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洪荒之牧道遂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 何本何化 神君后裔

洪荒之牧道遂古 云若卿禾 3416 2019.12.31 21:29

  萃灵阵法积聚的九天灵气越来越充裕,沅水上开始升腾是浓郁的雾气。

  与蛟龙一番争斗过后,因为风牧有心看护,运转中的阵法倒是无损,但周围的地脉还是有所损伤。

  将被神通改变的地势恢复,风牧想到诸天时代地地神道,在九嶷山之时他就探查过,这些仙山之中并没有什么山神土地。

  日后或许可以做些文章。

  “嗡-嗡~”

  打坐之间,沅水中的阵法光芒大作,霎时间,灵气涌动的嗡嗡响动,盖过了水流奔腾的声音。

  拍了一下发冠,一道庆云自头顶飞出,灵光撒下,沅水上的雾气散去,漏出被灵气洗涤完全的江水。

  波光徜徉间,水中绽放道道霞光,与九天星辰相呼应,清灵之气在水中时而化作日月之相,时而又相互交织,馥郁的清香在空中回荡,缓缓向远处飘去。

  诱人的灵气吸引了周围的飞禽走兽,一只丹鹤在吸入一口飘来的灵气后,眼神变得清明灵动,叼来树上的果实,飞到风牧身边,拱着头向他探来。

  收下丹鹤的礼物,风牧任由他落在自己肩上,晃了晃头顶的的庆云。

  江水顺着庆云垂下的灵光往庆云中逆流而上,阵法残留的少许力量定住了两端流淌的沅水,待阵法中的灵水全部流入庆云之中,只听“咔-咔~”的声音响起。

  无力再维持阵法的灵玉、灵石顿时全部崩裂,碎作凡石,沉在了江底,而构成阵法脉络的道文也在暗淡中消散。

  “斡旋造化~”

  风牧法力鼓动,形成鲸吞之势,将四周天地之气尽可能纳入体内,以维持炼化庆云中灵水所用的神通。

  萃灵阵法转化后的灵水,固然十分可贵,但只能算是九天真水的原材料,而风牧以斡旋造化的大神通,正是将水中掺杂的不同灵气分离出去,玄堪造化,以凝成奇珍九天真水。

  天罡三十六道神通,斡旋造化最为玄奇,练到深处,以无生有,以死为活,万物无有不可变化者。

  现在的风牧只觉得比起炼制九天真水,他愿意再和十条恶蛟斗上一斗。

  庆云在神通的催动下旋转变化着,内里灵水翻腾,时而有日光大作,时而有月华四溢,隐隐呼啸如真龙腾于灵霄,阵阵轰鸣似夔牛眠在深谷。

  在一切归于平静后,三十五滴流转着无量光明的水滴从庆云中落下。

  平复周身法力,风牧对眼前的收获颇为满意。

  以这等极品的九天真水,阴阳三合所用不过二十四滴,尚且还有富裕,虽然这一场几乎耗尽了一路上收集的灵材,但物有所值。

  收回庆云,理了理自身的发冠和衣袍,颇为愉悦的风牧将丹鹤送的果子扔到嘴里,汁水裹着少许灵气在口中流淌,倒是十分清甜。

  “哩-哩-哩-”

  肩上的丹鹤传来短促而急切的叫声。

  摸了摸丹鹤柔顺的羽毛,看着他眼中对九天真水的渴望,风牧留下一滴九天真水在手中把玩,将剩下的打入九天揽月网中,并拍打两下提醒他不许“贪墨”。

  “你不过是才开了灵智,尚未成仙的禽类,若真把这真水交予了你才是害了你,之前还有那条蛟龙是前车之鉴,

  念在你有心求道,我也送你一场造化,若是有缘,你做我一个护法神鸟。”

  说话间,风牧从手中九天真水中取出一缕清灵阳气,打入丹鹤体内。

  那丹鹤在阳气入体后,振翅一跃,在空中上下翻飞,原来是体内阳气乱窜,难以忍受。

  这时风牧将手中剩下的那滴真水化作一个淡红色的玲珑水玉,抛向丹鹤。

  水玉嵌入丹鹤的额头,体内阳气有所感性,冲向其全身经络。

  热腾腾的水汽环绕在丹鹤身边,霞光流转,云蒸霞蔚间,丹鹤身躯开始变化了起来。

  待云雾稀薄,一只青红二色的神鸟从中飞出,不见了丹鹤的身影。

  却看这神鸟外貌与鹤有几分相似,却只有一只脚,浑身青色毛羽,缠绕着道道赤红的花纹,白色的鸟喙两侧亦有赤纹隐现,最夺目的是额头上淡红色的水玉,宝光氤氲。

  “善,看来你有此福缘,也是人道贵生。日后你为毕方,就做我护法神鸟,好生修道。”

  在阳气的催生下,丹鹤不仅迈入真仙之境,还化作神鸟毕方,生而有火、木之神通。

  毕方乖巧地点了点头,环绕风牧飞舞着。

  抖动衣袖,被九天揽月网缚住的蛟龙掉落出来。

  “道友可醒了?”

  地上的墨青色蛟龙一动不动,双目依然禁闭。

  “唉,娲皇在上,牧本无意杀生,却不料下手太重,伤了这位道友性命,人道贵生,日后我定当于洞府常诵《人道大荒经》反躬自省,

  今日既已造此憾事,也不能弃了道友这一身道行,想来拿已然阴阳两合的蛟龙炼宝,必能成一件非凡利器。”

  “呼~呼~”

  毕方喷出两簇火花,表示赞同。

  “道友慢来,我醒了,我醒了。”

  见风牧真要动手炼宝,蛟龙连忙晃动没被绑缚的蛟龙头,急声应道。

  “道友这灵宝实在厉害的紧,我被捆得没奈何,之前是我失了心智,多谢道友止住了我,

  如今我已然清醒,请道友去了这网,我必不会造次。”

  风牧打量着双目回转清明的蛟龙,将灵宝收了回来。

  蛟龙脱得灵宝之困,摇身一变化作一个顶着龙角,嘴边两条龙须摇晃,手臂上覆盖层层鳞甲的类人族形象。

  却是他未修成金仙,脱不得本相,只使了个粗浅的变化之法。

  “不知道友何人,仙乡何处,怎得被阴阳二气迷了心智,在你的沅水中作乱?”

  既然蛟龙神智清醒了,风牧便准备探查清楚发生了什么,会让掌握壬水、癸水两道神雷的龙族险些沦为野兽。

  “此前得罪道友了,我名唤孟宁,本是孟章神君后裔,多在沅、湘二水中修行,虚度光阴一千八百载,堪至天仙之境,”

  孟宁对轻易降服自己的风牧颇为客气,听闻对方的问题虽有些羞赧但也据实以告。

  原来这蛟龙果然有些出身,孟章神君乃东方青龙神兽,以大罗之尊司职洪荒东极之地。

  孟宁身为神君后裔,虽然相隔久远,但出世不足两千年,就从真仙修成天仙,天资不足自然是自谦。

  两千年不到有这份修为,还能掌握壬水、癸水正神雷法,自然是极有天赋的,血脉加上天赋,金仙之路一片坦途,甚至能让他得神君看重。

  而蛟龙的说法也印证了这一点。

  “八百年前,我修成天仙之后,有幸与同族一同拜见孟章神君,得传甲木、乙木神雷正法。”

  说到这里,孟宁的脸上不由得有些赧然之色,声音低了几分接着说道:

  “只是我资质驽钝,悟不得神君所传,无缘大道,为同族耻笑。

  后蒙神君不弃,指点我前往北极之地寻执明神君,请教壬水、癸水之道。

  说来也奇怪,执明神君教导我后,我对壬、癸二道领悟极快,后来,执明神君不知怎的就说我已经学成了,让我自己回府中修行,成为金仙后再去寻他。”

  风牧听着孟宁的自述有些气急,没想到他说自己天资不足不是自谦,他居然真以为自己学不会孟章神君的神通就是资质愚钝了。

  原本还疑惑孟宁怎的对他说得如此详尽,现在才知晓,他真就是啥都不懂的幼龙。

  “好吧,那道友回水府中修行后又发生了何事,怎么会导致如今……”

  风牧有些无奈地问道,看着容易害羞的孟宁,没有把话说得太直白。

  “这事儿还是因为百年前,我随沅水一直漂流到东南域,在吞吃水底灵材时,将一颗破损的龙珠当做灵玉误食了,

  在我发现体内有异后,却无法吐出龙珠,只能用法力缓慢磨炼,

  但我发现,这颗龙珠居然开始试图控制我的意识,在我无意识的时候,龙珠引导我吃下了不知何处来的阴阳灵物,

  虽然让我法力修为大进,但却阴阳失衡,为了应对郁结的胸中灵气,我只能冒险完成阴阳三合,

  如今已完成两次,但还是时而不受控制,性情大乱。”

  人才啊,不对,龙才啊这是。

  风牧原本以为是孟宁自己主动吸收阴阳之气导致如今的困境,没想到他是因为迷糊陷入困境,却想到利用阴阳三合化解困境,而且快成功了。

  “这龙珠如此诡异,道友是在何处遇见的?”

  “是在炎天明夷域最东边,靠近阳天离恒域的地界,那里水岸附近还有一处奇异之地,

  因为一处血池汇聚,附近生长着很多奇怪的灵植,那里飞禽走兽多以此为食。”

  风牧想了一下孟宁说得地域,又用大风雨表重新推测了自己测算的人族聚落的位置,试探性地开口:

  “道友可曾在那处看见有人族聚落?”

  孟宁回忆了一番,不确定地答道:

  “在那不远处似乎是有生灵族群,至于可是人族,便不太明了了。”

  大风雨表虽然好用,但到底风牧只是天仙,没办法完全推算出实际情况。

  关于孟宁说的血池,他有所猜测,极有可能和三千年前,阳天离恒域那场变故有关,若真是如此,那处人族聚落便不得不去了。

  “道友暂时脱了混乱之苦,但有龙珠作祟,只怕难以根治,我欲前往道友所说血池一探究竟,

  若是道友想追根溯源,可与我一同前往故地,或许能寻到解决之道,化这龙珠为一件宝物也未可知。”

  风牧这话半真半假,寻访故地是真,能不能帮到孟宁则是另说,但他有预料,孟宁体内的龙珠必定是此行的关键。

  若是真为孟宁着想,指点他回转东极求助于神君才是正理。

  “善,我便与道友一行。

  往日我每每清醒之后,再次混乱少则间隔数年,多则间隔十年有余,若是能在此间寻得办法,那是再好不过。

  再有道友在身边,若是有所意外道友也能治住我。”

  孟宁心思纯良,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反而十分感激风牧唤醒迷蒙之际的自己。

  心中虽然有些愧疚,但风牧更在意那处人族聚落的安危,只能心中记住孟宁的信任,到时尽心助他降服龙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