰目与魁隗赤红的双眼对视。

  四面挥动的双翼掀起狂乱的阴风卷向魁隗,在一地的岩浆中拍起巨浪,阴风自顶门贯入体内,吹向魁梧五脏六腑,消减丹田法力。

  怎奈魁隗全身早已肺腑不再,丹田无存,流炎遍布,阴风在体内不消多久自动消弭无踪。

  黑日风灾奈何不得魁隗,几只鹰隼双目更冷,来到高空,支棱着黑曜石一般的鹰爪刺向魁隗躯体上的各处要害。

  几只黄铜鬼虎一甩身后的双尾,疯癫的虎啸声振寰宇,让魁隗的火焰身躯出现浅浅的裂纹,巨力拍向地面,地动之感传来。

  “金谌,拖住外围邪物,尊鸿、阳歌,扫清它们,水筠守在后方,木柃、后稷,与我一同将那人带出来。”

  子熙脚下生出滔天巨浪,托着他冲向魁隗,一路将面前的小怪物们拍进浪中,化作一片激荡的浪花,袖中冲出两条口吐寒气的水龙,摆动龙尾缠向两头黄铜鬼虎。

  龙争虎斗之时,木柃转动手中木杖,碧绿的流光飞出,青翠的藤蔓再次出现,一条枝桠出现在风牧眼前,伸向地面。

  脚点地面,风牧跃上藤蔓枝桠,手执青冥剑,青丝飞舞间,藤蔓一往直前,将风牧送到了脚踩狂狼的子熙身边。

  看见子熙轻松应对着几只鬼虎,风牧离开藤蔓,施展神通飞身托迹,瞬间来到魁隗身边。

  青冥剑光华流转,万千剑光透体而出,穿透了围攻魁隗的一众鹰隼、鬼虎邪物,体重身沉的黄铜鬼虎被剑芒钉在地上,倒在岩浆之中,身体慢慢化为黄褐色的液体。

  被刺穿躯体的鹰隼发出刺耳的叫声,如同上百位婴儿一同啼哭,扰人心神。

  不待破损双翼的鹰隼坠落,肉眼可见的黑色气流将其包裹,呼吸间便恢复了鹰隼的“肉身”。

  九天揽月网被抛出,只罩住了一只双翼尚未完好的鹰隼,九天灵气喷涌之间,鹰隼被生生炼成一团幽冥死气和一对青幽的圆珠。

  子熙驱使的水龙也狠狠咬住嘴中的黄铜鬼虎,鬼虎奋力反抗,同样咬向水龙的脖颈,却只能入口一肚子的冰寒水流。

  将掌中两滴摇摇欲坠的水珠打入水龙体内,子熙掐住印决,取下腰间一枚水玉,赫然是一件先天灵宝,印决打出,水玉散发宝光,与水龙体内两滴水珠交相辉印。

  却看水龙龙目圆睁,龙须暴涨,身形变大三倍有余,将鬼虎吞入腹中,整个龙躯重重砸在地上,出现两个深坑。

  鬼虎在水龙体内被巨大的水压碾成褐色汁水,被水龙体内的水珠吸去了,解决两只鬼虎的水龙凶威更胜,摆动身躯向其他怪物扑去。

  一元重水,乃是水之一道以量取胜的极致。

  炼制一元重水的过程极为枯燥,不消多余的步骤,以庞大的法力,精准的控制,足够的耐心,以及充足的水源。

  炼无量量之水为一元之数,既十二万九千六百滴,再一一纳入掌中,直至化作一颗微小的水珠,其重量足以压穿小洞天世界,便是一元重水。

  子熙打入水龙体内的,正是两滴堪称至宝的一元重水。

  风牧借助满地岩浆周旋,青冥剑毫芒四射,剑光如同秋泓荡漾,令地上将他团团围住的一群怪物不敢靠近。

  一道剑芒劈出,青红两气抱阴负阳,斩开前方怪物的身体,随即将其震死在熔岩中。

  刚召回青冥剑,风牧侧过头去,危险的气息逼近,回风返火击向袭来的攻击,却未能拦其分毫,一道包裹着气旋的风刃斩向他的天灵处,已然斩碎重重虚空。

  密密麻麻的翠绿枝条出现在风牧微缩的瞳孔前,扎根密布的虚空裂缝中,固定住这片空间,在风压下被挤压变形,牢牢挡住了风刃的攻击。

  风牧趁机回身退去,扔出九天揽月网,将释放风刃的鹰隼笼住,只见其已然双目漆黑无神,炼化后仅成一缕悠悠的死气。

  见识到鹰隼全力催动风刃的厉害,风牧不敢拖延,在木柃唤出藤蔓与鹰隼纠缠之时,取出后稷印震动大地,扔出青冥剑清扫出一条道路。

  魁隗见此身如流星,划向风牧身边。

  一条干枯的藤枝从风牧身边穿过,刺入流星火焰之中,瞬间燃烧起来,火焰顺着枯枝烧到风牧身前,火焰敛如体内,又化作人形,正是魁隗。

  没有多言,风牧将青冥剑插入重新汇聚的岩浆中,向剑柄镶嵌的混沌色宝玉中分别打入一滴九天真水与九幽冥水,加大激发剑身中的元屠剑胎之力。

  血色的剑芒向周围溅射,大片空白区域被清理出来。

  突破怪物封锁的藤鞭一把缠住二人,向外拉去。

  空中又有几只鹰隼双目灰暗了下去,口中吐出风刃,带动着气旋斩来。

  已有准备的风牧一手横握青冥剑挡在二人身前,一手使出颠倒阴阳,让形成风刃的幽冥死气与魁隗身边逸散的造化生机相互冲突、融合,最后一齐消散。

  突破风刃的封锁,藤蔓将二人甩出怪物的包围圈,转身追来的怪物刚刚汇集,两条怒吼的水龙重重砸了下来,将它们冲击四散。

  子熙御水回身,与几人一同向后退去,两条水龙撞击着身前的怪物,追上子熙的步伐。

  “金谌!”

  几人退到到裂缝不远处,已经清理好外围怪物的尊鸿等人正在调息,子熙示意金谌挡住追来的怪物。

  重新化作赤金之色的金谌跃入空中,端坐在一只鹰隼的背上,尖刺被他狠狠压碎,接着又让鹰隼直直坠向大地。

  感受到危机的鹰隼脚下生风,挡住下落的进程。

  面无表情的金谌似乎嘲笑座下怪物一般扯动了一下嘴角,手执金砖拍在鹰首上,顷刻将其化作肉泥,连带着一身的骨刺碎作粉砾,失去寄体的幽冥死气立时散去。

  独自砸向大地的金谌双手触地,将地面化作一片金属色泽。

  从怀中掏出一个玄铁盒子,放在地上,金谌扬起赤金色的手掌,将其拍进地里。

  嵌入大地的玄铁之盒化作密集的铁丝扎在地中,将这片大地化作各色神铁,随着金谌掀动大地,金属洪流滚滚而起,吞噬着追来的怪物的身躯。

  一座神铁铸成的高墙越垒越高,怪物的残躯堆积其中,更增了金墙的高度。

  风牧有些赞叹地看着眼前的高墙,伸手感受了一番,面上火纹密布的魁隗也好奇地伸出手,却被一旁的子熙拦下:

  “道友少待,道友体内道火厉害,恐会影响金纹玄铁壁临时构筑的防护阵法。”

  魁隗悻悻地收回了手,仍是饶有兴趣地看着金纹玄铁壁越升越高。

  子熙看风牧眼中异彩连连,出声解释:

  “金纹玄铁壁是金正一族几件重宝之一,使用者不论修为法力,只论与灵宝的契合度,金谌则是如今金正一族最有天赋者,驱使灵宝,如臂指挥。

  阳天离恒域有诸位大罗口含天宪,使不得金仙法力,否则金谌在金纹玄铁壁中构筑重重洞天福地乃至大千世界,任人来攻,岿然不动。”

  “果然是造化玄奇,金谌道友气运深厚,才有如此重宝眷顾。”

  听着风牧的感叹,子熙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享此气运,承此重任,乃是人到因果昭彰,是缘是劫,谁又说得清呢?”

  看着带着心事,仿若自言自语的子熙,风牧并未插话。

  尊鸿与阳歌见金纹玄铁壁未尽全功,逃了两只空中的鹰隼,挥动手中的利刃与长鞭就向其攻去,冥渊之地深处的争斗落下了帷幕。

  收起金纹玄铁壁,金谌通体的赤金色褪去,露出惨白的脸色。

  “以天仙修为强行驱动两次道体,还是力有不逮。”

  木柃把住身边的金谌,将一颗翠绿的种子扔进他的嘴里,浓郁的造化生机在金谌体内炸开。

  感受着熟悉的气息,魁隗有些茫然地伸出手,尝试调动自身体内的造化生气。

  灼热的气息爆发出来,包裹在其中的,是灼目的火光也遮盖不住、几乎凝成液体的造化生气。

  外层的灼热气息炸开,造化生“液”溅到金谌的身上,浑身舒爽地伸展四肢,金谌脚下土地自然地开始出现金铁之色,正是体内生机过剩的表现。

  几人感受到金谌的变化,诧异地看向魁隗,也只看到魁隗错愕的神情。

  “果然是大司命所说,同样身具大气运、大机缘之人吗?”

  解决完仅剩的邪物,尊鸿与阳歌回到众人身边,尊鸿略带欣喜的看着魁隗。

  最后的怪物消融在阴阳镜的玄光之中,云中子撤去七十二根石柱摆成的困阵,地上只有遗留下的满地金甲碎块。

  广成子前去捡起碎块查看,黄龙也紧跟其后,惊喜地说道:

  “这是何物,竟然内含先天道则,灵物恍若天成,即使破碎至此,也是上好的仙材,看来此番波折,也是我等机缘所在。”

  广成子一言不发,任由黄龙收起地上的金块,玉鼎冷冷看着,心知这是先天神灵中神君破碎的神体所化,是缘是劫,尚未可知。

  眼神一动,玉鼎抬眼看向远处,一辆宝光氤氲的车架自远方驶来。

  “是碧游宫师姐的七香车,但,不见上清仙光。”

  道行立在玉鼎身后,环顾了身边的师兄弟,出声提醒道。

  玉虚众人谨慎地提防着缓缓驶来的七香车,他们知晓这七香车原主乃是玄门三大天尊之一、碧游宫上清通天教主的得意亲传,金灵。

  金灵实力强横,前来此地必然也有师妹、师弟同行,即使只使得天仙修为,也有众多灵宝傍身,他们若真有意外,此番劫难,怕是,不好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