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洪荒之牧道遂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 出自汤谷 赤炎魁隗

洪荒之牧道遂古 云若卿禾 3543 2020.01.13 19:23

  大日完全坠入蒙汜之中,夜光开始又一次笼罩大荒,魁已经习惯了自己体内灵气循环往复的虚弱与充实感,但那股赤炎却越烧越旺。

  趁着阵法虚弱之际,已有十余只成熟体怪物爬上了大荒。

  虽然数量远不及在酆都带领下追击几位女仙的那么多,实力也逊于广成子等人面对的先天神灵中的诸位神君堕落而成的怪物。

  但魁也只是空有一身造化,不懂得如何运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在大日消失后,魁感觉自身体内仿若生长了一个太阳,只是这颗太阳的日炎被自己仅剩的一层皮囊隔绝。

  不知道这群怪物最终撕开自己,看见的是一团剧烈燃烧的烈焰,或是一颗冲向九天的大日,会不会也显露惊恐的神情,看他们的面相,只怕出了愈加狰狞,也没什么表情能做。

  胡思乱想着,魁将心神再次沉入体内,感受着赤炎中孕育的旺盛生机。

  狂浪一般的烈焰卷过荒地,又是一群变异的灵兽被阳歌手中长鞭烧得一干二净。

  抹了一下看起来不像是会有汗水渗出的额头,金谌偷偷后退了两步,远离了阳歌,转过头去错开她看过来的视线。

  “越往深处异兽攻击性越强,看来快到了,水筠,探查一番。”

  尊鸿示意子熙稍待,水筠面前一点波纹化作水镜,镜中画面渐渐浮现:

  布满犬牙交错的沟壑、裂纹的大地出现在镜中,随着画面的移动,奇诡的青黑色怪石散落在地上,怪石动了两下,滚到一旁,一个狰狞丑陋的面孔出现在镜中。

  面孔上流淌黑水的小孔里蠕动着细密的利齿,泛着冷冷的青光,令人作呕。

  水筠秀眉微蹙,耸动鼻头,动了一下镜面挪开了视线。

  画面向前移动,灰黑色的土地渐变为青黑色,开始出现一种让人不适的潮湿质感,越来越多幼小怪物在画面中轮番出现。

  越过一片碎石坑,镜中出现了悬崖边缘的景象,悬崖下是无尽的深渊,偶尔闪过一阵光芒。

  视野拉远,镜中事物变小,画面景象宽广了起来,众人发现这并非悬崖,而是一处巨大的裂缝,将大地割裂开来,深渊中闪动的是阵法运转时的光芒。

  “封印下面是连接幽冥的通道,那些怪物是本不该出现的幽冥邪物,水筠,看看裂缝另一边。”

  闻言,镜中画面再变,俯视大地的视角变为目视前方,随着画面拉近,十几只体型更大的成熟怪物围绕着一个被触手缠在空中的人转悠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一旁数十只幼体怪物匍匐在一旁,有的啃食着青黑色的土地,有的则在咀嚼地面上散落的枯骨和躯体。

  “此人,便是大司命叮嘱一定要寻到的重要之人?”

  金谌面无表情,但语气带着怪异得问道。

  “无论如何,先将此人救下,再作打算。”

  木柃又将木杖杵在地上,靠了上去,嘴里又叼上了一根青色的灵草,风牧亲眼见到他捻起一根枯黑的干草,瞬间恢复生气,变得青翠欲滴,扔进嘴里。

  尊鸿看了一眼子熙,见他点头表示赞同。

  此时水筠面前的水镜,画面已经靠近悬在空中的魁,似有所觉,魁睁开双目,隔着水镜与水筠双目对视,露出笑意。

  心中一惊,水面波纹晃动,破碎开来。

  众人没有多说什么,所有人都盯着画面,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阳歌似乎看到了更多,不太确信地开口道:

  “他眼中,好似,有一团火?”

  阳歌并未肯定,几人示意知晓,取出武器后快速赶往深处。

  魁睁开双目后,发现自己从下面的怪物身上感受到了焦急的情绪,他知道原因。

  体内清晰的生机与灵力的相互流转让他意识到,现在地上的阵法已经不再仅为自己传输灵力,自己体内不知何处而来的源源不断的造化生机也能反馈给阵法加固封印。

  平衡形成之后,怪物们发现不会再有同伴突破封印后,开始急躁了起来。

  “哄——”

  火光汹涌,清虚轻抚手中五火七禽扇,面对急扑而来的怪物抽身而退,脚踩春风白玉篮避开交错劈来的金刀。

  广成子番天印压住一众怪物,将其砸作黑泥,破碎的金甲碎块杂糅在其中,不等广成子放下警惕,包裹着泥团的黑水渗透进去,蠕动之间重新化作人形。

  阴沉着脸,广成子挥动雌雄剑架住杀来的怪物,身上扫霞衣光彩迸发,刷向面前的怪物,却被溅射的黑水腐蚀。

  赤精子砸下水火锋,逼退围攻广成子的几只怪物,帮其解了围,又转动阴阳镜,玄光闪烁,几只怪物仓促避开。

  一只躲闪不及的怪物被阴阳镜晃到,一道白光闪过,照到怪物的右腿,却见被映入镜中的右腿齐齐消失,附着的黑水也蒸发无踪,没有再被复原。

  “师兄,这怪物身着黑水乃是幽冥死气凝聚,可用玉清仙光造化生机,化去黑水,再将其斩杀。”

  赤精子一击建功,窥破其中关键,立刻道出。

  师兄弟纷纷使出玉清仙法,造化玄光铺洒而下,怪物唯恐避之不及,本能地四处逃窜。

  众人毕竟不是赤精子,拥有先天灵宝阴阳镜,反手转换生死二气,杀伤力惊人,靠法力转化的造化生机消耗太大,迅猛不足。

  “师弟专心御使阴阳镜,我等出手,钳制住这些怪物。”

  见仙法不得建功,广成子当机立断。

  “若是有惧留孙师弟的捆仙绳和文殊师弟遁龙桩,此时当容易许多。”

  舒展衣袍,众师兄弟与怪物再争于一处,玉清仙光与黑水、金光乱作一团,赤精子以阴阳镜催动生死二气,消磨着怪物体表的黑水。

  “砰--”

  击飞了挥动喷吐着黑水的利爪邪物,木柃嫌恶地甩了甩木杖,不悦地看向对面的一群邪物。

  巨大的裂缝将双方间隔开,零散在这一侧的邪祟数量不多,实力也较为弱小,很快就被众人一一解决。

  但对面的邪祟不为所动,作势欲越过巨大裂缝的少数个体也在成熟怪物的压制下退离了崖边,只是死死盯住众人,而成熟体则更加紧迫地击打着魁的身躯。

  “幼小的个体不足为虑,但还有十九只体型较大,威胁很高,它们好像有某种焦虑,与那个人有关,”

  水筠感受着天地间的律动,对众人说着:

  “如今大日坠于蒙汜,幽冥死气正盛,此时冒进,恐有凶险。”

  子熙看了看还在空中摇摆的魁,问身边的木柃:

  “那人,可有性命之危?”

  “体内生机旺盛,无有性命之险,这群怪物不知为何,不愿意直接取他性命。”

  “生机何止旺盛,简直如同大日当空,幽冥死气奈何他不得。”

  阳歌脸色有些凝重,私自怀疑此人和自己的师尊有何关系,顺便补充着木柃的话。

  “既然如此,不如待明日大日出汤谷,再收拾它们,一夜而已,看样子这个人早已习惯了。”

  风牧眼皮抽搐,没想到看似温婉的水筠如此“决断”。

  子熙环视众人,微不可查地扫视了一下风牧,随即认可了水筠的建议。

  但见木柃丢下一颗青玉一般的种子,接过水筠递来的白瓷瓶,将其中的灵水滴在种子上,令人舒畅的灵气流淌在地上,却是珍贵的三光神水。

  三光神水,取日光、月光、星光之精华,汇聚天地灵气,以三种原本威力惊人、善于侵蚀道体的神水炼成,最能催发生机。

  随后,木柃将木杖下端插在湿润的种子上,如同青玉破碎,化作点点绿光渗入青黑色的大地,大地上黑褐之色尽褪。

  生机盎然的灵草布满大地,升腾起清爽的雾气。

  风牧跟随众人盘坐在地上调息,但前番并未消耗太多,出于好奇,神识往地下探去。

  随着神识的下沉,纠缠在一起的碧绿藤蔓穿插在地底,将从地底渗出的、黑沉沉的幽冥死气吸入藤叶中,化作生气散出。

  在藤蔓的吞吐下,生死之气不断转换,地面上的灵植愈加繁茂了起来。

  这边的众人静坐不提,对面的怪物还在坚持折腾着紧闭双目,感悟着体内赤炎的魁,而与先天神灵化作的怪物交手的玉虚门人,也彻底压制住了对手。

  云中子立下七十二根石柱,成功引动地脉中的死气形成地煞困阵,随着石柱地靠拢,怪物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好少。

  几人立在阵外控制着阵势,广成子祭出番天印立在空中,击回试图跃出地煞困阵的怪物。

  赤精子调动法力,将阴阳镜完全激发,玄光照进阵中,造化生机缓缓融化着怪物身上的黑水,在黑水的刺激下,怪物在阵中胡乱冲撞着。

  夜光笼罩,九天上的明月西移,黑水即将完全蒸发,大日,也即将升出汤谷。

  汤谷,正对西北方的蒙汜之地,乃是大日升起的所在,位于九天东南极处,大日升起之时,汤谷被染成一片赤红。

  日光照进冥渊之地深处,七人起身,取出了随身灵宝。

  一众怪物紧张地立了起来,展示着自己锋利的爪牙,试图吓退裂缝对面的敌人。

  风牧等人自然不为所动,在大日之力铺满冥渊之地后,金谌全身化作赤金之色,率先跃向对岸。

  一个成熟体的利爪邪物带领一众幼体舞动缠绕着漆黑死气的尖爪,抓向金谌的胸膛。

  “铮-驚-”

  金铁交鸣之声响起,让玄门弟子忌惮不已的怪物,却无法刺破金谌的道体。

  “嗡~哄-”

  金谌赤金色的躯干耸动,将触体的怪物紧紧吸附住,后又爆发出强烈的冲击力,将它们砸到地上。

  提起一只脚下的怪物,合掌将其拍为黑雾消散。

  “?”

  风牧有些发懵,人族后进都这么厉害,还有玄门、释门何事?

  “金谌道体强悍,罕有能及,天仙之时便可交手已然金仙巅峰的金神蓐收十个呼吸而不败,金仙之后道体无双,短时间甚至可以抗衡先天灵宝。”

  子熙看出风牧的惊异,出口解释:

  “不过以天仙法力催动道体,难以持久。”

  话音未落,木柃也飞入空中,木杖指向一众围住魁的怪物,两条藤蔓横扫大地,接连撞飞了一个又一个怪物。

  在阳歌几人一一击向一众邪物之时,空中的魁再次睁开双目。

  此时的魁感觉体内燃烧的烈焰在大日的牵引下,即将破体而出,双目中泪水涌出,却是两团火焰在眼中燃烧了起来。

  难以想象的灼热熔断了怪物的触手,化作赤炎飘在空中的魁,头脑在高温下异常清醒:

  “原来,我是,魁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