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洪荒之牧道遂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 冥昭瞢闇 书遍大荒

洪荒之牧道遂古 云若卿禾 2747 2020.01.17 23:36

  “魁隗道友才脱险境,不必费神,过往之事,慢慢回想便是。”

  子熙与魁隗的交谈拉回了风牧的思绪,暂时不去研究神农馈赠的先天灵宝,看向钻研阵法的水筠。

  “水筠道友,此地阵法可有变故?”

  “并没有什么大的关隘。”

  水筠面色古怪,不解地说着。

  “这是好事,上禀春皇宫即可。”

  子熙未做他想,风牧则是心知只怕此地阵法有损,本身便是用以误导玄门天尊、释门佛陀的,表现人族顾忌大阵无暇他顾的假象。

  闻言,水筠踏在被木柃造化的翠嫩灵草上空,来到子熙身旁。

  手托玉瓶,倾倒出涓涓流水,向四周蔓延出去,干涸的土地化作泥土,清香飘起,与复苏的生机交织,哺育着大地。

  “我携带的造化之种不足以催生灵草从此地延伸,布满整个阳天离恒域。”

  站在木杖顶端眺望,看了看绿植向外覆盖的进度,木柃苦恼地晃了晃自己装造化之种的木盒,这可是他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攒下的,平时舍不得吃,全在这会儿嚯嚯了。

  “暂时稳定阵势,减缓幽冥侵蚀阳世即可,我等还需寻找天柱。”

  尊鸿挑开了身边的树枝。

  疮痍的大地重归苍茫之感,交错的沟壑被爬过的灵植覆盖,遮掩了大地的伤疤。

  “水筠,我们再测一次大风雨表,有魁隗道友相助,遇到天柱的可能性大了许多。”

  众人看着水筠唤出河洛之水,织成大风雨表,子熙踩过水龙席卷留下的泥沼,水流攀附到衣袍上,融入绣在衣服上的水波之中。

  “西边,”

  水筠紧闭的双目睁开,大风雨表上,兑位有异象呈现。

  向西面一路遁去,玉虚宫一众弟子凭借元始符诏险险避过酆都的追踪。

  “师兄,酆都不应该是?”

  黄龙话音未落,广成子凌厉的眼神扫过,让他随即住嘴。

  云中子领着众师兄弟,发髻凌乱,为了不惊动追寻着他们的酆都,众人也未乘云御气,只在地面借遁法,往西方遁走,小心地除去留下的痕迹。

  广成子几人与酆都斗法失利,借云中子仿造的玉虚宫中阵盘,暂时避其锋芒,想到与酆都斗法的场景,俱都无言,玉鼎也默默紧随,未再开口讥讽广成子。

  玉虚门人心气高傲,更胜于碧游女仙,以天仙修为斗不过酆都时,自然不愿束手待毙,揭开自身封印,御使众多先天灵宝,杀向酆都。

  预料中可能出现的律令桎梏并未出现,准备用以短暂期满天地的元始符诏尚未使出,本应限制他们不得使金仙法力的天地规则,对他们视而不见。

  接连发生意料之外的状况,众人更加警惕,他们气傲却不愚钝,自然明白天地规则不可能无故优待几人,那原因便是出在对方了。

  天地之外,被玉虚九位金仙全力出手刺激的秩序锁链刺破虚空的封锁,欲要显化在现实之中,为违背律令者降下神罚。

  幽冥之中,一座巨大的神胎中,苍老的低语响起,一道干枯泛黄的残破书页飞出,似乎随时会被阴风吹破,飘向虚空,散成个个道文,定住锁链。

  九天之上,轩辕敲击宫中玉磬,道音成波,荡向无尽虚空。

  苍天春皋域,春皇宫中,一枚搁在太昊案几上的玉符破碎,太昊拂去玉符留下的尘埃,挥动钟鎚,案上架住的小钟清脆悦耳。

  宫外的祭坛,大司命取出一道月华,放入祭坛中心的祭鼎中,谨拜人道,人道气运翻滚,苍青色的气运长河化龙,一口吞下鼎中月华,喷吐向南面虚空之中。

  幽冥之地,一座山脉剧烈摇晃,开始破开阴阳两隔。

  酆都未让他们久猜,宫装一展,头顶金簪绽光,一轮冥日在背后升起,化荒域大地为幽冥死地,一座巍峨古朴的山脉,拔地而起。

  “幽冥,罗酆山。”

  这是三千余年前,广陵神君与一种先天神灵破开幽冥通道,进入幽冥后的地点。

  见到此景,又想到对方自称酆都,还一语叫破自己的先天神灵身份,广成子如何不知,三千余年前那场失败,除了因为那群先天神灵妄自尊大,此人也是其中关键。

  一念及此,广成子杀心大起,一摇手中落魂钟。

  摄魂夺魄的玉清仙光照向酆都周身大穴,侵袭对方道体,逼迫灵体两分,神魂不稳。

  躲一跺脚,酆都身后罗酆山上几颗碎石破空而去,一颗砸落广成子手心的落魂钟。

  先天灵宝被石子击落,光芒黯淡地落在脚下的嶙峋怪石上,却没有半点声响。

  “此地,不是阳天离恒域?”

  清虚手中春风白玉篮亦被一颗石子击中,险些脱手,幸得太乙摆动手中拂尘,扫落击向自己顶门的石子,顺带揽回了清虚手中花篮。

  众人无暇他顾,也未回复清虚的疑问。

  酆都拍击虚空,阴风扫向玉虚众人,随即开口解答了清虚的疑惑:

  “此地是真实的大荒地域,不过罗酆山降临此地,此地便也是阴间居所,罗酆山所治之地,即为幽冥,阳世律令,管不了阴间治所。”

  呼啸的风声没有盖住酆都的话语,准确的传入众人耳中。

  赤精子的阴阳镜照不见酆都的身影,灵宝大法师手中松枝木剑拿捏不稳,太乙抛出的九龙神火罩回风倒卷,清虚挥不动五火七禽扇。

  道行扶着降魔杵勉力支撑,黄龙显出本相定不住狂风怒吼,云中子道道符箓化作飞灰。

  玉鼎强使斩妖剑撕裂飓风,广成子见机镇下番天印,平复几人身周的乱流。

  “番天印撑不住太久。”

  伴随酆都身后冥日愈发凝实,她的实力打破了金仙的极限,进入了完全不同的领域。

  “大罗,不可力敌,师兄,请出师尊符诏。”

  太乙挡下黄龙身前罡风,望向广成子。

  之间一枚紫青二色的灵符从广成子怀中飘出,其上铭刻玉清元始道文,又有先天始气周流符文之上。

  灵符所过之处,阴风变作和煦,乱石化为祥云,最终一片隔离开来的道域带着玉虚门人冲散幽冥包裹的地域,云中子取出玉虚阵盘,借尚存的灵符之力测算天机。

  眼看小幽冥界被破去,一众金仙逃遁,酆都也不追赶,挥手散去脑后冥日,罗酆山也随即沉入地底。

  在幽冥域形成之时,酆都无论是请来罗酆六天还是北阴酆都大帝法身,都足以留住玉虚众金仙,但酆都与人有约,只能与众金仙,在西方天柱再见了。

  没了元始符诏,就请诸位玉虚高徒,好生遵守阳天离恒域的,人道律令。

  往西面去的路上,风牧取出《大荒草记》,翻开后看到前几页中,夹杂着两幅画卷,看不真切,但他隐约明白,这是“太易”与“太初”。

  其余几页一如鸿蒙混沌,难以探查,不可捉摸。

  翻过这几页和许多空白页面,熟悉的画面浮现在锦帛书页上,从苍梧山开始,画卷绘出九嶷群山,人族族地……

  翻过一页页锦书,风牧走过的大荒地域都一一浮现,勾勒出大荒诸地域的轮廓。

  这件灵宝分属先天,珍贵自不必说,但有些话风牧不得不说,他在洪荒获得的两件先天灵宝,都是不完全的。

  九天揽月网自不用说,想要完全修复不知还要多少费灵材和功夫,《大荒草记》更是只是先天灵宝雏形,若想完全塑成,风牧一时有些头疼。

  请教了子熙、尊鸿几人,得出了与自己相差无几的猜测,完成《大荒草记》不需要与九天揽月网一般,消耗什么灵材,但要风牧亲自丈量大荒,一一记下大荒诸域,书成一本属于风牧的手记。

  一件先天灵宝的雏形也没让几位身家豪富的人族后进有何想法,收起之后,风牧对子熙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幽冥虽是阴间,却也孕有无上造化,怎么会出现的都是,如此邪祟?”

  尊鸿古井不波的面上也出现了一丝讥笑,性格更加活跃的阳歌与木柃更是发出冷笑。

  子熙没有理会身后的几人,拂袖扫过偶尔乱窜的罡风,说道:

  “那些邪祟可不是幽冥自主孕育的,不过是三千余年前一群跳梁小丑作茧自缚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